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莎娱乐场手机版 > 小说 > 吃还是不吃,妻子因新婚夜

吃还是不吃,妻子因新婚夜

文章作者:小说 上传时间:2019-10-05

羊年正月初四的晚上,陈馨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便像泥鳅似地钻到了床上,滑进了丈夫的怀里,柔声说道:“老公,明儿我们去对面串门?”
  杨杰嗅着娇妻那飘逸长发上遗留着的海飞丝香波味道,眉头微微一皱:“串门?这大过年的谁家不是走亲串户的忙活着?再说了,咱们这同住在一层楼都已经七八年了,彼此姓甚名谁什么情况都不知晓,见面也不超过五次,这冒冒失失地去做客,也不嫌寒碜?”
  陈馨昨日在提垃圾出门的时候,刚好听见对面男主人在走廊上给他兄弟打电话,说是在腊月二十八便把老爷子从敬老院接了回来,希望兄弟姐妹有时间回来看看老人家。陈馨当即就想,难怪这大过年的也少于听见对面人家的热闹,想必兄弟姐妹也离得远,不方便回家团聚吧?
  那自己不是正好可以借这机会串门拜年,一来感谢前些天他们对自己的相救之恩;二来又可以试着改变这“同住屋檐下,见面不相识”的都市生活囧状,赢得日后左邻右舍的互动往来,有彼此照顾的可能性?
  陈馨挽着杨杰的脖子,零距离正面地看着丈夫,吐气如兰地说道:“哪儿会寒碜了?你别忘了,十天前若非他家人及时出手相助,你老婆我现在即便没去阎王爷那里报到问安,也必定是躺在医院里闻那些腐朽斑斓的药品味道了吧?我想了很久,觉得这个时候去串门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真要去?想好了?”杨杰刮了一下娇妻的鼻子,不确定地问道。
  陈馨抬头看向卫生间,好像又看到了十天前,自己刚迈出这道卫生间的门,便猛然一头栽倒在床前,左腿恰好被卫生间的门死死夹住,额头又狠狠地撞到了衣柜的边缘菱角上,当即便流了血,而右手又偏偏脱臼了。当时痛得几乎昏厥的她想着厨房里正开着煤气烧开水,便及时打丈夫手机却一直打不通,就连拨打112和110也都是忙音。无奈的她只能大声求救,幸好那天对面的男主人刚好从外面回家,在用钥匙开门的时候听见了背后屋子里传出来的求救声,这才及时跑下楼找来了物管所的工作人员,最后还亲自将陈馨背着去了医院。要不然,不要说陈馨的右手脱臼和左腿被夹的时间一旦延长的情况会怎么样,就是厨房里的开水壶一旦被烧干,那严重后果简直难以想象!可是,后来因为面临春节的种种忙碌,一直没能当面正式给人家道谢……
  “没想好能跟你说么?好了,你睡吧,我看会书便睡。”陈馨说着便矫正了坐姿,拿起枕头上的一本《一千零一夜》,一头扎进了文字的海洋。
  第二天早上,陈馨在杨杰未起床的时候便着手为串门做好了准备。为小孩和老人而准备好了几个数额适当的红包(红包是当地过大年的一种久经不衰的社会热门现象),礼品采用的两条百年龙凤红双喜香烟,以及两瓶自家酿制的葡萄汁对勾1573原液的葡萄酒——这是市面上所没有的自创美酒。再经过一番自我创意式包装,一份不庸俗不敷雅的精装礼品便成功了。
  上午十点,陈馨拽着杨杰的胳膊,轻轻敲开了对面的门。
  “是小杨和小陈啊!快请进快请进!”开门的是女主人张丽,四十多岁,高挑身材,高雅大方,端庄贤惠的标准中年都市女性。
  “张姐你好,听说老伯早已回家,刚好我丈夫今日休班,便想着来看望老伯。没有唐突打扰你们吧?”陈馨笑意嫣然地说道。
  “没有没有,还别说,昨儿老爷子还在问我们,对面住着什么样的人家?当时孩子的爹就说,反正明儿得闲,要不过去坐坐?瞧,我们还没来得及去你们家,你们倒是来了。”张丽笑得很是灿烂,她在陈馨夫妻踩上自动脚套机的时候便接过了杨杰手里的礼品。她显得热情不带虚伪,干脆又不失风趣,少了以往习以为常的凡俗缛节,与当今快节奏生活不谋而合,也赚得了陈馨欣赏的目光。
  这房子结构与陈馨家一模一样,三室两厅两卫一厨,整体装潢上约显简约风格,一位头发花白的清瘦老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这时候扭过头来一脸笑意地看着陈馨夫妻,乐呵呵地打着招呼:“快来坐快来坐,来吃水果吃水果。”
  “伯伯好,新年快乐!我叫陈馨,我丈夫杨杰,我们就住在对面,今天来给您老拜个晚年!”陈馨一脸笑意地坐在老人的身边,边说边悄悄塞给老人一个红包。老人最开始一个劲地摇头推辞,陈馨侧过脸一个劲地给老人眨巴着眼睛,老人最终才如同孩子般乖乖妥协,脸上的笑颜将更多的皱纹勾勒了出来。
  “好!好!来,喝茶喝茶。”张丽及时泡了两杯鲜茶放在了茶几上,老人却双手端起送到杨杰的手中,显得很是激动。
  这时候,男主人王强从书房里走了出来,热情地打着招呼并坐到了沙发上。他身材魁梧,相貌堂堂,看起来四十多岁,亮堂的额头上也难以幸免地被岁月勾勒出了风霜的侵害。他随身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包中华烟,打开抽出一根递给杨杰,说道:“兄弟今日终于轮到休班么?大年三十都还在上夜班,可真不容易。”
  “身不由己啊!要不然也不至于这么长时间没能正式感谢你们的相救之恩了,真的非常感谢你们!”杨杰边说边伸出手来与对方握了握手,他想起大年三十在商场曾经看到王强来购物,也就不奇怪对方说这话了。
  “说什么呢,这不过是举手之劳。况且,咱们两家可是同一年住进这石油别苑来的,至今第八个年头了吧?据我所知,我们这一片区的居民,都是中石油单位的工人。只是有些人如同兄弟一样,是买断人士,重新步入其他行业工作了。老话说得好,远亲不如近邻,日后咱们也该多开启大门勤走动了。我们以前谁也没有想过捅破这邻居家的窗户纸,都是生活所累,并非那纯粹的‘人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之势,彼此多理解便是。”王强豁达地说着,神态言语间透露出几分中层领导者的睿智。
  “那是那是……”
  接着,杨杰便与王强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从现今国策动向聊到隋唐大帝英雄传,又聊起最近几年来中石油工人的人事调动以及工资状况,本地都市里的各行业工资与生活是否达成和谐等等。期间,老人家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讪着,仨人聊得不亦乐乎,一幅相见恨晚的亲切画面。
  陈馨至始至终都保持着微笑,静心聆听着,从未想过插一句嘴。过了好一会,她见到张丽系上了围腰走进了厨房,她便微笑着站起来跟了进去,挽起袖子想着帮忙做饭。
  “孩子们在学习吧?大年三十也没见你家放烟花爆竹,孩子和老人没有闹腾?”陈馨一边剥着大蒜一边笑着说道。
  “那两个小东西从一放假每天就在书房玩游戏,一头扎进电脑里什么也忘记了。就盼着什么时候他们也能在学习上有这么一股犟劲呢!”张丽笑意嫣然地说着,递过来一只崭新的兰花瓷碗,接着显得几分无奈地说道:“哎,你说年三十放烟花啊?哎,我们家可没那闲钱来遵从那些陈规陋俗!再说了,哪还用着着我们亲自浪费经济啊!就那晚上的架势,我家客卧的窗户玻璃都被震裂弹崩了好几道口子呢!初一早上开窗户的时候还担心看到外面那乌烟瘴气的情形!”
  “我家的玻璃倒没什么损害,只是苦了我的耳膜。刚好那晚又是我一人在家。哎!”陈馨余惊未消地说道。
  张丽下意识地看了看陈馨,说道:“你娘家离得远,自个又不喜出门走动,平日就更应该要多注意自个身体才是。不过,我倒是羡慕你们这种清闲逍遥的二人世界。”
  陈馨抬头一笑,望了一眼厨房的窗口,说道:“羡慕我的清闲逍遥?姐啊,谁都知道,这过年过节一家老小,团团圆圆地围坐在电视机前,喜笑颜开地磕着瓜子聊着天,那种其乐融融的情景,才是正常生活现象。”
  张丽似乎楞了一下,随即笑道:“小陈,以后你没事就过张姐家来坐坐。只要你不嫌弃张姐庸俗平凡,我就认下你这个妹妹了。我们女人啊,自己不爱护自己,又何来理由让人家爱惜呢?”
  陈馨笑得很甜,赶紧说道:“张姐说哪里话,我这个孤苦无依之人能拥有你这么一位聪慧贤淑的姐姐,那是我三生有幸啊!”
  张丽将一条已清洗打理好的鲤鱼放进油锅里,酸涩地说道:“幸不幸倒是后话,彼此能在平日说说话解解闷的也不错啊!这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人人都有一肚子无处倒的苦水!就拿我家来说吧,孩子他爹虽说在中石油最底层当了一个芝麻大的官,在外人看来,他也算得上是一个高收入,轻工作的香饽饽。可是,你看看,他那年过八十的老爹,明明生了四个儿子,却在养老院住了近十年。这一次如果不是我坚持把他老人家接回来,孩子的爷爷,恐怕再也闻不到家的味道了。”
  陈馨递过去一只清洗干净的鱼盘,笑着安慰道:“我们谁也不能脱掉这烦(凡)人的一层皮,谁也不能摆脱这作(做)人的苦恼。凡事看开点便海阔天空,看不开便终日沉沦。再说了,姐能有如此孝心,必定会好人有好报。孩子们也能照着瓜瓢画葫芦,你到老也定是一个享福之人了。”她知道这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语言艺术十分重要。常言道,尝汤一口知咸淡,听话一句了心境。现在可是春节,自己是来做客的,可不能破坏了这老天爷恩赐给人们的喜庆。再者,要想真正了解一个人以及了解一个家庭来作为她的写作素材,切不可寄予一时。
  正在这时候,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和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喜气洋洋地跑进了厨房。陈馨定眼一看这两个孩子长得不胖不瘦,身子骨很是健康。小女孩看起来很是水灵,十分温顺,逗人喜爱;而小男孩却活脱脱一个霸道小少爷的顽皮模样。
  俩孩子都好奇地眨巴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陈馨,陈馨笑了,她看了一眼张丽此刻正专注着锅里的鲫鱼,便背过身来偷偷塞给了俩孩子一人一个红包。俩孩子在最开始的摇头摆手后见到陈馨一再坚持,便腼腆着接了过去。随后,小女孩脑袋微微低着,甜甜地说道:“保保(阿姨)羊年吉祥!”随后被弟弟拽着胳膊,俩人嘻嘻哈哈地跑了出去。
  “你呀,难怪我听物管的人说你夫妻俩的感情十分要好,简直比铜墙铁壁还要坚韧。有你这么一位明事通礼,贤举善义的女子为妻,是个男人也知足了。”张丽颇有深意地看着陈馨,微笑着说道,那眼神好像在说,陈馨给老人和孩子的红包之事,都没有逃过她的眼睛。
  “难怪我瞧王哥笑得那一脸灿烂,原来张姐便是这样的女子,的确值得妹妹学习了。”陈馨调皮地眨巴了几下眼睛,边说边着手忙活了起来。
  快十二点的时候,陈馨和张丽终于把一盘又一盘的美味佳肴端上了桌子。王强招呼着众人坐在了香喷喷的饭桌上,打开了一瓶崭新的郎酒与一瓶超大号百事可乐。除了他陪杨杰喝郎酒外,其他人的高杯里都倒上满满的百事可乐。一桌子人便喜笑颜开地吃喝了起来,自然,少不了相互敬酒的席上风俗。
  在陈馨和杨杰夫妻俩首先敬了主人家的感恩酒后,王强端起了酒杯,站起来说道:“这杯酒我敬兄弟和弟媳妇。明儿我便要返回成都,今年很有可能被调去青海那边上任。我这老婆前年刚考了个公务员,平日也忙过不停,都是身不由己的人啊!家里俩孩子都在读书,如今老爷子也回来了,我们尽管会请保姆,但毕竟现今的保姆……哎,不说了,一句话,日后家里还希望兄弟夫妻多多关照了。”
  陈馨和杨杰赶紧端起酒杯站了起来,陈馨说道:“王哥切莫如此说来,不要说你我本是面对面而住,七八年过去了,如同你刚才所言,我们早就应该明白这远水解不了近渴,远亲不如近邻的话。再者,你上次救了我们,这滴水之恩我们也得涌泉相报才是,日后凡是用得着我们的,尽管说话便是。自然,我本是一个没有工作缚身,自由之人,只是不爱好出门罢了。从今以后,我平日在书房里自然会竖起耳朵,多注意你们这边的情况……”
  王强的手机与他家的门铃同时响了起来,打断了陈馨的话。王强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号码并没有立马接听,而是第一时间脸色巨变,及时阻止了他的小儿子蹦跳着去接门铃的冲动,紧接着急切地用手推着陈馨和杨杰俩人离开饭桌向门口走去,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请他们夫妻马上尽快回家,他家临时有急事发生的话。
  陈馨和杨杰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俩人都已经被推到了门口,身后的大门轻轻关闭的时刻他们听见了楼道底下的大门被打开,嘈杂的声音传了上来,似乎很有些来势汹汹,来者不善的气势。杨杰想也不想地转身开启自家大门,一把把娇妻陈馨拽进了屋里,赶紧把门关闭反锁了起来。
  陈馨还根本没有完全回过神来,朦胧着一双眼睛看着丈夫正要说话,却被杨杰蒙住了嘴巴拖进了卧室。主卧离对面的家有一定的距离,中间有了好几堵墙的隔音,因此,对面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根本一无所知——他们只是听见维持了近两个小时的含糊不清的吵闹声,期间似乎还有打斗声,过后便听见是开门以及多人下楼的噪杂脚步声,之后便一切恢复了平静。
  “这大白天的究竟怎么了?为何好端端地赶了我们出来?”陈馨捂住砰砰乱跳的胸口,直愣愣地看着丈夫,小声问道。
  杨杰重重地刮了一下娇妻的鼻子,咬牙彻齿地说道:“还想着串门么?”
  “串门本无错好不好?对了,你在客厅里和那男人聊大仙,有没有发觉那男人有什么异常情况?”陈馨嘟着小嘴,狠狠地瞪着丈夫,毫不客气地问道。
  “你说对了,串门本无错,错在那门里的人多精怪!我又不是警犬,有那番神通本领,可以在胡乱聊天里嗅到什么不一样的味道来?”
  “呃,好吧,我老公不是犬是猪,平白无顾地浪费了我写作的素材。”陈馨嘴巴一瘪,小声嘀咕着。
  正月初六,陈馨密切关注着对面一家的情况,可是她一直没有听见任何声音,以为一切正常。正月初七,离他们去对面串门的第三天,他们终于看到了对面一家大门打开,家里人影不见,狼藉不堪,显然是被洗劫一空。
  于是,他们跑下楼暗地里去物管所与保安处打探一下真实情况,可是,所听到的都是一些毫无根据的遐想说辞——据听说他们家好像是受到打老虎拍苍蝇之害;又据听说他们家是被小三找人报复什么的;还据听说是讨债的人上门引起纠纷等等不着边际的话语。庞大繁华的居民小区,没有一个人能够给出一个合理的正确说法。
  正当他们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却迎来了片区派出所民警的走家串户的暗访,调查张丽一家的平日情况。当然,陈馨夫妻不仅没有从民警那守口如瓶的嘴里听到关于对面一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只语片言,还因为当天串门之事,引起了民警别有深意的眼光和无休止地询问。最终好不容易才有惊无险地目视着民警离去的背影,陈馨情不自禁地嘟囔了一声:“串个门也能串出这一番心惊动魄来,如今社会究竟怎么了……习主席的四个全面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落实到位,好让我们老百姓了断一切后顾之忧?”

张丽怀孕四个月时,身体反应的太厉害了,经常吐得很难受。两人都是工薪族,房子还有房贷,实在请不起保姆,老公王强就把老家的婆婆惠兰带来。婆婆五十来岁,可能在老家农活多,看面相六十几了。平时工作忙,张丽除了结婚时随王强在家过一宿外,和婆婆也没什么结触,现在婆婆来了,一开始张丽还是蛮高兴的,婆婆惠兰也是农村善良的大妈型的,张丽虽然打小就在城里长大,但是,对这样的婆婆自己心里还是从没有过嫌弃的心理的,自己当时和王强谈恋爱,王强也没瞒自己是农村的。但是她做得第一顿饭就让张丽吃不下去,跑到卫生间呕了半天,原来,在婆婆恵兰炒的糖醋排骨里,竟然让张丽发现了两根花白的头发,本来张丽就注重个人卫生,现在在孕期,更是敏感,张丽想婆婆可能是第一次来,还不熟悉情况,也就没说啥,后来自己找点饼干吃了,到是婆婆惠兰心疼儿媳,多次说排骨这么好的菜都不吃,这反应也太大了。

【宝贝儿,说真的,你喜欢这首歌吗?】他突然又变得一本正经了起来。

婚后没多久,李海开始经常不回家,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女儿经常被李海打伤。组建一个家庭不容易,她劝两人好好过日子,李海也写了不再打媳妇的保证书。

回来以后,尽管自己为王强养了一个大头儿子,但是张丽明显地感觉到,他们的感情再也没有从前那么融洽了,有一天,她痛苦地问王强“这究竟是因为什么?难道我做错了吗?”王强冷笑一声“说你真的啥都没做错什么,错的是我们来自农村。”

待宣传部的张姐和人事部的女同事走后,Kimi就把这三张封面上传到微博上去了,票选时间为24小时。

一层膜,破坏了两个人的爱情,毁了一个家,夺走了一条命,隐痛于这“膜”惑引发的人祸之时,笔者要规劝那些大丈夫们,以感情为重,把握正确的婚姻爱情观,相互信任,相信科学,切勿偏执,别因无知而将喜剧变成悲剧。大庆晚报 邵东 尤阳

没想到第二天盛饭的时候,张丽发现碗边还有饭渍,她又恶心的不想吃了。这次她忍不住了,说妈啊,下次记得把碗洗干净一点嚎?经济再紧张,也不在乎水费。惠兰一愣。晚上王强下班回家,看见惠兰在屋里流眼泪,忙问娘怎么了?惠兰说,“儿啊,俺是农村人,估计你媳妇嫌弃俺,俺做的饭也不吃,洗的碗还要重新洗一遍。”“娘,张丽不是那样的,你放心,她很善良的。”

放了一张戴耳机听音乐的自拍照,更大胆的用手比起了一半的爱心来给他看。

李老太回忆说,女儿和女婿李海是同学。在学校时,两人便开始了恋爱。毕业后,两人都顺利进入了国企。1994年,两人结婚。

第二天包的是张丽最喜欢吃的饺子,张丽欢喜地咬了一口饺子,忽然再一次发现半截碎发,她又压抑不住地吐了,王强把张丽撂下的饺子里的头发拿出来,若无其事地吃掉了,他对张丽说,看你怀个孕,怎么变得那么的矫情?张丽啥都没说,她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眼泪汪汪的,她决定回娘家养胎。

公司的设计部一共为kimi设计了三版的封面图,供他选择。

怪不得那些卖淫的小姐们,为了满足一些另类人群的处女欲,以假乱真,用鸽子血来骗得上万元的“贞操”费。也难怪那些失足的女青年,重新做“人”之时,要去做个处女膜。正是因为还残留着封建礼教思想的丈夫们,才会在心里“种下”处女情结,“长出”扭曲的人生。

惠兰听见儿子房间的动静,她推门进去,说都是娘不好,娘老了,明儿俺还是回去吧。王强说娘你哪里都不许去,这里就是你的家啊。适应一下就好了。他朝张丽望一眼,张丽挤着微笑,说“妈,是啊,是啊,我还指望您老人家照顾我呢。”

【应该快了,定妆照都已经拍完了。】Kimi也继续这样回答道。

无奈之下,张丽只好通过法院强制执行李海的工资。李海很不满意,闹到了张丽单位,认为她做假手术。经过核实,李海虽打消了张丽做假手术的疑虑,但仍认为她在乱花钱。

金莎娱乐场手机版 1

【杨总,说到璐璐,您能不能帮我一个忙?】而在经过了一番的考虑之后,Kimi最终还是决定和杨杰开了口。

经过了解得知,一些剧烈的运动也会造成处女膜破裂,比如骑自行车等等。李老太说,张丽经常骑摩托车,还摔过一次,很可能因此造成的处女膜破裂。

王强到自己的的房子里,就朝媳妇发脾气,“你怎么不能对娘好一点吗?凡事将就一下不就可以了?”张丽莫名其妙,好半天才明白,她立马委屈地说,难道我不吃不行吗?难道碗洗不干净我就不能重新洗吗?

【这个我就听公司的安排就好。】而在说完以后,Kimi便递给了杨总一杯水。

李老太寒心地说:“即使女儿离去,李海也没有表露出一丝的夫妻情分,而是让我们当父母的掏了这笔丧葬费。”

五个月后,张丽生了一个大胖小子,直到满月后,才回的家,张丽在娘家的时候,由于路途遥远,加上单位请不下来假,中间王强只去过两次,这期间,多亏张丽她妈,快六十岁的人了,忙里忙外,自己都快累出病了,临来时,张丽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她紧紧抱住自己的妈,说妈妈,多亏你了。她妈说。傻孩子,你是我的亲姑娘啊。

【好创意,但是要送什么礼物好呢?】设计部门的人对这个想法给予了肯定,但又提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来。

矛盾:从婚后开始

王强听张丽这么一说,愣了一下,决定了?张丽的娘家离这里有八百里远,当时不是没想过叫她娘家妈来,但是她爸身体不好,更需要照顾,再加上王强上下班,一个人在家也不方便,所以就没舍得走,现在她决定回娘家,心想,反正还有5个月,自己就生了,王强是个大男人,自己克服一下,应该可以。再说这五个月不让他照顾自己,还不高兴疯了啊。

【杨总,你要尝尝吗?】他贴心的接着这样问道。

如今,张丽已被火化。李老太说:“2013年12月26日,我和李海商定,对李海家中的财产做出如下分配:两处房产,一处留给李海女儿,一处留给他自己,我和老伴儿放弃分配。对于我拿去的20万元,经商议也做出了明确的分配,其中15万还给我,另外5万作为女儿的丧葬费。双方在协议上签了字。”

而Kimi则在北京的公司里忙着和《洛丽塔》的另一个词作者崔博做着歌曲最后的审核工作,也积极地和杨杰进行着单曲的封面沟通。

采访中,李老太拿出一张《死亡证明》:2013年12月23日11时,龙岗公安分局接到报警,称辖区有一居民坠楼。经现场勘查,死者名叫张丽,41岁。又经尸体解剖,确认张丽死于高坠,排除刑事案件。

【哎,你什么时候换了咖啡的牌子了?】当杨杰注意到Kimi手里拿着拿铁的小包装袋的时候,他便这样满眼好奇的问起了他来。

原标题: 妻子因新婚夜“没见红”不堪压力轻生

【哪三个字啊?】两秒后,璐璐又在微信里这样问他。

2月12日,记者通过深入了解,试图还原事情真相。

【我爱你】只见,Kimi郑重其事的在微信里录下了这三个字。

然而,现代的社会,女子和男人一样从事各种工作,比如在抬重物、跳高、骑马、练武术等都会引发处女膜的破裂,单以新婚之夜出血,来判定新娘是否为处女,是很不科学的。由此产生怀疑猜忌,就更为愚昧无知。

而除了崔博和杨杰以外,其他人谁都不知道,Kimi为什么如此执着于选第二张照片做封面图?

2013年春节前,张丽再次入院,这次查出的是乳腺癌,并用自己的医保做了切除手术。

【我一定要见璐璐,虽然我已经在电视上见到过她了,但我还是对她本人充满了好奇。】杨杰笑着说道。

在封建愚昧的年代,新婚之夜新娘是讲究“见红”的。见了红的白布,是要拿出来炫耀的。它会让娘家如释重负,会让婆家引以为豪,女子也会因这一贞洁,而广受众人尊重。在那个年代,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有自行车可骑,也没有跳马一样的劈叉运动,被禁锢在小楼之上,又有丫鬟服侍,碰个伤流个血,都是极不易的事,更何况会伤及处女膜。

然后,顺手给自己沏了一杯速溶咖啡。

那么,妻子到底做错了什么,李海这么不信任她?

【这样吧Kimi,也不难为你了,我们来【票选封面】吧,你就把这三版封面,都发到微博里让歌迷自己去选,一旦他们选的和你想的是一样的的话,我们就送她一份礼物,好不好?】只见,公司的宣传也在一旁为他出谋划策了起来。

“没想到,没过多长时间,居然传来女儿去世的噩耗。”李老太伤心地说,2013年12月23日,李海打电话说,他和张丽又打架了,把门都踹坏了,让她赶紧到他家去。

【嗯,那到时候你就好好的陪陪她吧。】杨杰接着这样说道。

她当时一头雾水,张丽就处了他这么一个对象,孩子不是他的是谁的?为了弄清此事,验了两次血,血型都对上了。可是,即便证明孩子是他亲生,李海仍不依不饶。

【好,不过,她很容易害羞的,你要懂得把握分寸。】Kimi笑着说道。

娶来娇妻,没有“见红”,就认定女子婚前不贞,甚至怀疑孩子不是自己亲生,以至于争争吵吵好多年,最终闹出人命。说到此处,笔者不能不为女子的死而深感悲哀,也不能不为这个丈夫的愚昧与无知感到奇葩至极。

看起来都会给人感觉差不多的方块字儿,前者明明在说的是一个上网设备,而后者听到的时候则会让你想到的是一个人。

同年3月,饱受生活折磨的张丽提出离婚。后来,李海表示不想离婚。张丽后期的医疗费用还需要不少钱,可丈夫李海却不肯掏钱。

【喜欢啊,当然喜欢啦,这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专属情歌啊。】而她也终于不再逗他了,连声音也在下一秒忽然变得温柔了起来。

调解:一份保证书

所以,别说他不爱她,他只是爱得更为深沉。

(原标题:妻子因新婚夜“没见红”不堪压力轻生)

【不知道,其实我最喜欢第二张,可是我又怕市场不接受,歌迷不满意。】只见,Kimi依然还是这样满脸无奈的回答给了张姐。

警方:排除刑事案件

而最有意思的则是,在他微博的评论里引发的讨论了。

心结:妻没处女膜

【这几天有和璐璐联系过吗?】而杨杰这次的问题,才问到了自己最想要问的重点。

2月12日,记者从乘风法庭樊法官口中得知,夫妻二人矛盾很深,加上李海工资卡一直在张丽手里,李海没有钱在外边应酬,二人发生争执,才来离婚。当时,张丽病情严重,只能躺在法庭的长椅上。经调解,二人虽没有离婚,但李海仍不愿出钱看病,只好执行了李海的工资。调解时,张丽说经常被李海打,而且的确有一份“李海不再打张丽的保证书”。

所有的媒体都在争相报道着这件事情,所有人也都知道这首歌是Kimi乔任梁张张写给慌慌·徐璐的。

“膜”惑?人祸!

嘣咚,嘣咚,嘣咚,嘣咚。

2011年,张丽身上两处长了肿瘤,在医院做的切除手术,而李海认为她是以此为借口乱花钱。

【好奇她什么?】只见,Kimi这样接过了杨杰的话茬来。

李老太说,张丽一直想挽回自己的婚姻,2013年12月9日,从她手里支走了20万元,说给李海买辆车,他就不能这么闹了。

所以,在公司的时候,Kimi就只给自己喝速溶咖啡了。

可是,李老太怎么也想不明白,年轻的女儿怎么说走就走了,而能给这份突然的“辞世单”一个最好的注解,竟然是“丈夫的处女情结”。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璐璐依然在深圳全心的拍戏。

李老太说,起初,谁也不知道李海为什么这么暴力,后来李海闹到了张丽的单位,才道出了实情,他认为自己的女儿非亲生。

而当粉丝看到偶像说出了自己的心愿,那动力自不必说,大家纷纷把自己的票都投给了第二张封面图,只为让偶像快乐。

据了解,当初办理张丽和李海离婚案调解的是乘风法庭。

【把我们以前喜欢的歌,以前唱过的歌,对我们有特殊意义的歌,重新再录一遍。以此来纪念我们的爱情,以后也可以珍藏起来,随时拿出来看看。】Kimi对杨杰说出了自己的全部计划。

李老太说,她到女儿家最多也就20分钟的车程,可是到了女儿家,看见女儿躺在床上,身体已经开始硬了。李海解释说,张丽是自己跳的楼。她赶紧报警,又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而有一位VIP更是直接说出了他的心思,直接转发并艾特他说【直接选第二张吧,穿的像调色盘一样,喜欢这样搞怪的你。】Kimi则在微博里回复了这位VIP说【我也喜欢第二张,然并卵】

经过质问,李海终于把心中的不快说了出来,他认为妻子没有处女膜,是对他不忠贞。然而,关于张丽为什么没有“见红”,谁也说不清楚,张丽本人更是不知原因。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是从什么时候让助理把他喜欢的美式换成拿铁的了?

虽然Kimi看到璐璐这样做,他当然是很感动很开心的了。

因为这三张的封面图每一张都太漂亮了,所以,才令他谁都舍弃不了。

【没关系呀,要是有人来问我的话,我就说我在听潘帅的《不得不爱》就好啦。】只见,璐璐就这样语气轻松的在微信的语音里回答起了他来。

因为Kimi由于平时经常在外四处奔波,待在公司里的时间不多,所以像咖啡机这种东西,他就没让助理添置。

只能说,习惯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啊,但他自己也没辙。

金莎娱乐场手机版,【我也爱你,小咪咪。】而两秒过后,璐璐也在微信里这样回复给了他。

【《我爱》要录一期七夕的【特别节目】就是说我们又多了一次可以在节目里约会的机会,而这次约会呢,我想带她来公司录一张属于我们的专辑。】

那他现在有了女朋友,作为多年好友的他,当然要首当其冲的来看看,这个让他心动的女孩儿。

此情况一出,Kimi则跟公司设计部的人是这样说的,再给他三天的考虑时间。

【哎哟,这个建议不错哦!】只见,张姐这样坏笑着对Kimi说。

而Kimi也只能哈哈一笑,看来,有些事,早已经不言自明。

看着自己喜欢的那张图票数越来越高,Kimi便心满意足的放下了手机。

只能看着自己这么【堕落】下去,并且还没有要回头的打算。

【哟,小醋王又开始吃醋喽,哈哈哈哈。】而璐璐在语音里不但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反而还在继续这样调侃他。

【那就好】杨杰点点头说道。

只见,Kimi笑起来看着杨看开,也不答话。

【好奇她在生活中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孩儿,可以让你这样用心的来爱?】杨杰回答道。

【干什么用?】杨杰好奇极了。

【我想借用一下公司的录音棚。】Kimi又说道。

然后。便对杨杰摇了摇头【没有,这几天她都是大夜戏,好在她明天就杀青了,等她回北京再说吧。】Kimi说道。

【Kimi,你也太浪漫了吧?】而杨杰则在听完全部的计划以后,便对Kimi这样说道。

【还有,马上就要到你出道八周年了,打算怎么庆祝一下呢?】只见,杨杰又问道。

【我这只【大灰狼】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被你这只【小白兔】给打败了啊,嗯?那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呀,谁叫我爱你呢!】Kimi看着咖啡袋上的拿铁两个字儿继续这样自然自语的说着。

【诶,这个主意好,我喜欢。】Kimi也说道。

而无论距离再遥远,我想,此刻的他们,都能强烈感受到彼此那强有力的心跳声。

听到Kimi的话之后,杨杰便不再答话了。

而作为女主角的璐璐,更是大胆的更新了一条INS。

【嗯,差不多了,应该会是我想要的那一张。】Kimi回答道。

然后,他们两个人都看着窗外的太阳,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在同一天空下。

作为好朋友,Kimi的心事,杨杰又怎么会不清楚呢?

【怎么样,《洛丽塔》的封面确定了吗?】而当杨杰看到Kimi办公室的门开着的时候,便轻轻的走进去坐在沙发上问道。

【要不就小米路由器吧?现在的年轻人都很爱上网,这个会有吸引力也符合Kimi粉丝所覆盖的年龄层。】宣传部的张姐想了想,然后便这样回答给了Kimi。

而他选择小米路由器也是同样的道理,因为【米路】同音【米璐】

【对了,我们还可以在路由器的内盒里放一些【慌张夫妇】过去的宣传照,这样可以更贴合主题。】Kimi就这样脑洞大开的向张姐补充着自己的建议。

【你说,只要我能帮得上。】杨杰很是仗义的这样说道。

而自从把封面图发上去之后,Kimi其实一直都在默默地看。

因为有的人和Kimi一样喜欢第二张,有的人则更偏爱第三张。

而这首歌的发表,可以说是惊动了整个互联网。

而Kimi这些年来所付出的认真和努力,他更是全都看在了眼里。

【对了,你的新戏《定制幸福》什么时候开机?】杨杰继续这样问道。

所以,现在在公司里,杨杰便更是对Kimi格外的关怀备至。

也就是说,明天上午的11点,Kimi会再回微博来揭晓答案。

【你喜欢就好,其实《洛丽塔》的中心思想就只有三个字而已。】Kimi说道。

而Kimi终于如愿以偿的等到了他喜欢的封面图,7月9号晚上12点《洛丽塔》正式发布上线。

看来有些时候,艺人迫于压力,而不得不去为市场和歌迷进行考虑。

但他现在,更多的是担心起了她自身的安全来。

所以在当时的时候,他就对他一见如故了。

而在听到了这话之后,Kimi的反应先是一惊。

没想到,中国的文字真的是如此的博大精深啊。

其实,朋友和朋友之间,就应该如此对待,不是吗?

【因为,她值得我这样浪漫。】而Kimi则继续这样满脸幸福的说着。

咚咚,咚咚,咚……

一转眼,明天就要杀青了,终于可以回北京好好的补充一下睡眠了。

【慌慌,我给你一分钟时间,马上给我收回你刚才说的这句话。】随后,他便假装生气的对她提出了一个这样的要求来。

没想到这样的做法,反而让Kimi这个爱纠结的天秤座,变得更为纠结了。

那是因为第二张图里,他藏了她爱的剪刀手。

【宝贝儿你疯了?你这也太明显了吧?】只见,Kimi这样在微信里对璐璐温柔的说着。

回想当初,他从一开始签他时,就被他的才华横溢所折服。

【拿铁】Kimi轻轻的念着自己手里的咖啡袋上的字,而念完之后,他便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定了吗?】谁知,第三天的一大早,设计部的张姐就准时再次来到了Kimi的办公室里问道。

而他的这一举动,引起了粉丝的大量转发和票选。

他就这样上下的打量起了Kimi来,带着一种欣赏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件艺术品一样。

【不用了,我今天血压有点高。】杨杰对他摆摆手,这样说道。

本文由金莎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吃还是不吃,妻子因新婚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