当前位置:金莎娱乐场手机版 > 小说 > 和空姐同居的日子第二季Reload,第三十四章

和空姐同居的日子第二季Reload,第三十四章

文章作者:小说 上传时间:2019-11-29

冉静没有如约归来,我也没有想象中的失落,也许是因为我花了整整两年的时间来做好冉静不回来的心理准备。一直以来等待冉静归来是我人生的一个阶段性的目标,现在我失去了目标,接下来我应该如何? “哥,我来了。”小小出现在我面前,现在是上班时间,而小小目前已经不在我公司上班,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我面前? “你不会又辞职了吧?”“又”这个词用在小小的身上显得不那么有力度,她去这家新公司不过才两个多星期。 “我没有啊。” “那你为啥来我这儿?” “我被炒了啊。”这还不是一样?! “那,这里是客户名单,继续打电话回访。”这是小小在我这儿的工作,每当她辞职的时候就会回到我这里从事这份工作,虽然这次离职的时间又缩短了,但是我早就有心理准备,至于她被炒的原因我更不关心,总之她会有她自己认为非常正确的道理。 “哥,电话等会再打,二妈要我和你说个事。” “嗯,知道了,说吧,什么样的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见面?”我老妈交代小小的事情还能有什么?给我安排个相亲的目标呗,现在我已经没有拒绝的理由,我选择顺从。 “这次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这次这个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所以你要不是认真的,我不能介绍给你认识。” “那算了,就别害人家了。”虽然我选择顺从,但是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我只是为了应付老妈的安排。 “可是哥,你也该找个新女朋友了,我不可能总陪在你身边照顾你的,我也要有自己的生活,也是会结婚会嫁人的。” “小丫头,好像是你非赖在我身边吧,什么时候变你照顾我了。” “哥,我和你说正经的,不是和你说笑。”小小很认真地看着我。小丫头难得这么正经,好吧,那就正经一点,我整理一下衣服,坐正姿势,以表示我很正经。 小小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你要有段时间看不到我了。” “啊?!为什么,你不是准备跟别人同居了吧。” “哥……”小小表示抗议,我怎么又忘记正经了,小小瞪我一眼,“我己经考上空姐了,很快要去接受培训,就不住家里了,所以你要一个人了。” 小小终于达成了她的愿望,我应该为她高兴,可是一想到她即将离开我的身边,却有了一种不舍的感觉,平时这小丫头总出现在我的周围,整天叽叽喳喳的,除了让我头疼,我没有感觉出其他什么特别之处,可是当她就要离开的时候,我明白我早习惯她的叽叽喳喳,我可以想象家里突然又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的心情。 “没事的,哥会照顾自己,再说你也不是一直不回来,培训结束了你还不是要回家。” “哥”,小小蹲在我的面前,抓起我的手,“你就听我一次,冉静姐已经是你的过去,你应该开始新的生活了。” 自从我和冉静因为—个奇怪的原因分手以来,我都相信冉静总有一天会回来,我身边的人也和我一样相信,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相信的人越来越少,慢慢地都“叛变”了,目前支持我的人就剩下小小、乐乐。现在小小“叛变”了。 “你也不问我点儿什么?”乐乐坐在我对面已经十一分钟就和我大眼瞪小眼一句话都不说我只能先开口了。 “问你什么?” “问我有什么打算啊。” “我已经知道答案为什么还要问啊?” “你知道我有什么打算?”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我只知道你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打算。”乐乐说的话很拗口,可是却是事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如何打算。 “想不想听听我的意见?”乐乐又继续问道。 “想啊。” “作为你的朋友呢,我觉得你是该忘记过去开始新生活的时候了,作为冉静的朋友呢,我也觉得你是该忘记过去开始新生活的时候了,作为我自己呢,我还是觉得你是该忘记过去开始新生活的时候了。” “那为什么你不觉得我该忘记过去开始新生活呢?” “作为一个无关的女人。女人自然希望这个世界上能够存在更多的专一一些痴情一点的男人。可惜我是你的朋友,也是冉静的朋友。” “你能不能给点明确的建议,什么时候学的说话这么婉转。” “你要明确的建议啊?好啊,时候不早了,我们走吧。”

医生给陆飞做了检查,初步判断可能是因为脑部受到撞击引起的局部失忆,具体的还要进一步做详细的诊断。而陆飞母亲向我示意有话要对我说。 陆飞的母亲和我在病房外的长椅上坐下,陆飞母亲伸出手握住我的手,那是一双母亲的手,很厚实,很温暖。 “冉静啊,阿姨对不起你,这两天那种态度对待你,和你说声抱歉。”陆飞妈妈的声音也很厚实很温暖。 “没关系的,阿姨,我不介意的,我也能理解。” “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阿姨也曾经非常渴望你能成为我们家的媳妇,陆飞的妻子,可是现在我希望你离开。” “阿姨,可是……” “你先听我说,我明白,我明白陆飞很爱你,正因为他爱你,所以他等了你两年的时间,在这两年的时间里,他表面上似乎一切都很好,但是我知道不是,他只是习惯将最难受的部分留给自己,不想去影响那些关心他的人。他没日没夜地工作,是为事业而努力,也是希望能将时间填补得更满,他依旧可以说说笑笑,是想让自己快乐,更是希望身边关心他的人快乐。他是我的儿子,作为母亲我可以感受到他的感受,你就当阿姨自私好了,我不希望我的儿子爱一个人远远超过爱他自己,我不认为那样他会幸福,尤其他爱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知道什么理由就会离开他。” “阿姨,我知道我之前的行为很不好,可是我现在明白了,我非常珍惜可以再一次和陆飞在一起的机会,我也希望你相信,我同样爱陆飞。” “我没有资格说你不爱他,但是我不认为你可以像他爱你一样爱他。你们出车祸,他断了腿,伤了头,你却基本完好无损,他宁愿自己冒着生命危险,也要保住你安全,这让我更坚定了不允许你们俩在一起的诀心。起初我还担心我的反对会带来许多的麻烦,但是现在他失忆了,他不记得你了,所以我请求你体谅一个母亲的心情,离开他好吗?”陆飞妈妈说得没错,陆飞用所有的行动证明了他对我的爱,他无条件地支持我完成自己的理想。无条件地接受我分手的要求,无条件等候两年等待我的归来,甚至在车祸的一瞬间,他也将受撞击的那一面留给了他自己,而我没有能够以任何的行动证明我爱陆飞和陆飞爱我一样多。 “阿姨,我不能答应你这个要求。”可是我还是拒绝了陆飞妈妈的提议,因为我爱陆飞,所以我不会离开。 “你……” “阿姨,我不是故意要惹你生气的,就像你说的一样,我已经离开过陆飞一次,绝不会有第二次,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即使他不记得我,我都会在他的身边,所以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 第五十九章冉静是谁? 我的病床边就剩下了小小,老爸和陆凯回家为我准备一些住院需要的物品,其他人也陆续散去,老妈?不知道。 “小小,刚才那个女孩是谁啊?”我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问“冉静呢”,所以我一定要知道冉静是谁。 “哪一个?” “就是说自己是冉静的那一个。” “那就是冉静咯。” “冉静是谁啊。” “不知道。”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为什么一定知道?” “因为她认识我。” “认识你的女人我都应该知道啊?” “认识我的女人你有哪个不知道?” “那也是,可是你也别问我了,我不能告诉你。” “小小……你这么对你哥我啊,你不记得你哥我……” “停,你别逼我了,二妈不给说。” “唉,那算了,就让我这个断了腿又失了忆的人很可怜地躺在病床上拼命地想,想得头疼,想得要呕吐,想得……” “好了,哥,我说就是了……”别看小小这丫头平时对我凶巴巴的,我绝对相信她心里面对我的好,能有这样一个妹妹,绝对是我的幸运,除了有时候。 “说什么啊?”一个慈祥但是绝对具有威严的声音适时地响起,我老妈出现在小小的身后,小小回头看了一眼无奈地看看我。 老妈在我身边坐下:“你现在就好好地养病,什么都别想,什么都别问,医生说了,你只要好好地休息,一切都会变好的,你不用那么心急,明白不。” “嗯。”老妈都这么说了,医生也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说? 我好多年没生过病,更是很多很多年没有躺在过病床上,当你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可以了解一件事情,哪些人是真正关心你的人。家人,绝对是最优先的人|手机访问:wàp.s-d-x-s-w|。这几天老爸、老妈、陆凯、小小等轮流陪着我,小小这小丫头还在旁边加了张床,全天陪护。老爸、老妈则准时送上各种我从小就爱吃的美食。当然还有朋友。 “哥们,你怎么样啊,残了没有?”我很无奈说这个话的人居然是我最好的朋友,王磊。 “有你这么探望病人的吗?” “不然应该怎么样?” “等你躺病床上动不了的时候我教你。” “行,还能斗嘴?看来没事,不过你认识我吗?”整天挂水,口干,不然吐王磊一口吐沫,有这么问问题的吗,有病。 “我不认识你,我和你聊半天?” “那行,我不是听小小说你失忆了吗,现在据我的专业判断你应该是时间阶段性失忆,主要集中在近几年的时间,你看你家人你都认识,因为认识时间够长,我你也认识,因为认识时间也挺长,冉静你就不认识,因为时间还不够长。” “那冉静到底和我什么关系?”王磊应该不在我老妈的管辖范围之内。 “还很难准确地找个词形容,就你们两个那点破事,一般人不太整得明白,不过还好你问的是我,我总结一个词汇,那就得是男盗女娼,天生一对。” 我很想给王磊这小子一拳,可惜我够不着他,他得意扬扬地看着我:“我知道你想扁我,可是你动不了,平时都你这么说我的,我总算逮到机会报仇了。” “那你现在仇报了,说点正经点行不?” “什么是正经的?” 我用眼神告诉王磊,你要再这样,等我好了有你小子受的,王磊也很顺利地接收了我这个信息。 “行了,不和你耍贫了,和你说说冉静到底是谁吧,我个人认为你这辈子就我认识的时间里,她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从来没见过一个男人可以这么喜欢一个女人,除了我对我老婆之外那你对她就是我见过最好的了。” “她真的对我这么重要?” “我给你打个比喻啊,最有名的那个比喻,如果你妈和她一起掉到海里……” “我会救她?” “你这个不孝子,你老妈都不要了?你不是救她,你是哪怕自己会淹死也要把两个一起救上来。” 冉静原来是对我如此重要的人,可是我却忘记了,忘记了是否是件好事,因为王磊说我们分手了。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忘记不是最好的选择吗? “你们是分手了,可是现在你们又在一起了啊,不然怎么一起出车祸。”我身边又多出一个朋友,最好的女性朋友。 “乐乐!” “你认识我啊?”现在每个人都问我这个问题。 “认识,你和我同居了一年多呢。”我说第一个字的时候病房里只有我和乐乐,我说完最后一个字一个小护士掩着嘴站在旁边偷笑,我只能抱歉地看看瞪大眼晴的乐乐。 “该打针了。”小护士说道。 “哦。”我一边答应着,一边将目光再次投向乐乐,可是乐乐不为所动,我只好用头部的晃动表达我的用意,可是乐乐还是不为所动。 “我要打针了。”目光暗示,肢体动作都解决不了问题,我只能运用人类沟通最好的方式——语言。 “打呗。”可是,乐乐依旧不为所动。 “我是打屁股。”逼我说出这么难堪的话。 “打屁股怎么了,我们同居一年多呢,又不是没看过。” 小护士又一次窃笑,这个乐乐,你什么时候看过了? “乐乐,你说我们又在一起了?”我看着旁边在帮我削苹果的乐乐问道。 “谁和你在一起,我可没和你在一起。” “我没说你,我说的是冉静。” “为什么一定是冉静,为什么不能是我,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捣乱是不?” “是,吃苹果。”乐乐递给我她削的苹果,就这苹果削的跟土豆似的,椭圆的。 “吃了,”我咬了一口苹果,“你快点说吧。” “嗯,你们之前是分手了,可是现在又在一起了,你等了她两年,其实她两年也一直都想着你,所以她回来找你,你们又在一起了。” “那我妈为什么不让别人和我说起她?” “我听冉静说你妈不同意你们俩在一起。” “为什么?” “那就不清楚了。这就要问你妈了。” “你是冉静最好的朋友?” “对啊。” “你也是我很好的朋友?” “最好的,女性朋友。” “那你身为双方的好友,眼看这两个人不能在一起,你怎么一点不着急的样子?” “我才不担心你们两个呢,就你们两个想分开比想在一起要难多了,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反正你们最后会在一起,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最后都会在一起,可是我这几天连冉静的影子都没有看见。

又是一年的时间,从文字上就是几个字的表达,但是在现实的岁月却是一段很长的日子,如果你闭上眼睛回想一下去年的今天你是什么状态,也许可以真实地感受一下一年这个概念,如果你觉得不长,说明过去的一年你过的不那么充实,值得回忆的事情太少,如果不短,恭喜你你没有浪费这一年的时间。 我浪费了这一年的时间吗?我想没有。经过又一年时间的努力,我们公司依旧保持着坚强的姿态,很努力地成长为一家拥有五十多名员工,在甲级写字楼里租了半层楼作为办公室的小公司,这个成绩我自己感到骄傲。 小小已经不在我公司,但是也没有考上空姐,她一年换了三份工作依旧等待着报考空姐的机会。王磊结婚了,你不要感到惊讶,因为我比你更惊讶。当他领着比他小十岁的女孩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在做梦,可惜这是个事实,结婚后的王磊居然变成了一个优秀的模范丈夫。乐乐因为要找男朋友从我这里搬走,可是搬走了之后却一直投有找男朋友。 另外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我老妈逼着我相亲了,自从我老妈知道冉静和我分手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开始逼迫我相亲,因为她没办法理解冉静和我分手的理由,她认定那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所以她坚决不同意我等待冉静回来的举动,她同样认定这是一种愚蠢的行为。前半年时间老妈的逼迫还不那么猛烈,这半年来就为了应付我老妈安排我相亲的事情绝对算得上我这半年生活的重要回忆,这不今天又打电话来叫我回家,如果我不回家她就把那姑娘带来上海。 “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烦心啊,又抓我来陪你,我该还你的早就还清了哦。”乐乐一进门就说道,虽然乐乐一年前就己经不住在我这里,虽然乐乐原本的身份应该是冉静最好的朋友,可是现在看起来更应该是我最好的朋友(王磊已经辞去了这个职务,因为他更多的重心在他老婆那里,据说最近开始考虑造人的计划)。 “什么叫陪我啊,你整天还不就是一个人,我是担心你无聊。” “我不无聊,今天我本来有约会的,既然你不用我陪,那我走了。”刚进门鞋都没换好的乐乐又作势离开。 “好,好,是我技你陪我行了吧,你就不能服次软,好胜心这么强。” “这不叫好胜心,这叫追求正义公理。” “要不要拯救地球啊?” “说吧,什么事情这么烦心?” “还不就是那个事嘛。” “你妈又叫你相亲啊,我都和你说了,你就告诉你妈你有女朋友不就行了吗?” “我到哪儿找个人说是我女朋友啊。” “我啊,你妈一定满意的。” “你要是我女朋友,我妈是一定满意,可是就我妈那智商,和她对我的了解,哪这么容易能蒙得过去。” “不就是要假装亲热一点吗,我不介意,就当被某种动物咬了,被某种动物亲了。” “你就直接说被狗咬了,被猪亲了就是了,还说得这么含蓄。”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那你打算怎么办?” “拖着吧。” “拖延战术总有个时效的,你已经拖了一年了,看来也拖不了多久了。” “再拖几天就到日子了。”乐乐明白我所说的日子,就是冉静约定目来的日子,这一天终于要到来了。 “到了日子,冉静要是没回来呢?”乐乐问了我这个我自己考虑过很多次的问题,我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因为我不知道我会如何,我只能提醒自己要做好冉静不回来的心理准备,可是我始终不愿意面对冉静不回来的事实。 “我不知道。” “我知道。” “你知道?” “我当你女朋友回家见你妈啊。”

一连几天我都待在家里,乐乐每天都用疑惑的眼神打量我,她应该在想为什么我似乎没有一点失恋的样子,没有表现出撕心裂肺的痛苦,没有一蹶不振的颓废,更没有悲悲切切凄凄惨惨。 其实我也在和她考虑同一个问题,为什么我失恋后没有失恋的表现? “喂,你到底有没有事啊?”乐乐看着我每天正常的作息,正常的吃饭,正常的工作(虽然我没有去公司,但是还是会处理一些事务),终于忍不住地问了这个她应该早就想问的问题。 “我应该有什么事?” “你……冉静……你们……”虽然已经过了好几天了,乐乐还是很谨慎的措辞,小心翼翼地生怕触痛我的一些软肋。 “你是想说我和冉静分手了,我为什么没有表现出失恋的样子吧?”我帮乐乐把问题完整地叙述出来,一面她再支支吾吾地欲言又止。 “对啊,你怎么什么表现都没有?” “那应该什么表现?” “难过啊,空隙、失落、伤心、痛苦、无奈等等。” “谁说的?” “你自己说的。”好象是哦,乐乐失恋的时候我是这么说来着。 “那你想我怎么样,和你一样大哭一场?” “你笑话我。” “我没有。” “你有。” “好吧,我有。”我承认,因为我确实有,好朋友之间相互取笑那是友谊的体现。 “那你快点哭。” “为什么?” “那我以后就可以笑话你了。” …… …… 乐乐当然不是因为要取笑我才让我哭的,她是认为我将所有的痛苦完全压抑在了心中,如果不能适时地发泄会造成更大的伤害。可是我心中有巨大的痛苦吗? “哥,哥,你怎么样了?”在我还没有考虑清楚以上问题的时候,我们陆家这一代唯一的一位女性陆小小出现在我的面前。 “急死我了,我一听到这个消息就赶回来了(不用问也知道这个消息是乐乐告诉她的)。怎么会这样啊,你和我嫂子,不是,冉静姐不是一直都很好的吗,现在你们怎么会这个样子,没道理啊,你和冉静姐姐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二妈也好担心的(我妈知道那一定是小小说的),叫我一定要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你说话啊,哥。”这小丫头一脸的焦急,看来我没白疼她一场,她是从心底里关心我这个哥哥。 “你一来就不停地说,我也插不上嘴啊。” “那好,我现在不说了,你快点说吧。” “说什么?” “说你和冉静姐姐啊。” “我和冉静分手了。” “然后呢?”小小用很期待的眼神看着我等待几秒钟之后,发现我没有继续说话的意图问道。 “然后……就这样了。” “这都什么啊,你为什么和冉静姐姐分手啊,是你提出的,还是冉静姐姐提出的,你为什么不试着挽回啊,你还爱冉静姐姐吗,冉静姐姐还爱你吗,你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这些问题不能解决吗?”这小丫头又是一口气提出很多问题,她问的都是正常分手应该面对的问题,可是我和冉静分手属于不正常分手。 “乐乐姐姐,我哥是不傻了?”看到我不说话,急脾气的小小将问题的对象转向乐乐。 “可能是。” “他这几天都干吗了?” “正常作息,正常工作,正常吃饭。” “那太不正常了!” …… …… 处于非正常状态下的我,表现得非常正常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情,这句话有些拗口,但是理论上是对的。我是和冉静分手了,可是我没有启动失恋标准程序:试图挽回——未果——伤心难过颓废低迷——朋友家人安慰——走出阴霾,重新再来。 “兄弟,你还好吧,我一收到消息就赶来了(王磊收到消息一定是小小说的,乐乐是不会告诉王磊的)。你别太难过,放心,就你这条件,咱再找一个也不见得就比冉静差。”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人挺齐全的,王磊也加入了乐乐和小小关心安慰我的行列,只是他安慰的方式有所不同。 “不过,你和冉静真的没戏了?没道理啊,不会是外面有人了吧,看上洋鬼子了?”我终于明白我和冉静分手给我带来的最大麻烦是我要面对很多人的质问,而他们问的问题恰恰就是我自己还没有弄明白的问题。 “你说话啊,坏了,傻了?”王磊看到我不说话,将目光投向乐乐和小小。乐乐和小小也只能很无奈地向他摇摇头。我觉得现在到了我不得不说话的时候了。 “你们三个坐,既然今天人挺齐,我就开个新闻发布会,一次性解释大家关心的问题,解释完就别再问我任何问题了。”我开始觉得当明星挺麻烦,我现在只需要面对自己的朋友家人。那些明星分个手恋个爱,还要面对广大媒体和群众。 “恩。”三个人一起点头,很期待地看着我。 “首先,我和冉静分手了,分手的理由是因为冉静觉得我们在一起很幸福很快乐,她不想这种幸福和快乐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变质,她选择在我们最相爱的时候分开,彼此都可以在心里留下最美好的回忆。你们别说话,这是冉静的理由,不是我的,不要问我为什么。其实是虽然我也不明白这个理由,但是我接受冉静分手的提议,所以我们分手是一个事实,既然我选择尊重冉静,我就会尊重我们分手的事实,我不会再去纠缠打扰冉静,我希望她可以过她想要的生活。最后……”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因为最后这些道理,我自己目前还没想明白,只能说到哪儿算哪儿,“我并不觉得很痛苦和难过是因为虽然和冉静分开,但是我们依然相爱,既然我们依然相爱,所以我不难过,现在的我只想好好工作,成就自己的事业,感谢你们的关心和支持,我的发言结束了。还有,我明天要去上班了。” 乐乐、小小和王磊张大嘴看着我,他们也许被我的话或者冉静的理论弄糊涂了,不过我开始明白了,我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正常人失恋后的表现,因为我始终不认为自己失恋,在内心深处我认为冉静总有一天会回到这里,回到我的身边。我选择相信冉静留下的一纸书信中的承诺,等她回来嫁给我。

本文由金莎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和空姐同居的日子第二季Reload,第三十四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