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莎娱乐场手机版 > 小说 > 猎人小村澳门金沙电子游戏:,在线阅读

猎人小村澳门金沙电子游戏:,在线阅读

文章作者:小说 上传时间:2019-11-03

谢谢你温莎!谢谢你帮我治病! 在温莎拉开门的一刹那,我终于反应了过来,急忙大声的感谢了起来,听到我的话,温莎微微一愣,却并没有转过头来,淡淡的道:“你也不用感谢我,为大家医疗伤病,本就是我们的天职!” 说着话,温莎再没有停留,轻轻拉开房门,默默的走了出去,呆呆的看着温莎,我暗暗的猜测,她可能是个医生或者护士吧,虽然长的并不是太漂亮,可是她拥有一颗最美丽的心! 赞叹的摇了摇头,我现在终于明白查克斯为什么那么尊敬这个白衣女孩了,因为现在我也开始尊敬她了,下意识的,我不由开始猜测了起来,她会是哪个医院的呢?似乎没听说哪个医院有这么好的护士妹妹啊? 正想的出神间,查克斯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好了,你现在病好了,可以出去了,我还有点事,我下午回来找你!” 说完话,也不理我答不答应,转身迅速的朝门口走去,很快……屋里再次剩下我一个人了。 发了会呆,我从床上坐了起来,穿上床边的鞋,拎起了背包,朝门口走去,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只想快点回家去,这一天多来的遭遇,让我已经开始害怕了,还是快点回家吧。 咣啷! 穿过长长的青石走廊,终于我一把推开了厚实的木门,下一刻……看着街上熙来攘往的人群,我不由呆掉了。 这都是什么啊! 看着周围完全由青石垒起来的建筑群,看着街上奇装异服的人群,我真的呆掉了,互联网这么发达的今天,几乎没有我不知道的地方了,可是眼前的一切,却绝对是我前所未见的! 喀嚓……喀嚓……喀嚓…… 铿锵声从我的左侧响了起来,愕然转头看去时,只见一个浑身银亮钢甲的家伙,正一步一声铿锵的走了过来。 呆呆的看着这个一身钢甲的家伙,难道这是在演电影吗?或者说……这里是影视城?专门为拍电影修建起来的城市吗? 吭哧……吭哧……吭哧…… 思索间,我呆呆的,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渐渐走近的钢甲人,直到他一脸怒气的停在我的面前,我才醒过神来。 “喂!你没事盯着我看干什么啊?是不是没见过象我这么勇猛的战士啊!”钢甲人雷霆般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 没有回答这个家伙,我呆呆的看着完全由厚实的钢铁锻造成的铠甲,暗暗猜测着它的重量,这太夸张了,穿这么重的钢甲,竟然还可以走路,这已经超出我的认知范围了! 我可以确定,这套钢甲,绝对不是假造的,从他移动时发出的轰鸣声,以及地面传来的震动便可以知道,那绝对是一套如假包换的纯钢战甲啊! 呼! 正思索间,一道银光猛的从我眼前闪过,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再次朝那个钢甲战士看去时,那个钢甲战士已经抽出了一把宽宽的大剑,凶狠的看着我,一副要吃人的表情。 不理他一脸凶狠的表情,我可不信他敢杀人,于是……我仔细的朝他手中那把大剑看了过去。 恩! 很结实,很厚重的一把剑,已经开封了,剑身上还有很多缺口,肯定是砍什么硬东西时卷了刃的! 顺着剑尖,我一直朝下看了下去,最后……我看到了剑柄的护手处,一股呕吐的欲望,顿时升了起来,急忙掩住嘴巴,我才没有吐出来。 肉沫……血红的肉沫!就那么粘在护手前的剑身上,在剑身与护手的交界处,渐渐的厚了起来,仔细看去,竟然有碎肉和碎骨粘在上面,不知道是猪还是牛的,反正看起来就想吐。 勉强忍了忍,我轻轻松开了手,朝他的钢甲看了过去,晶亮的钢甲,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只不过……钢甲的表面,有着一层被擦拭过的痕迹,没错……那是鲜血!干涸的鲜血! 虽然这个家伙擦拭过,可是显然擦的不够干净,模糊的,干涸的血迹,就那么明显的粘在钢甲的表面。 顺着钢甲的线条继续看下去,下一刻……我看到了钢甲的缝隙里,那些紫黑色的血迹,甚至与!我看到了一根别在缝隙里的小手指! 没错,不要怀疑!那绝对是一个人类的手指,此刻正陷在这位钢甲战士衣领处的缝隙里,惨白的断骨狰狞的露在那里,显得那么的苍白,那么的恐怖! “喂!我说你这个臭小子,你看什么呢?信不信我一剑剁了你!”正惊骇间,钢甲战士猛的探出手里的宽剑,指着我的鼻子吼了出来。 我! 看着一脸凶相的战士,我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这家伙不会是个混混吧,虽然我肯定他不敢杀人,但是揍我一顿我也受不了啊! 想到这里,我不由开口道:“不!不是……我是被你这套行头给吸引住了,大哥!你这套战甲真的太漂亮了!太酷了!帅到掉渣啊!” 吭哧! 听了我的话,钢甲战士满意的收回了宽剑,放在肩膀上抗着,受用的点着头道:“恩!算你小子有点眼光,竟然识得我这套哥德战甲,今天就放过你吧!”说着话,钢甲战士得意的转过甚,吭哧声中,慢慢的走远了。 看着钢甲战士渐渐走远,我不由松了口气,直到这时我才发现,从刚才到现在,我竟然连深呼吸都不敢,这家伙给人的压力太大了。 摇了摇头,我好奇的看着街上的景色,慢慢的走了出去,混入了人流中,朝左侧的街道走路过,我可不象再看到那个钢甲战士了,所以自然要选择与他相反的方向了。 一路行来,街上不断的出现奇装异服的家伙,如果勉强说正常点的话,还就我这一个人,到现在,我更相信这里是一个影视城了。 转过街角,忽然……前面的街道上出现了一大块空地,虽然离的还有点远,但是……紫黑色的血液,已经铺满了整个街道,远远的朝我延伸了过来。 慢慢的朝那块空地走去,顿时……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传了过来,终于,我来到了那块空地前,下一刻……过度的刺激,让我当场傻掉了。 那是怎样一副凄惨的景象啊,一个人!那绝对是一个人,身体已经被斩的支离破碎了,身体诡异的扭曲在那里,摆出一个诡异的造型,最让我注意的是,这个家伙的右手尾指,竟然没了! 眼前一阵模糊,我不由想起了刚才那个钢甲战士衣领处的那根惨白的手指,看着眼前这个浑身都是露骨伤口的尸体,我仿佛看到了一个身穿钢甲,疯狂的砍杀着一个活人的景象! 鲜血,肉沫,碎骨,断肢!刺耳的碎骨声!宽剑砍入人体时的闷声! 在这一刻,我想起了很多很多,想起了钢甲缝隙里那些暗紫色的物体,想起了护手处那些肉沫和骨头碎片,想起了钢甲表面干涸的血迹,想起了钢甲战士那凶狠的表情,想起了……下一刻,眼前一黑,我再次昏了过去。 当我再次恢复知觉的时候,我再次回到了那个青石房间,睁开无神的眼睛,朝旁边看去的时候,查克斯正一脸不耐烦的坐在那里,显然是在等我醒来。

呆呆的看着查克斯,从他的嘴里,我终于明白,这里并不是什么影视城,更不是什么上海郊区,这里是艾泽拉斯世界,一个剑与魔法的世界! 从查可斯的嘴里我得知,昨天我算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当时那个钢甲战士,可是有名的心狠手辣,动辄出剑杀人,手段残忍,要是当时我真的触怒了他,现在肯定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就连查克斯都不是他的对手。 对于查克斯说的话,我还是将信将疑,他说的话太夸张了,什么叫另一个世界啊,听起来象神话一样,这个家伙一定是玄幻小说看多了,整个一神经病! 正思索间,查克斯看了看外面的光线,转头对我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现在咱们该走了,我带你去测试一下,看你适合走什么路线!” 听了查克斯的话,我不由一阵疑惑,但是我却并没有开口询问,我倒要看一看,查克斯到底要搞什么鬼。 紧跟在查克斯的身后,我们再次来到了街上,朝天上看了看,太阳的位置告诉我,现在已经大约有下午两点多了,我这一昏就是三四个小时。 摇了摇头,紧紧跟在查克斯的身后,很快……我们来到了一座造型古雅的建筑前,查克斯回头看了看我,微微皱了皱眉头后,带着我走进了这座蓝色的建筑。 推门而入,这依然是一座青石建筑,只不过……内部的装潢却豪华多了,地面是黑亮的,类似与大理石的地面,墙壁上则用统一颜色的兽皮覆盖住了,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着一道道光芒。 下意识的朝光源看去,在大厅的正中间,一个巨大的吊灯吊在那里,散发出柔和的光芒,把大厅照的一片明亮。 在查克斯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大厅正对面的柜台处,查克斯快速的与柜台内的老头嘀咕了一会后,命令我把手放在柜台上的水晶球上。 虽然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不过我还是听话的把手放了上去,顿时……一道昏黄的光线出现在水晶球内,若有若无的闪耀着。 看到这一幕,查克斯和柜台内的老头不由同时皱起了眉头,同时……柜台内的老头喃喃的道:“恩……风属性的,不过……太弱了,不适合做法师!” 听了老头的话,查克斯露出了失望的表情,恭敬的对老头说了几句后,带着我离开了这座建筑…… 一下午的时间,在查克斯的带领下,我们陆续的去了很多的地方,可是……让我尴尬的是,每次测试完后,我都是不合格的!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和查克斯无奈的回到了旅店,也就是那个青石房间,我倒没有什么,反倒是查克斯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 无奈的看着我,查克斯沮丧的道:“老天!你怎么这么弱啊!魔力弱,斗气弱,体质差到不如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速度慢到和蚂蚁差不多,你这要我怎么教你?教你什么?” 无辜的看着查克斯,对于他的责怪,我真的很郁闷,魔力和斗气什么的,我不知道是很么,至于体质,速度,这能怪我吗?天天坐在教室里上课,我的体质能好到哪里去,就我现在的体质和速度,在我们学校可是中游水平啊,已经不错了! 不过,说起来丢人,在其中的一个工会里,和我一起参加测试的,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我们是一起跑的,可是……起跑的命令一下,那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便象风一样的蹿了出去,一会功夫就把我甩的远远的,最后……我硬是没跑完测试的10000米,可那个小姑娘,却轻松的跑完了全程,速度竟然从来就没降过! 一时间,我和查克斯都沉默了起来,现在我已经相信自己是来到异世界了,毕竟……今天下午所见到的一切,都证明了这一切,而查克斯,想必正在发愁,不知道该怎么向温莎交代吧。 我茫然的看着查克斯,我很想豪迈的说我自己来,不用他帮我,可是我也知道,如果他不帮我,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生存下去。 我很彷徨,莫名其妙的就来到了这个世界,我到底要怎么生存下去呢?我要怎么才能找到回家的路呢?要知道……我还只是一个16岁的少年啊,没有人照顾,我如何在这个世上生存呢? 哎…… 正思索间,查克斯不由摇头叹息了起来,转过头看着我,无奈的道:“小兄弟,不是我不帮你,可是你的体质真的太差了,法师,战士,盗贼,骑士……什么都不适合你,所以…… 为难的看着我,好半天……查克斯毅然道:“所以,我想……把你送到我朋友的村落,让我的朋友照顾你,虽然你不能学到什么本领,但是想要平安的过完一生,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无言的看着查克斯,我知道……这大概是我唯一的选择了,毕竟……我没有超强的体魄,没有什么过人的魔力和斗气,连速度都慢的出奇,如果在外面闯荡的话,肯定要出问题的。 微微点了点头,我对查克斯道:“谢谢你了查克斯,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我所求也不多,只要能平安的过完这一生,我也就知足了!” 查克斯惊喜的点了点头道:“那好,天已经不早了,咱们早点睡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我亲自把你送到村落,把你交到我朋友的手上!” 微笑着点了点头,我没有再说什么,合衣躺在了木床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我真的甘愿一辈子平凡,但是……我却不甘愿一辈子留在这个世界上,在另一个世界上,我的爸爸妈妈,还有姐姐都在等我,我必须想办法回去。 可是,这些话我并没有对查克斯说,他已经帮的我够多了,我不能什么都依赖别人,何况……我的体质又这么差,就算他想帮,又能怎么帮我呢? 这个世界很危险的,一下午的功夫,我亲眼看到了三场战斗,其中两场都有人死亡,比如今天上午,我只是多看了那个钢甲战士一眼,便差点招来了杀身之祸,这就是这个世界了! 那个钢甲战士名叫炎狼,是一个很有名气的战士,在周围一带非常有名,除了极少数的几个人外,无人敢惹,今天要不是我应变迅速而又得体,现在我已经成为一堆肉酱了! 见到我睡下了,查克斯径自走到房间的另一张床边,伸了个懒腰后,躺在了床上,一会便传出了呼噜声,睡的很熟。 哎…… 幽幽叹息一声,我不由苦笑了起来,我也算是来异世界了,可是我和小说中的主角不同,上天即没有给我什么特殊的天赋,也没有给我什么过人的本领,仔细思考了一下,虽然我是地球人,可是这只会成为劣势,没有什么能让我在这个世界上立足的本领。 我不会九阳真经,也不会降龙十八掌,可以确定的说,除了初中前学到的知识,我什么都不会,身体也因为长期学习,搞的孱弱不堪,眼睛甚至有点近视,这就是我的情况。 想起小说里写的那些幸运的家伙,无不是有着独特之处的,可是我呢?独特在哪里?就连说话都和别人一样,勉强不一样的地方,大概就是衣服了吧,可衣服管什么用呢? 胡思乱想了很久,我终于沉沉的进入了梦乡,梦里……我忽然会了九阳神功,忽然会了降龙十八掌,大杀四方,可惜……即便是在梦里,我也知道这一切都是虚幻的,事实上,和所有的普通人一样,我什么都不会! —————————————————— 哎……我知道很难让大家完全满意,很多事,老云也在尽力的克服,无论如何,有问题可以提,但是最好不要恶意攻击啊,拜托……

第二天一早,在查克斯的带领下,我们一路向西,一直走了一个月,终于到达了一个位与丛林边缘的小村落。 这个村落真的很小,只有30多户口人家,100多的人口,位置也很偏僻,除非知道地方,不然的话……几乎不可能有人来到这里。 我们的出现,顿时引起了村里人的注意,十几个健壮的男人迅速朝我们的方向看了过来,目光中露出警惕的神色。 微微一笑,查克斯并没有害怕,大声吼道:“亚森兄弟,我来看你了,你再不出来可要出事了!” 哈哈哈哈…… 查克斯的话声刚落,一声豪迈的声音从村里传了出来,听着这洪亮的笑声,我不由骇然的朝村落中间的一座房屋看了过去,简直不敢相信,一个人可以笑出如此大的声音来。 笑声中,一个身体异常健壮,大约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脸惊喜的从房屋里走了出来,迅速的朝我们迎了过来,在他的身后,竟然跟着一支硕大的黄毛老虎! 很快,那个被称做亚森的家伙来到了我们的面前,与查克斯结实的抱在一起,啪啪做响的互相拍打着对方,浓厚的情谊,不可阻挡的横溢而出。 吼! 似乎是感受到了亚森的兴奋,黄牛大小的黄毛老虎猛的一声惊天怒吼,吓的我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去,好在这黄毛老虎除了大吼外,并没有其他的动作,所以我虽然害怕,但是仍然没有逃跑。 这时,亚森与查克斯分了开来,亚森笑着道:“查克斯,咱们有十多年没见了吧,你怎么有时间来看我?” 嘿嘿…… 查克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硬把我从他的身后拉了出来,不好意思的道:“咱们是好兄弟,我也不和你客气,这次来……是希望你帮我照看这个小兄弟的!” 丝毫没有问原因,亚森还买的拍着胸脯道:“没问题,这孩子你交给亚森好了,我保证好好招待!” 不好意思的一笑,查克斯凑近亚森,飞快的嘀咕了起来,好半天,亚森惊异的看了我一眼道:“没问题,就算他体质这么弱也没关系,剥剥兽皮什么的他总是会的吧,你放心,别说住一辈子,住十辈子都没问题!” 说到这里,亚森转过身,大声拍了拍巴掌,大声道:“大家都过来,咱们虎啸村来新村民了!” 听到亚森的话,村民们纷纷聚集了过来,与此同时,亚森一把拉过我,大声道:“从现在起,这个小兄弟,就是咱们虎啸村的一员了!” 听到亚森的话,所有人都露出了笑容,纷纷对我友好的点着头,看着一张张友善的面孔,我的心不由的塌实了起来,总算……我有了一个落脚之地了。 正感慨间,查克斯的声音响了起来:“亚森老弟,我离开队伍已经很久了,所以就不多做停留了,你看……” 亚森惋惜的看着查克斯,难舍的道:“大哥,你每次来总是来去匆匆的,不过……你是干大事的人,兄弟就不留你了,以后有时间,一定要来这里和我好好喝两杯啊!” 查克斯感动的点了点头,对着亚森再三保证后,拉着我走到了偏僻处,轻轻从背后的长条形背包里拿出一把银亮的长剑,轻轻递给我道:“小兄弟,这把剑,是我和队友们在一次任务中得来的,虽然轻了点,单薄了点,但是还是很锋利的,就送给你用来防身吧!” 无言的接过查克斯手里的宝剑,看着银亮的剑身,我的心里不由升起一股酸酸的感觉,和查克斯在一起的这一个多月里,我们已经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现在就要分别了,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哎…… 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过身和亚森打了个招呼后,查克斯洒脱的转过身,朝来时的道路走去,看着他渐渐消失在远方的身影,我的双眼不由的模糊了。 吼! 正伤感间,一声虎啸在我的背后响了起来,吓的我猛的跳了起来,回头看时,和我一般高的黄毛老虎,竟然就站在我的背后,我的脑袋,竟然就在它的大嘴前,如果他刚才一口咬下来,那……想到这里,冷汗涔涔的从我的身上冒了出来!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恐惧,亚森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兄弟,你不用害怕,这是我的小黄,没有我的命令,他是不会咬人的!” 呃! 微微一愣,错愕的看着亚森,与此同时……亚森继续道:“我是亚森布里,虎啸村的勇士,也是虎啸村最出色的猎手,我代表虎啸村的所有村民,欢迎你的到来!” 尴尬的看着亚森,我不好意思的挠着头道:“你……你好,我叫李逸,上海,以后还要麻烦亚森大哥多多照顾了!” 啪! 一声脆响间,巨大的巴掌狠狠的落在我的肩膀上,顿时……我身不由己之下,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呆呆的看着亚森! 啊! 亚森尴尬的看着我,不好意思的道:“抱歉,真的很抱歉,我只是想拍拍你,没想到……” 听着亚森的话,我不由苦笑了起来,轻轻从地上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除了被拍的肩膀有点难受外,倒也没受什么伤。 看着亚森一脸自责的表情,我微笑着摇头道:“我不要紧的,你力气可真大啊!” 苦笑着看着我,亚森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拍人肩膀,本是表达亲热和友情的一种方式,可是没想到,这个小子竟然连一巴掌都经不住! 刚才,查克斯说他体质很弱的时候,亚森不是没有听到,可是……弱到这个程度,那可是绝对没有想到的,这也太弱了吧! 作为一个猎人,一个出没与深山老林里的猎人,那是经常要拖拽着三四百斤的野兽穿行与林间的,看看面前这个叫李逸的男孩,亚森怀疑他能不能抗起一百斤的猎物,如果抗不起来的话,那么就算你打到了很多猎物也没用,拿不回村子的话,大家吃什么啊? 这一刻……亚森终于明白查克斯这个家伙给自己带来的是什么样的包袱了,这孩子,搞不好还不如村里的小姑娘呢,不知道剥动物皮毛的时候,他会不会因为力量不够,而割不断筋络! 摇了摇头,亚森停止了思索,无论如何,查克斯已经把他交给自己了,好在他亚森也是村里的坐第一把交椅的猎人,有他罩着,就算这个男孩光吃不做,也没有人敢说闲话,毕竟……他一人打到的猎物,远比一般猎人两个加起来还要多的多。 想到这里,亚森一把拉起那个男孩,豪迈的道:“走了这么久,你一定又累又饿了吧,走……亚森大哥带你去吃肉! 嘶…… 一个不防备下,我的右臂顿时落入了亚森的大手里,下一刻……一股强力拖拽下,我只听到自己的肩膀处喀嚓的响了一下,随后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眼前一黑,我不由昏了过去,在昏倒前,我大概知道……我的胳膊脱臼了! 习惯使然,亚森并没有感觉到不对,虽然男孩的身体已经倒在了地上,可是他惯性的以为自己在拖着野兽的尸体呢,就那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拖着死尸一般的男孩,朝自己的房屋走去,完全不知道……那个男孩早已经痛昏了过去。 —————————————————————— 嘿嘿……兄弟们果然够意思,下午以来,还真就没有恶意攻击的了,谢谢大家了! 另外,大家似乎都不喜欢主角一直到后来都什么也不是,既然如此,那我就改变一下好了,即便是离开了幻兽,主角也可以和任何人战斗吧! 今天我一直在看留言,很多朋友都说,不习惯看第一人称的书,这一点上,我想就这本书来说,是无法改变的了,我已经写了好多稿子了,再改的话,不大可能了,下一本吧……下一本,我写一本第二视角的作品。 最后,还是那句话,希望大家帮老云把新书顶起来,虽然开始的一段,大家看着可能有点不精彩,但是相信我,YY的本事,老云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绝对让大家看的舒服,看着爽就是了……

微微一笑,女孩温柔的点了点头道:“好吧,现在你把职业勋章拿给我吧,从外表看,你应该是一个剑士吧!” 恩? 疑惑的看了看女孩,我不解的道:“不好意思,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叫职业勋章啊?我好象……好象没有啊!” 啊! 惊讶的叫了一声,漂亮女孩满脸歉意的道:“那就不好办了,没有剑士协会颁发的职业勋章,是不可以成为冒险者的,我看……你是不是去城东的剑士协会申请一个啊!” 听了女孩的话,我飞快的点了点头,问明了方向和位置后,迅速的冲出了冒险者工会,去“申请”我的剑士勋章去了! 那个漂亮的小姑娘指点的很清楚,很明白,按着她的指点,我一点弯路都没有走,直接来到了一座建筑面前,在这座建筑前,也有一个巨大的标志,那是一个以一张巨大的蓝色盾牌为底,盾牌上交叉着一刀一剑的标志,这证明这个建筑正是那个小姑娘所说的——剑士协会,或者说是武士协会! 和冒险者工会不同,武士协会里除了柜台前的一个浑身精铁铠甲的战士外,一个人都没有,整个协会显得异常的冷清。 走到柜台前,柜台内的中年武士冷淡的看了我一眼,低沉的道:“你是要申请职业晋级,还是要申请入会?” 微微一愣,我不好意思的挠着后脑勺道:“恩……我是来申请入会的,麻烦你帮我办理一下!” 听了我的话,中年武士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随后挥了挥右手道:“既然这样,你从右边的门进去,里面有专门的人测试你。” 感激的道谢后,我没有多说什么,默默的朝右边的小门走去,轻轻敲了敲门,在得到同意后,我推开了木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椭圆形的场地,面积大概有400平米,一个一身钢甲的年轻战士,浑身热气腾腾,看来刚才是刚训练完,此刻……他正对着我招手,示意我过去…… 急忙小跑着赶到那个钢甲武士面前,不等我说话,对方一边擦着脸上的汗,一边快速的道:“你是参加测试的吧……先去那边的场地,用那把测试的大剑,砍一下那块铁枕,我测量一下你的力量!” 张了张嘴,我本想说点什么,可是最后还是没说,皱着眉头走到了钢甲武士指的那个铁枕前,看着那把大的离谱的大剑我不由苦笑了起来。 铁枕不是很大,也就一个普通枕头那么大,铁枕上布满了一道道砍痕,看来……所有要求加入武士协会的人,都要进行这一道测试啊! 让我为难的是,那把大剑真的很大,高有一米二,宽有一掌,而且厚度也很夸张,这哪里是剑啊,分明是一块钢条! 光是这一点,也许还不算太夸张,勉强双手用的话,我自信也可以砍上一剑的,可是问题在于,这是一把单手剑,只有一只手的位置,根本不可能双手去用啊! 苦笑着握住剑柄,我吃力的拿起了这把大剑,可惜的是,我拿虽然是拿起来了,但是想用他去攻击?还是别开玩笑了吧!这把剑足足有60斤重,你要我怎么单手去耍? 当! 勉强举到最高处,我猛的一剑砍了下来,轻微的一声铿锵过后,测试结束了,回头朝那个钢甲武士看去时,却愕然发现,这家伙竟然已经不在原位了!整个屋里也没有,他去哪了? 正疑惑间?一道人影慢慢从侧门闪了出来,手里端着一个特大号水杯,看他小心翼翼的样子,看来水倒的还挺满! 一步一挪下,那个钢甲武士终于把水杯放在了桌子上,微微一思索我便明白了过来,怪不得刚才那家伙那么急呢,感情是练了很久,渴坏了着急去倒水呢。 摇了摇头,正想告诉他,这把大剑我根本用不动的时候,钢甲武士已经朝我跑了过来,一脸笑容的道:“不好意思,刚才去倒了点水,怎么?你砍完了?告诉我……哪一道痕迹是你砍的?” 尴尬的站在那里,我真的不好意思回答了,就我刚才那一剑,还不够资格在坚硬的铁枕上留下太深的痕迹呢!“ 不好意思的寻找了一会,终于……我找到了那道位于一道深沟旁边的那道浅痕,羞涩的道:“就是这一道了!” 恩? 钢甲剑士赞叹的道:“还不错嘛……力量蛮强的,和早晨来参加测试的那个大块头力量有的一比了,虽然还是很菜,不过对于新手来说已经算不错了!” 啊? 疑惑的看着钢甲剑士,我不由迷惑了,就这样的一剑,也能算不错?难道……一个E级剑士,还不如村里的一个普通猎户吗? 我的疑惑没有保留多久,当我看到那个钢甲武士满意的测量着那道深沟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他看错了,我指的是那道浅痕,他却以为我说的是那道深沟了,老天!这下误会可就大了! 正小要说明一下的时候,钢甲武士满意的站了起来,拿着测量用的工具赞叹道:“恩,还不错……砍进去有半指深!” 不……不是…… 支吾着,我正准备解释一下的时候,钢甲武士却根本没有给我这个机会,随手往旁边的场地指了一下,快速的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的力量已经达到2E级别了,不过你可不要骄傲啊?你这点水平还差早呢,你快去那边活动一下吧!” 说完话,钢甲武士迫不及待的跑了开去,一直跑到桌子边,迅速拿起水杯,畅快的牛饮了起来,看着他那痛快的样,让我这个看者都升起了一种畅快的感觉,这才叫武士啊! 想了一下,我没有继续去解释什么,我虽然不是什么坏蛋,但是也绝对不是正人君子,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从楼上丢块砖头可以砸死一片的普通人!既然他都认定的事,我也没有必要硬去说明,这便宜不占白不占。 想到这里,我走到钢甲战士所指的空地上,开始活动了起来,不知道下一个测试会是什么呢? 活动了一小会,钢甲战士终于牛饮结束,一脸畅快的走了过来,大声道:“好了,接下来是实战测试了,作为一个E级战士,必须具备单独战胜野猪的资格,你准备好了吗?” 野猪? 疑惑的看着钢甲战士,我不理解,一个E级的武士,难道只可以战胜一头野猪吗?是不是太弱了点? 不过,不理解归不理解,我也没有多问,既然人家这么要求的,那我就去做好了,反正对我来说,我的目的只是拿到职业勋章。 见我表示已经准备好了,钢甲武士点了点头,径自走到旁边的一个矮门边,轻轻拉住了门的把手,叮嘱道:“你可要小心了,这头野猪已经被饿了十多天了,如果有危险你可要快点求救啊!” 苦笑着点了点头,如果对上一头野猪我都需要求救的话,那我早不知道死了几百年了,丛林那一年多的生活,比野猪厉害多少倍的家伙我都遭遇过,怎么可能怕野猪! 吼! 见我点头,钢甲战士猛的拉开了矮门,顿时……一头双眼血红的野猪,浑身颤抖着从矮门里冲了出来,微微搜寻了一下后,嘶吼着朝我冲了过来。

本文由金莎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猎人小村澳门金沙电子游戏:,在线阅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