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莎娱乐场手机版 > 小说 > 第五十七章金莎娱乐场手机版,和空姐同居的日

第五十七章金莎娱乐场手机版,和空姐同居的日

文章作者:小说 上传时间:2019-11-29

踏进丫头家大门,我有些许的意外,我原本我以为新女婿上门一定是人山人海一屋子的人,然后每个人都像在动物园里看猴子一样将我从头到脚打量一番,然后再进行热烈的讨论。可是并没有我想象的这些情景出现,冉静家里很安静,除了咱妈,就只有冉静的舅舅和表姐碰巧来找咱妈商量事情被留了下来作陪。 虽然没有一番热闹的场面,让我准备了半天的计划都落空,但是我不介意,因为此行最大的目的不是被冉静的亲戚朋友鉴定,而是来取得冉静妈妈的认可。以目前我和冉静的关系,手机访问:wàp.SdxSw如果可以过了冉静妈这一关,那就等于送入洞房了。 咱妈是个和蔼可亲的母亲,虽然这么说太对不起我妈,但是咱妈确实比我老妈的目光来得更加慈祥。这一段文字千万不能被我老妈知道,不然她又要大声叫我的小名,然后…… 不过我从进门到现在只和冉静妈妈说了句“阿姨好”,她说了一句“来了”,之后就没有了交流,冉静被她同样漂亮的表姐抓去房间聊天,冉静妈妈去厨房忙碌着晚饭,而我只能和冉静的舅舅两个人坐在客厅大眼瞪小眼。说老实话,我现在非常的紧张,所以平时也算能说会道的人,现在也放不出个屁来。冉静这位舅舅更好,看来是个内向不善言语的人,作为长辈他也不主动问我点什么,例如哪人,父母做什么的,兄弟几个等等我准备好回答的问题。 “吃苹果,吃苹果。”冉静舅舅可能也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气氛,终于主动说了句话。 “啊,好,好,谢谢。”我吃了个苹果。 …… …… 又是五分钟的沉默。 “吃香蕉,吃香蕉。”冉静舅舅又说了第二句话。 “啊,好,好,谢谢。”我又吃了根香蕉。 …… …… 这次没有五分钟的沉默,冉静舅舅似乎非常高兴终于找到打破尴尬气氛的方式,那就是招呼我吃水果。 “橘子来一个,很甜的。”冉静舅舅又递给我一个橘子。 “啊,好,好,谢谢。”我看了一眼茶几上的水果种类,难道我真的要都吃一遍? “抽烟不,来一根?”冉静舅舅终于在水果之外找了一个新话题。 “啊,好,好,啊,不,不会。”我说谎了,那也没办法,我要说会,却不抽就是不给冉静舅舅面子,但是我也不能第一次到冉静家,就看着冉静她妈在厨房里忙,我坐在客厅叼着香烟,成何体统? 虽然我没有见丈母娘的经验,但是从小我妈就教育我,到人家做客要懂礼貌,要勤劳一点,要学会帮忙。以前对于我老妈的这种教诲总是觉得太老套了,现在我很感谢我老妈在我耳边唠叨了二十多年,我现在才懂得要走进厨房去做一些我该做的事情。 “阿姨,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这句话我说得有些心虚,厨房里的这些活,平时对付丫头,随便露上一两手或许可以,可是面对像我妈这一辈都是大师级厨师的冉静他妈,我只能献丑了。 冉静妈看了看我,露出一个亲切的微笑,咱妈的微笑比咱家的丫头来得还有魅力,这微笑立刻让我紧张的情绪放松了许多,少了很多尴尬的气氛。 “要是不让你帮忙,是不是觉得很不安?” “是,您总要差使我做点什么比较好,下楼打酱油也行。”我似乎开始恢复了言语的能力,还可以比较轻松地和冉静妈妈开个小小的玩笑,打酱油这个活儿恐怕是我们这一代人小时的记忆,之后就绝迹了。你也许会说现在也要去超市买酱油的,NONO,完全不一样,我们那个时代是拿着一个空瓶子去粮店里面打散装的酱油,回家的路上还要偷喝两口,现在都想不明白酱油有什么好喝的。 “最拿手的是什么?” “啊,蛋炒饭。”这个时候只能老老实实交代,要说自己会做北京烤鸭,谁信啊。 “那行,去帮忙打几个鸡蛋。” 冉静她妈友善的行为和可以温暖人心的微笑让我的心情踏实了很多,也许我和冉静就快要踏上……同床共枕的道路? 晚餐进行的非常平实,冉静和她表姐说说笑笑,冉静妈妈和她舅舅聊两句家常,偶尔关照我多吃点菜,冉静表姐对我稍微指手画脚一番。吃完晚餐我又发挥了一下我老妈从小教育我的礼貌原则,将收拾清洗的工作抢了过来。等我把灶台都很仔细的擦过一遍之后,时间已经过了九点。 “时间也不早了,今天你们应该也累了,早点睡吧。”我才走出厨房,冉静妈妈就抱着被子走过来说道。虽然作为夜猫子的我,再过两个小时才是一天当中最精神的时候,但是我只能听从安排。 “你和冉静就睡冉静的房间,我都搞好了,床单被套都是新的,就是床小了点。” “哦,啊?!”我刚才如果没有听错的话,冉静妈叫我和冉静睡一间房,一张床? “怎么了?”冉静妈妈用疑问的眼神看着我。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是拒绝还是顺从?我只好向冉静求救,这丫头完全没有打算出言帮我解围,还一付不关她事的样子。 “阿姨,我和冉静……没……这个……”我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表达,我还没和冉静发生关系?我和冉静没有做那回事?找不到合适的措辞方式。 “怎么了?你们不是都同居了吗?” “我们……我们是同住,两间房间,我们没有……”我只能用无奈的眼神看着冉静妈妈,我想他应该明白我后面没说的话。 “哦,那冉静跟我睡吧,你一个人睡冉静房间。” 走进冉静的房间总算舒了一口气,真没看出来冉静妈妈思想这么开放的,我一向认为我老妈是最具有与时俱进思想的老一辈代表人物,和冉静妈妈比还是颇有不及。可是几秒钟之后我就明白我错了,因为冉静的房间床上只有一个枕头,一条被子,如果真如冉静妈妈所说她已经都安排好了,就算一条被子可以两个人盖,一个枕头未免太小了点。我现在终于明白冉静象谁了,她妈。 不到十点就睡觉,你觉得我能睡着吗?我瞪着天花板将近两个小时才想明白一件事情,既然睡不着何必要勉强自己看着天花板发呆,我现在在冉静的房间,这是丫头从小生活的地方,这里应该有很多关于冉静小时候的记忆,说不定还有日记本,不如我找出来研究一下,也算对冉静多一些了解,顺便满足窥探**。 “你干什么呢?”我才打开第二个抽屉,门口就传来冉静的声音。 “啊?!我……” “不许乱翻,就知道你会不老实。”这句话说完,冉静已经上床钻进被子里了。 “你这是干嘛,这是你家哎。” “我知道啊,我还知道这是我的床。” “你存心是吧,刚才你老妈才试过我,你现在又跑过来?” “挺聪明的,还知道是我妈故意试你的。” “切~,知道我为什么长的这么朴实吗?” “为什么?” “这叫大智若愚。” 冉静绽放一个笑容没有继续回答我的话,但是她有行动,她已经睡在床上,还一付很享受的样子。 “好久没有睡自己的床了,好舒服。” “再舒服你也不能睡这,体验一下就可以了,快点回去吧,”我一边说着冉静却把被子裹的更紧:“哎,你不是真打算睡这吧。” “就是这么打算的你不也一直这么想的吗?” “我是这么想我不否认,可是不能在这,你别逼我啊,不然你妈明早起来突然看见沙发上睡个人,吓着。” “好啦,我一会就回去睡,你先上来,我们说说话。” “可是你妈。”我非常愿意和冉静睡在一个被窝里说说话,不说话也行,但是现在不是个合适的场合。 “我妈睡着了,不会知道的。” “你说真的?” “真的啦,快点上床啦。”晕倒这句话还真能引起歧义。 能够和冉静一起睡在床上,还是在冉静从小生活的地方,感觉很奇妙,也很舒服。也许是因为回到一个熟悉的环境,也许是因为这样的夜晚,冉静说了很多话,很多关于她自己小时候的事情,有开心的,悲伤的,更多的是非常平常的事情。不过无论冉静说什么,我都愿意静静的倾听,因为我是冉静最值得倾吐心事的人。 “不早了,你还是快点回房吧。”虽然我很愿意就这样和冉静聊天,聊一夜也无所谓,可是我不能。 “嗯。”冉静乖乖的点点头。 “你干嘛光嗯不动啊。” “你过来。”冉静冲我勾了勾指头。 “有什么话就这么说。”就冉静这丫头,谁知道她又在想什么鬼点子,虽然我现在还无法洞穿所有冉静的心思,但是我绝对了解这个举动不那么简单。果然让我让我猜对了,冉静勾着我的脖子强行完成了她叫我完成但是我拒绝的行动,然后做了我们久别重逢早就应该做却一直没做的事情——嘴部的肢体碰撞。这个吻距离上一次近两百天了,那是一种紧张的感觉,你问我为什么紧张,因为咱妈就睡在隔壁呢。 “我回房间了。”冉静跳下床说道。 “嗯。” “不准乱翻我的东西。” “嗯。” “尤其是左面从上往下数第二个抽屉。” …… …… 哪有人这么阻止别人的,我明白冉静已经给予我最高的授权,允许我了解所有她的一切,但是我不急,因为我有一辈子的时间。

虽然冉静的床真的很舒服,虽然我现在的感觉很幸福,但是我还是一大早就起床了,没办法,因为我紧张。一出房门正好遇见未来咱妈。 “这么早起来了?” “啊,不算早了,您也起来了。” “听冉静说,你平时可是很能睡的,怎么不多睡一会?”这个丫头,有这么介绍自己未来老公的吗?不用这么诚实吧,怎么也要帮忙在未来咱妈心里建立一个高大优秀的形象啊。 “睡不着。”我相信有其女必有其母,我们家丫头这么精灵,她老妈可能更甚一筹,所以还是诚实回答是明智的选择。 未来咱妈微微笑了一下:“我这么可怕吗,还紧张啊。” “您别误会,不是可怕,我只是有些不安。” “担心我看不上你?” “多少有点吧。” “那就是怀疑我女儿的眼光了?” “啊?!不是。” “那就是怀疑我和我女儿的眼光不一样了?” “啊?!也不是。” “好了,别这么紧张了,弄的我跟着你也紧张了,”未来咱妈露出亲切的微笑,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立刻让我觉得自然了很多,未来咱妈继续说道:“我们家姑娘可能还要睡一会,我们娘俩正好聊会吧。”我们娘两?我喜欢这个说法。 “其实关于你的事情,冉静已经和我说了很多很多,所以虽然我第一次和你见面,但是对你应该已经非常的了解,”未来咱妈和我在客厅坐下打开了话匣:“见到你,我就知道你很紧张冉静,很在乎我的看法,不过你不用担心,从小冉静就不会对我说谎,所以我相信她对我说的所有关于你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我也相信我女儿的眼光,因为她从小就很清楚自己的选择。” “那我可不可以理解成您同意我和您女儿交往?” “完全可以。” “谢谢您。” “别高兴这么早。”哎,我就知道先礼后兵是中国人的习惯,不知道未来咱妈转折词之后会不会落差太大。 “冉静从小父亲就去世了,和我相依为命,她小的时候我们家里环境不好,吃的穿的用的都不如其他同学,一件衣服补了又补,但是她从来都不抱怨,小小年纪还尽力地照顾我,那时我在工厂上班,三班倒,上夜班的时候只能把她一个人放在家里,虽然每次我都是哄她睡觉之后我才离开,但是我知道她半夜醒来的时候面对漆黑的房间一个人会很害怕,我回到家看到她蜷在被子里,手紧紧的握着,脸上还有残留泪渍的时候,我的心很疼,最让我心疼的是她从来不对我说她害怕。她的学习成绩很好,但是初中毕业就放弃了继续升学的机会,选择了进航空学校,只因为她们那时候特招的一批学员可以免学费还包住宿和伙食费,这样一来就可以减轻我的压力,并且毕业了会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可以更好的照顾我。你应该知道她有个叔叔在美国,她叔叔很照顾我们,不过他在冉静还小的时候就去了美国,刚去的时候环境可能还不如我们,也是这几年才好了起来。在别人眼里,冉静漂亮、坚强、独立、有份不错的工作,有有钱的亲戚似乎集万千宠爱为一身,但是只有我这个母亲明白今天的她牺牲了很多……” 虽然冉静和我说过许多她小时候的故事,但是从她的角度和从她母亲的角度说起同样的故事却有很大的差别,最大的差别就在于她母亲说的更真实更准确更能震撼我的心灵。 “和你说了这么多,我最想告诉你的是我们家这姑娘从小吃了太多的苦,虽然她很懂事,表现上很坚强,很独立,但是毕竟她是在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或多或少的会在她性格的养成上有一些影响,有时候她的想法会比较偏激,比较固执,我希望和她相守的男人可以真正的理解她,包容她,让她真正的幸福。我并不是要求你一味的忍让她,也不是要求你要提供多么丰厚的物质条件,我希望的是你们两个能够真正的相互依*,共同生活。”相互依*,共同生活好普通的八个字,但是却让我深深的触动。 “阿姨,我不想向你保证我可以给冉静幸福,但是我请你相信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创造属于我和冉静的幸福。” “好孩子,我相信你会去做,只是将来你们的路还长,你们可能还会遇到很多问题,那个时候记住我的话。” “嗯!”我很用力地点点头。 未来咱妈伸手握了一下我的手,传递给我一种温暖的感觉。 “饿了吧,我们去做早点吧。” 结束了这段娘俩之间的谈话,我感受到一个母亲对自己女儿的呵护,她在将这份责任转交给另外一个男人是需要很大的决心和勇气的,我会尽力去做,不让一个母亲失望。 “妈,有没有东西吃啊,饿了。”丫头穿着睡衣揉着惺忪的眼睛走到未来咱妈身边撒娇,尽显小女孩的样子,女儿无论长到多大都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这是我妈说的,我老妈最大的遗憾就是家里只有两个和尚,没有半个闺女,加上我妈这么喜欢冉静,要是冉静嫁入我们陆家,我看我是没什么地位了。 “已经好了,你去等着吧。” “你,怎么坐在那,快点去帮忙。”丫头指着我说道。 “他帮了我一个早上忙了,你还在做梦呢。”未来咱妈替我说道,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了。 “是吗?说说看你都做什么了?我要监督你。”我们家丫头凑到我身边。 “我做的事情可多了,不像某些同志懒惰,只知道睡觉。” “你不得了了,当着我妈敢这么说我。” “那有什么不敢的,咱一向不畏强权,敢于直言的。” “妈,你看这个人,才来第二天就变这样了。” “他变哪样了?我看不是挺好的吗?” “好什么啊,他欺负我,他以前也总欺负我。” “哪有你这么说话的,你尽说他坏话,想我把他赶出去啊,我真赶他走,你愿意啊。” “好啊,我明白了,现在你们俩是一家人了,我成了外人了。” “傻孩子,快点吃饭吧。”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虽然意味着生命越来越短,但是我还是希望这段时间能够过得快一点再快一点,因为每过一天距离冉静回来的日子就少一天。我终于又等到一个用钥匙开我家门的人,不过不是冉静,因为冉静的钥匙给了乐乐,那么就是另外一个——我老妈。 “妈?!”我听见开门的声音接着就看见我最敬爱的老妈。 “干吗一副惊讶的样子,又做错事了?” “没有,我现在还能做什么错事。” “你做得最错的事,就是把冉静放跑了。”唉,一说到这件事情,我老妈就是一肚子的不满意,在老家的时候就和我唠叨了许久,现在又继续来上海唠叨我。 “妈,都说了很多次了,冉静也是去完成自己的梦想,我怎么能阻止她呢?” “怎么就不能阻止,这个冉静也真是的,空姐这份工作不是挺好的吗,还非要留什么学,你们现在这些小孩啊,就是不知道生活的艰苦。现在好了,去了这么远的地方,要三年,你说你们的感情怎么维系,怎么发展啊,弄得我整天跟着担心。” “妈,你就别操心了,我和冉静很好,你要对冉静有信心,再说你总应该对你自己儿子有信心吧。” “你说对了,我就是对你没信心。哎,家里收拾得挺干净。”我老妈一进门就发扬她这一辈人勤劳的优良传统,准备开始为我收拾打扫,可是我这里已经被乐乐打扫得非常彻底。 “现在对你儿子改观了吧。” “就你个懒鬼?”我老妈看了我一眼,然后又开始运作她遗传给我的想象力:“你个臭小子该不会又藏了一个女孩在家吧。” “啊?!”我知道我这一个“啊”已经给了我老妈一个非常明确的答案,以我老妈的智商和对她儿子我的深刻了解,她绝对不会再相信任何解释的语言,况且对面桌上就摆着乐乐的照片,你说这个乐乐一定有自恋的倾向,没事你摆照片在我家干吗?对于我来说一直没有把乐乐住在我这里当作什么特殊的事情,乐乐是冉静最好的朋友,也是我和冉静之间的纽带之一,可是我怎么和我老妈解释? “给我坐下。”我老妈已经调用她很少使用的严肃的表情,对我下达命令。 “妈,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乐乐……” “哦,女孩叫乐乐是吧,她什么时候回来?”我老妈根本不听我的解释。 “她今天不回来。” “我回来了。”这个乐乐回来得还真及时,不是说要飞外地明天才回来的吗?我本能地站起身无奈地看着门口。 “傻站在那儿干吗,还不过来帮忙,我买了好多东西,还帮你买了一些成品菜和熟食,你别这么懒,我一不在家就吃方便面。”乐乐帮我买这些东西,一是因为她对我表示感谢的行动,二也是遵循冉静的嘱托,可是这些话听在我老妈耳朵里,就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含义了。 “乐乐,这是我妈。”我及时提醒这个从一进门就没注意观察家中环境的乐乐。 “啊,哦,阿姨你好。”乐乐很有礼貌地向我妈打招呼,可是我老妈只是淡淡地回应了一个点头,惨了,我老妈这么注重礼貌的人这种表现代表真的生气了。 “哎,你快点来帮忙拿东西啊,拿厨房去,顺便把晚饭做了,我陪阿姨聊天就行了。”乐乐这丫头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姑娘,你就看不出来现在的气氛?不过也不能怪乐乐,因为她和我一样完全没有想过我们俩一起居住会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可是代沟这样东西会告诉你,同样的事情在不同人心中的理解会有巨大的差异。 “乐乐,我……”我还想说些什么提醒乐乐,可是被我老妈的眼神阻止了,接着向我下达了命令:“你就去做晚饭吧。” 我这顿晚饭做得提心吊胆,就怕客厅里传来什么声响,就我老妈和乐乐的脾气,指不定还真能打起来,如果真打起来,你说我帮谁呢?我脑子真的有病了,现在想这个问题。 全文字版小说阅读,更新,更快,手@打文学网,电脑站:ωωω.SdxSw手机站:wàp.SdxSw支持文学,支持手@打!“饭做好了,吃饭吧。”我用最快的速度随便做了两道菜就冲出厨房,我要对整个局面进行控制,可是乐乐和我老妈还真的让我傻眼了,她们没打起来,而是非常友好地有说有笑。冉静这么做过一次,可是那是因为我妈看上那个儿媳妇了,可是乐乐为什么也能做到,难不成我老妈又看上这个儿媳妇了? 整顿晚餐都在友好和平的气氛中进行,我也不敢打破这种气氛,我一肚子的疑问只能等到我老妈离开询问乐乐了。 “你到底和我妈说了什么?”我老妈一离开我就抓住乐乐问道。 “没说什么啊,就随便聊聊家常。” “不可能,我老妈她……你到底和她说了什么?”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 “你是不是想说你妈看见你背着冉静又和一个这么美丽善良温柔体贴的女孩同居,会生气?”这个乐乐用不用给自己加这么多美好的形容词啊。 “就算是吧,那你告诉我你到底和我妈说了些什么?” “都说了啊。” “都说什么了?” “说了我喜欢你,然后又说了你和冉静两地分居感情很难维系,所以不可能再在一起了,我现在和你在一起,你妈也挺明白事理的,再加上我是一个美丽善良温柔体贴的女孩,你妈也很喜欢我,她觉得我做你们陆家媳妇也挺好的。” “你说真的?” “对啊,你妈还叫我们好好相处,有空回家去见见你爸。” “乐乐,你……”这个乐乐,你什么玩笑都敢开哦,这么大的玩笑怎么收场?我老妈也是,你就算对冉静去留学有意见,也不能一转眼就又看上乐乐了,移情别恋的速度也太快了点吧。 一个晚上我都没睡好,还是决定第二天陪老妈吃饭的时候好好向老妈解释一下这个问题,不然太复杂了。 “妈,我想和你说个事。”我陪老妈在外面的餐厅就餐,我可不想回家又被乐乐瞎搅和。 “什么事,说吧。” “你是不是觉得乐乐也挺好的?” “对啊,挺好的女孩,和冉静都有得一比。” “妈,你别说我当儿子的要教育你,你这个思想非常的不正确,人怎么能这么喜新厌旧呢,你不是从小就教育我们待人要真诚,做人要踏实,用情要专一,你怎么能见一个就喜欢一个呢,你这样也太破坏你在我心目中慈祥又伟大的母亲形象了。”被老妈教育了快三十年,第一次由我来教育我老妈。 “你在说什么?” “你别装糊涂了,你又看上乐乐了是吧,我和乐乐没有关系,乐乐是冉静最好的朋友,前面一段时间她遇到些问题,冉静让她暂时住在我这里的。对,我们现在是同住在一个屋檐之下,但是绝对的清白,你不能总是思想那么狭隘,觉得只要是男女住在一起就是有问题,你这种老观念要改改了。你不能看见一个好女孩,就觉得是你儿媳妇,那你儿子我不是忙死了,哪能给你娶这么多媳妇啊,就算我想,国家也不同意啊,所以你别叫我喜欢乐乐啊,也别想用残酷的手段逼你儿子我就范,我这次有宁死不屈慷慨就义的决心。”我越说越觉得自己有理,越说越上瘾,教育老妈这种事情三十年才遇到这么一次,说得那是一个畅快。 “你个死小子,我什么时候叫你喜欢乐乐了?” “你什么时候……你,没叫我喜欢乐乐?……那乐乐和你怎么说的?” “乐乐还不就说她是冉静的好朋友,遇到点问题,是冉静让她到你那儿借住一段时间的,还能说什么?” 杨乐乐!这个丫头开玩笑和我们家丫头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我们家丫头懂得适可而止,这丫头完全不及后果的,我老妈的玩笑你也敢开。我现在把我老妈教训了一顿,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妈,我突然想起公司还有点急事,我先走了。”我站起身做好冲刺逃走的准备。 “嗯,你走走看。”我老妈眼皮都不抬一下地继续享受她的美食。现在我真的只能喊一句“我的妈哎。”

我没有料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样,我预想的幸福快乐大团圆的场面完全没有发生,取得代之的是一种莫名的压抑。冉静似乎是唯一没有受到这个气氛影响的人。她的脸上还是带着迷人的微笑,她还是很有礼貌地和我老妈交谈,热情地为我老妈夹菜,即使得到的是很冷淡的回应。 “对不起。”好不容易熬过这个阶段,在我老爸老妈回房之后,这是我最想对冉静说的第一句话,因为太委屈她了。 “傻瓜,为什么对不起。” “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让你受委屈了。” “我想到了,我也不觉得委屈。” “你想到了?” “嗯,毕竟我很任性地就去了国外读书,又很任性地和你分手了,然后又很任性地回来找你,这种做法是很难被接受的,只有你这个傻瓜才会无条件地接受,所以是我委屈你了。”这丫头又说让我这么感动的话。 “我老妈叫你明天离开,自己回家过年。” “那你怎么想?” “我?” “嗯,你做决定,你叫我留下,我就留下,你叫我离开我就离开,无论你怎么决定,我都支持你。”冉静将决定权交到我的手上,我明白她选择坚定地站在我的身边,冉静已经如此,我还能如何,私奔几千年前就有了,到了今天还没失传呢。 “那就留。” 只要两个人能够一条心,有什么事情过不去,现在不就是我老爸老妈对于冉静之前的行为不太满意嘛,这能算什么大事,难不成老妈因此和我断绝母子关系? 一大清早我就和冉静早早起床,将家里先收拾了一番,又做好早饭,积极地为博取老爸老妈好感做着努力。可是我老妈宁愿选择在门口油条铺买了几根油条回来也不享用我和冉静精心准备的爱心早餐,连我老爸想尝试一下,也被我老妈的目光阻止。我老妈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通情理,我的火气上冒,想大逆不道地和我老妈咆哮一番,可是被冉静及时地用目光阻止。唉,咱不能要媳妇不要老妈,这个问题还是和平解决才是上策。 可是我这边火气刚消,那边我老妈又开口了:“时间也不早了,早点走,要不来不及赶回家过年了。” “妈,现在走也赶不上回家过年了,大年三十到哪儿买车票啊。” “我派车送她。”我老妈一句话就把我这么充分的理由给驳斥了。 “妈……” “爸,妈,我们回来了。”我还没来得及和老妈继续理论,我老弟陆凯带着他媳妇进了家门。我老妈一见陆凯媳妇立刻变了一副样,那个疼爱之情表露无疑,我明白这一半出自真心,还有一半就是为了表现给我和冉静看的。 “哥,你也回来了,哟,还一起回来了。”陆凯看见冉静愣了一下,然后将我拉到一边小声说道“我忘记和你说了,上次我回来和妈说了你和冉静的事情,老妈就不高兴,你怎么还带回来了。”这小子完全是马后炮,你早不说,现在说,没工夫再搭理你。 我转身准备回到冉静身边,因为现在的冉静显得那么孤独那么无助,整间房间里除了我没有人答理她,即使她依然带着笑容,如此亲切。 我还没来得及移动我的脚步,我三叔也就是小小他们一家和我大伯一家也进了家门,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老妈授意的,三叔和大伯立刻拉着我问长问短的。面对两位长辈我也只有耐心回答,时不时地将目光投向冉静,冉静只是静静地坐在角落里。 冉静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待遇,她走到哪里不是众人目光的焦点,不是众人追逐的目标,她现在在这里面对这样的场面,唯一的理由是因为我。可是我不忍心再看见这样的局面,手机轻松阅读:wαр.sdx$w整理以我老妈今天的决心,即使熬到晚上的年夜饭,她极有可能不给冉静一个坐下的位置。 “丫头。”我终于决定妥协。 “嗯?!”冉静抬起头用明亮清澈的眼神看着我。 “你还是走吧,回你妈那儿过年。” 我开着我老妈“派来的车”送冉静回家,虽然我老妈不太乐意,但是她无法阻止我这个行为。 “你生我气不?”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我问道。 “为什么生气?” “我还是妥协了,还把你给赶出来了。”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能明白你?我知道你是怕我受委屈才做这个决定的。” “我老妈现在也许较上劲了,她不是那么不通情理的人,等她冷静一点,我再和她沟通。” “要是沟通不了怎么办?” “私奔。”这个词在我脑袋里想了好久了,脱口而出。 “傻瓜,往哪儿奔啊。不能这么不孝的。” “那就先斩后奏,先领证然后生个大胖小子,抱着她孙子回家,我还就不信了。”我用眼角的余光看见冉静看着我不说话,我继续说道:“这个你也不同意?” “不,同意,就听你的,先领证再生个大胖小子。” 唉,开车的时候严禁喝酒,严禁疲劳驾驶,看来也要严禁过于兴奋,我这么一高兴…… 等我再次张开双眼的时候,我躺在病床上,全身麻痛,身边站满了人,我妈、我爸、我弟弟、我弟媳妇,小小、小小她爸、她妈……可是我就是觉得缺了一个。 “你醒了,感觉怎样,快,快点去叫医生。”第一个说话的是满脸焦急满眼血丝的我老妈,儿子是妈的心头肉,虽然我们家有两块,但是要是缺一块我老妈也能哭死。 “冉静呢?”我几乎出于本能地问出这句话,没有经过我的大脑思维。 我老妈没有说话,其他人也都没有说话,只是不情愿地闪开一条缝隙。 “我在这儿,我没事。”一个声音从缝隙传过来,我看见一个额头上贴着一块纱布的女孩用最温柔的眼光看着我。 “你是谁?”我这句话也许让所有人都很惊讶,因为他们都异常惊讶地看着我。 “我是冉静啊。” “冉静是谁?”我的话再次让所有人面面相觑。 “哥,那你知道我是谁吗?”小小在旁边插话说道。 “小丫头,你有毛病啊,我又没失忆。”

本文由金莎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五十七章金莎娱乐场手机版,和空姐同居的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