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莎娱乐场手机版 > 小说 > 杨改兰事件,北京市延庆区东龙湾村发展乡村旅

杨改兰事件,北京市延庆区东龙湾村发展乡村旅

文章作者:小说 上传时间:2019-10-01

  又到了三年一次的村委会换届选举的时候,雷山村似乎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爆炸性的新闻莫过于寡妇刘英继承亡夫遗志毛遂自荐参选村主任。
  离选举日只剩下最后五天了,候选人名单才最终公布在村委会的宣传栏上,他们分别是:现任村主任李保财和养殖大户刘英。
  刘英毛遂自荐参选村主任,得到了乡政府驻村干部吴大兴的大力支持。自从两年前吴大兴成了雷山村的驻村干部,就开始对刘英这位前任村主任的遗孀刮目相看。刘英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说话做事干脆利索,20岁那年嫁到雷山村,第二年就和丈夫李厚生办起了养殖场。不仅养殖生猪,还养殖黄牛和山羊。几年下来,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她家也成了雷山村的首富。刘英嫁入雷山村的第五年,她刚26岁的丈夫李厚生就被推选为村主任,成了村里致富的带头人。李厚生不负众望,不仅在全村推广了养殖业,而且还充分利用村里重金石矿丰富的优势,动员村民集资起了全县规模最大的重金石矿业有限公司。短短几年内,雷山村从过去的贫困村一下变成了乡里的首富村。仅重金石矿业这一项,每个村民年平均就增收近三千元。但意想不到的是,村里的致富带头人李厚生在31岁那年在矿山上摔死了。那是他和刘英结婚的第十年。一夜间,30岁的刘英成了小寡妇。
  丈夫死后,刘英带着五岁的儿子,支撑起了整个家。在公公、婆婆的鼎力相助下,她把家里的养殖场办得更加兴旺。去年,刘英被评为县级“三八红旗手”,成了米坝乡家喻户晓的致富女能人。
  现在有刘英这样的致富能手毛遂自荐参选村主任,自愿加入到村级管理工作中来,是农村未来的希望。作为驻村乡干部,对此,吴大兴当然全力支持。
  其实,对刘英的参选感到无比欣慰的吴大兴之所以极力支持刘英参选村主任,还与他对现任村主任李保财十分不满有关。李保财这人虽然头脑灵活,点子多,工作能力突出,但为人略显狡诈。尽管没有他假公济私的明证,但当村主任三年来,李保财确实做到了名利双收。他家不仅盖起了别墅式的新砖房,买了小车,他本人还当选为市人大代表。真所谓春风得意,风光无限。
  李保财万万意想不到会有人来跟他竞选村主任,而且这人竟然还是小寡妇刘英。李保财深深吸了口凉气。
  在小寡妇刘英成为村主任候选人这个消息传遍全村的同时,另一个有关于刘英与驻村干部吴大兴偷情的绯闻也妇孺皆知,越传越神乎。
  有好事的村民开始在背后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有人说,怪不得吴大兴三天两头总往她家跑,原来与小寡妇有私情啊。也有人说,有吴大兴给小寡妇撑腰,这村主任还用选吗?
  常言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一天时间不到,小寡妇刘英与驻村干部吴大兴的事就传遍了附近村寨,同时也传到了乡政府领导的耳里。
  乡党委乡政府立即做出决定:1、召回吴大兴接受调查。2、另选派两名得力干部进驻雷山村。3、雷山村村委会选举推迟五天进行。
  新选派来雷山村的乡干部一名是乡人武部张部长,另一名是宣传干事小新。他俩一进村,村主任李保财就盛情地把他们接到家里一边吃午饭,一边谈工作。因为都是熟人,席间张部长就直截了当地向李保财问起了吴大兴与刘英之间的绯闻一事。一听这话题,李保财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恐慌,但随即就镇定了下来。
  “我不相信吴干部会做出那种事来。但传言似乎又有根有据。”李保财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那你的意思是刘英是被冤枉的?”张部长一副认真的神情。
  “我只是认为吴干部不像是做那种见不得人的事的人。不过据我所知,小寡妇刘英这几年生活上确实不太检点。”说到这,李保财用神秘的口吻接着说:“有人亲眼见过刘英与哑巴李麻子在山坡上做过那种见不得人的事。
  张部长和小新都感到了事态的严重,他们决定马上去走访当事人。
  好不容易找到亲眼看到了刘英与哑巴李麻子做那事的两个见证人。一听是要打听那事,两个当事人都顿时来了兴趣,便绘声绘色地讲叙了他们所见到的那一幕。
  那是两年前的一个傍晚,他俩从村里的重金石采矿场下班回来,刚走到距村口一公里远的那个山坳口时,看到路旁的草丛里有两个人影在翻滚。他俩一边大喊一边冲上去,发现是村里的哑巴李麻子正压在寡妇刘英身上,刘英的上衣的扣子已被解开了几颗,雪白的胸部在朦胧的夜色里若隐若现。见到我们,刘英一边呼救一边极力挣扎。正在兴头上的李麻子由于耳聋,不知道有人来了,还死死抱住刘英不放,直到我们冲过去把他从刘英身上拉开时,他才极不情愿地爬起身来。在此之前,哑巴李麻子帮刘英家放了两年羊。我们谁也不知道为何发生了所见的这一幕。不过我们根据当时的情景判断,那一定是哑巴李麻子见天色已晚且四处无人就对年轻貌美的刘英动了淫心。刘英主动勾引哑巴李麻子的可能性不大。这事我们从来不跟任何人讲过,直到一年后一次跟村主任李保财一起喝酒时不小心说露了嘴,这事才传了出去。但村里人都不把它当回事。即使传言属实,那也只不过是哑巴李麻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犯傻想做傻事,何况他什么也没为做成。
  这件事根本就不能证明刘英就是一个不检点的妇人。张部长和小新又走访了其他群众,虽然村民对刘英的绯闻半信半疑,但对她的总体评价还是很好的。反倒是一说到现任村主任李保财,村民要么就避开话题,要么就默不作声甚至唉声叹气。
  走访了一整天,张部长和小新都感到有些累了。为了方便工作的开展,他们婉言拒绝了村主任李保财的盛情邀请,而是自掏腰包住进了村头公路边的简易小旅舍。
  “起火了!起火了!快来救火!”张部长刚刚躺下,窗外就传来了呼喊声。张部长翻身下床,打开窗户,只见窗外火光冲天。他来不及细想拉起小新就朝事故地点跑去。
  等张部长他们匆匆赶到出事地点,大火已被闻讯赶来的村民扑灭了。着火的是刘英家的养殖场,所幸人们抢救及时,只烧伤了两头牛,但十几间牛棚转眼间化作了灰烬。人们在村头的大槐树下抓到了纵火者,令所有的人都感到意外的是,纵火者竟然是哑巴李麻子。
  张部长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立即打电话报了案。不久,派出所的公安人员前来勘查了现场,并带走了肇事者——哑巴李麻子。
  第二天,公安人员前来传讯了村主任李保财。坐在审讯台前,李保财显得一脸无辜。
  “你们一定是弄错了吧?这事与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要不,你们可以叫李麻子来和我对质。”李保财一开口就理直气壮。
  公安人员见李保财不愿主动坦白交待,就朝下边一挥手,不一刻,另外两名公安人员把哑巴李麻子带了上来。紧跟着走进来的是一个戴这金丝框边眼镜的中年人。
  “这是市聋哑学校的特级教师钟博士。”派出所杨所长向众人介绍道。接着,杨所长指着钟博士对李保财说:“钟博士可以和哑巴李麻子进行完全的交流。刚才哑巴李麻子已经把他知道的一切都通过手势告诉了钟博士,现在就让钟博士把李麻子所讲的话翻译给你听。当然,包括了三年前刘英的丈夫李厚生巡查矿山时你指使哑巴李麻子趁他不备把他推下乱石岗致死的事实以及这三年来你多次对刘英的陷害。”杨所长话还没有说完,李保财就已瘫软在了椅子上。
  原来三年前,作为雷山村重金石采矿场主要负责人的李宝财私吞了几笔数额不菲的货款,被时任村主任的李厚生有所觉察。正当李厚生为此暗暗展开调查时,李保财狗急跳墙,他用利诱手段指使哑巴李麻子趁李厚生不备把他从矿山顶上推下了乱石岗,致李厚生当即死亡。他私吞货款的事自然不了了之。事后,他还顺利地接替了李厚生留下的村主任职务。李厚生的死一度引起了刘英的怀疑,只是她苦于找不到证据。哑巴这两年来一直帮李厚生家放羊,李厚生出事时哑巴又是唯一在场人。刘英于是多次找到哑巴李麻子,想通过手势与他交流,希望能了解到李厚生出事时的真实情况。从李麻子躲躲闪闪欲说又止的神情里,刘英预感到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李保财早把刘英的一举一动放在了眼里。他从刘英多次找李麻子谈话这事预测到刘英怀疑了什么。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他又出钱指使李麻子加害刘英。于是就出现了李麻子欲强奸刘英的那一幕。幸好这事被两个村民撞了个正着,李麻子未能得逞。这事让刘英羞愧难当,就辞退了哑巴李麻子。自然,刘英想通过哑巴李麻子来追查李厚生死因的念头也不了了之。
  如果不是刘英在驻村干部吴大兴的支持下毛遂自荐参选村主任而成了他李保财敛财的拦路虎,他不会这般狗急跳墙再出狠招。自然而然,刘英与吴大兴的绯闻以及哑巴李麻子的纵火案都是李保财在幕后一手操纵的……
  迷案被层层揭开,刘英震惊了,雷山村的所有人震惊了。七天后,雷山村村委会的换届选举如期进行。投票时,所有选民的心情既复杂又沉重。他们都把票投给了刘英。
  刘英全票当选为雷山村新一任村主任。但她委实高兴不起。      

东龙湾村里有闲置房屋60多个,这是一笔很大的财富。目前已经有23家填了合作社申请表,愿意入股合作社做民宿。2016~2017共改造了8个院子,分别取名为长庭、方庭、曲径、南庭、北庭和与庭。自2017年3月营业以来,共接待近2000位游客,收入40多万元。最好的院子有4个卧室,一晚房租2600多元,远高于普通民俗院。2018年上半年,合作社计划建设一个餐饮中心,实现“8 1”模式(就是8个民宿院和1个餐饮中心)。将来8个院子主要做住宿,餐饮可以按照客人的需求由管家到院子里去做,或由餐饮中心做好后送过去,客人也可以来餐饮中心用餐。

中国农民网 墨玉8月25日讯(通讯员 张龙丽 程鹏 田婷)塔喀依拉村,位于墨玉县阿克萨拉依乡政府以南3公里处,距县城20公里。每当夜幕降临,这个小村庄就沉寂在了一片漆黑中,安静、渺小。 近日,为民办实事经费下拨后,这个小村庄的夜景有了新变化。村第一书记李红梅一想起天黑时村民们外出办事都是抹着黑、孩子们在户外玩耍也很不便、村民们的晚间业余文化活动少等情况,就召集村干部及村民代表,商量着为村委会安装太阳能路灯。大家一拍即合,说干就干,在村委会附近、辖区各十字路口、村里的主要通道等处共安装了36盏路灯,这个小村庄的夜晚终于亮起来了! 晚上,村里举办活动时,村民都络绎不绝地赶到村委会,年迈的老爷爷和老奶奶也赶来了。他们说:“以前村里晚上黑黑的,出门特别不方便。现在路灯亮起来了,村委会还举办国语培训班、民族团结联谊活动、大宣讲、文艺表演等各种各样的活动,我们都愿意来参加。” 塔喀依拉村里的路灯亮起来了,学校篮球场也热闹起来了。看着积极好动的孩子在简陋的篮球场上奔跑,工作队又为学校协调解决了20吨水泥用于修建篮球场。村小学校长说:“非常感谢工作队。现在学生们可以开心地在篮球场上玩耍了。我们也一定不辜负工作队的心意,好好教育学生,培养他们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村庄亮起来了,篮球场热闹起来了,村民们笑了,村干部的大拇指竖起来了。和田地区经信委驻墨玉县阿克萨拉依乡塔喀依拉村“访惠聚”工作队自入驻村以来,认真开展各项群众工作,积极为群众办实事、办好事,切实将工作责任扛在肩上,抓在手上,急群众之所急,想群众之所想,得到了群众的一致好评。

        精准扶贫有六个精准,首先要识别精准,连识别精准都做不到,还要怎样精准扶贫?从2013年精准扶贫政策开始,其实也是摸着石头过河,经历过各种调研,政策反反复复,但每次反复都是因为在实践中发现了问题,于是提出新的解决方案。

通过左邻右舍项目的启动建设,很好地解决了村民就业和增收问题。目前已经为村民提供了11就业岗位。他们每人月收入达2400元,还上“五险”,未来还会提供新的就业岗位10余个。而闲置农宅的农户每年可分红2万元左右,以现金入股的农户根据入股金额所占份额实现分红收益,这对于农民来讲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尽管离开了之前的单位,但当年的经历让我更加愤怒所谓的解释。有些人质疑社会制度、有些人质疑政策,但,在基层的人才知道政策是一切为了群众,基层的人也知道政策落实的不易。农户忙碌,我们挑大中午和晚上去入户走访,只因为只有中午和晚上农民在家。我们曾经做个最基层落实政策的那群人,我们曾认真履行过责任,我们看到过精准扶贫政策真真实实改变过一个村,几十个贫困家庭。我们曾劝说贫困户办理5万元的精准扶贫无息贷款以发展产业,我们请技校老师给他们进行技能培训,我们曾带领他们去种植示范村参观学习种植技术,我们想尽办法给他们争取免费钢架棚、优质蔬菜苗,我们积极给他们办理医疗报销。我们做了我们能想到能做到的,有人因此脱贫,同时也有人依旧不理解,但有什么关系,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我们用自己的方式帮助着他们。

产业成熟的标志是分工与合作。看了那么多成功的民宿,裴玉慧他们找到了值得学习的经验,看到了靠发展乡村旅游致富的希望。想发展高端民宿就要成立合作社,2016年,该村成立了北京妫川龙湾旅游专业合作社。

    平日温顺的农村妇女,能对亲生孩子痛下杀手,是经历了怎样的绝望?国家花了巨大的精力消除贫困、政府花大力气落实政策、群众起早贪黑的努力致富,怎么就发生了这样悲哀的绝望?

成立合作社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别提多辛苦了。第一个难题就是群众不理解、不积极。让村民拿出自家的房子和钱入社,10多万元对于村民是个大数目,村民们都很犹豫。村委会动员了好久,只有11个人同意入社,这其中党员、“两委”班子成员就占了4个人。俗话说得好,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成立合作社,村干部、党员带头发挥了积极示范作用。为了让村民们放心,怎么分红、怎么经营、怎么监督都立了章程。第二个难题,是人才问题。通过镇里帮助,裴玉慧与北京大学的一个设计团队取得了联系。为了能让村民和村集体获得更多的利益,他们提出了农民、合作社、企业三方合作的方案。方案得到了设计师团队的认同,于是就共同启动了“龙湾·左邻右舍精品民宿”项目。设计团队以设计、运营作为股份,合作社以村民的房子、现金入股。利润分红比例双方协调,设计师团队拿三成,合作社拿七成。合作社以拿到的七成利润,再和入股村民进行三七分红。

       起初是根据年人均纯手2300元的标准评选贫困户,后来有人提出有些家庭收入高,但医疗支出、教育支出巨大,导致贫困。我们花了将近大半年的时间在识别贫困户,贫困原因也更加精准细化。例如我所在村,有人因为发生车祸导致贫困,有人因为要供俩个大学生读书贫困,有人很勤劳但缺乏技术,收效甚微贫困,当然,也免不了有人因为懒惰贫困,我们把这类归为自身发展动力不足。

竞争对手变成队友

        村主任对于杨改兰家取消低保的解释是:“在由村民代表、村支部、村委会和村监委会召开商议低保资格的会议时,30多名参会者关于低保资格的提议中没有杨改兰家,因此,这一次就取消了他家的低保资格。”乍一看,村班子是因为严格执行政策规定、严格走低保程序才取消低保,但真正在基层工作过的人会知道,低保的新增和退出手续繁琐,必须要填表格,在退出低保时要填退出原因,那么,杨改兰家退出的原因可以是村民代表没有提名,而不是该户生活水平提高吗

起步虽难,有苦有甜。选上村主任两年多来,裴玉慧在村民们的支持下,带领村委会和党员,使一个初具规模的高端民宿品牌“左邻右舍”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逐步成长打出品牌。2018年,在不放松民宿建设的同时,他们将利用村周边的千亩林地、百亩果园和绿富隆的产业基地,打造精品“林下”产业,形成以左邻右舍精品民宿集群为核心,“吃、住、行、游、购、娱”多功能板块配套的田园综合体,最终靠乡村旅游产业实现乡亲们的致富梦想。

        我是2013年参加工作,参加工作后,很快接触到农村低保工作。至今我还记得,低保工作程序大致如下:农户申请、村民代表评议、村委会评议、村内张榜公示、无异议后上报乡政府审查、审查通过后张榜公示、最后上报县民政局审查。如果这些程序顺利通过就可以每一季度领到低保金了。

(作者系北京市农委综合协调处处长)

       写在最后,也许有其它原因让杨改兰一家没有享受到国家的好政策,或许是他们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或许是他们懒惰自身发展动力不足、或许是他们曾不配合村干部的工作,或许是他们没有和村民相处好,但无论怎样的原因,6条鲜活的生命,4个还可能拥有不一样命运的生命,这样的代价,太大了。愿这种事件不再发生!!!

选举热闹劲儿过去后,摆在村干部面前的就是干什么怎么干的问题。裴玉慧认为,靠着北京大市场,发展乡村旅游是未来村民的致富希望。房车露营公园开园前几年,村里已经有十几户村民搞起了民俗旅游,除了个别民俗院一年收入几万元,大多数农家乐经营并不乐观。这些农家院是村里发展乡村旅游的宝贵资源,可以引导他们学习别的村做民宿的成功经验,像露营公园那样走高端路线。

【关于低保】

而让他下定决心参选的,是受到了村边的国际房车露营公园项目影响,这时距离选举已经不足两月了。2014年,东龙湾村边建立了一个占地2700亩的房车露营公园,在承接公园建设工程过程中,裴玉慧发现公园建设经营中有很多新理念,盘算着如果也学习人家的理念搞乡村旅游,就可以带领乡亲们增收致富,不用到外面打工了。下定参选决心后,他向村里的党员们介绍了想法,计划依托房车露营公园搞乡村旅游,让大家依托新的产业增收致富。

        提到精准扶贫,我更是怒火中烧。因为当年精准扶贫工作,我填了多少种表格、走访农户多少次、计算过多少次收入、修改过多少次系统、进村给村民宣传过多少次政策,为此真的付出过很多,在甘肃有基层工作经验的干部都懂。几乎是每周都有大大小小的修改,为了达到精准,有无数次次修改机会,能够把因各种原因漏掉的或者是返贫的农户纳入到精准扶贫建档立卡户。

愿景打造乡村乐园

   曾在乡政府上班,对政策也有一定的了解,不敢说政策理解透彻,但大方向还是有的。所以我更加疑惑,是否真的是因为村主任、村班子严格落实政策才导致的悲剧发生?

责任编辑:朱瑞

        而村主任关于未将杨改兰家纳入精准扶贫户的解释是:“当时精准扶贫的标准是全年人均收入2300元,低于这个标准就能进入建档立卡户,为了做到公平、公正、公开,专门组成了由村民代表和村三委构成的评议小组,对全村各家的家庭情况进行摸底调查。此次摸底显示,杨家全年人均收入超过4000元,明显高于2300元的标准。”好,这个我能够相信,因为2300元的标准当年是怎么折磨我们上至领导下至村干部的我们记忆犹新。但,我只想问,既然杨改兰家超过了2300元的标准没能进入建档立卡户,那么该村进入建档立卡户的每一户都是低于2300元的吗?

23岁时,裴玉慧退伍回到家乡,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自主创业。当时,他向亲友们借钱买了一辆大货车跑运输,由于经验不足,初出茅庐的他首次创业以失败告终,而且还欠了外债。为了偿还创业欠下的债务,2004年裴玉慧开始开出租车,省吃俭用干了三年,不仅还上了欠下的债务,还存下了一些积蓄,建立了家庭,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一家三口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

       记得很清楚,我所在乡镇领导多次召开会议,多次强调低保工作的公开公正,要求我们必须保住“死户”,同时对低保进行清查,村干部的“亲情保”、“人情保”必须清理掉,为此我的搭档还跟村干部吵过架。所谓“死户”,指生活确实非常困难,属于村里最困难最没有保障的一批人。如果这批人都不能纳入低保,那么是什么人才能纳入低保?难道作为一个村的村干部,不能判断杨改兰一家是否能够纳入低保?难道,该村村民代表提议的低保人选生活情况都比杨改兰家更困难?

裴玉慧今年44岁,自2016年起开始担任东龙湾村党支书、村主任。他的家乡在延庆东北部,村边有条弯弯的龙湾河,村北有座层峦叠翠的独山。18岁那年,裴玉慧心怀梦想离开家乡投身军旅,成为一名光荣的消防战士。五年紧张的军旅生涯,锤炼了他坚毅不服输的性格,对他的人生产生了很大影响。

     其实,从2014年取消低保开始,杨改兰一家,那四个孩子,有很多机会可以有机会活下去。每个季度可以调整低保的,如果村干部或者驻村干部看到这个家庭的困难;建档立卡户系统迟迟没有关闭,有过新增返贫名额,有过退出不合标准的名额,有过因存在危房必须纳入建档立卡户的机会。总之,在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中,给了我们很多次修正工作失误的机会,也处罚过工作不到位的干部以儆效尤,但杨改兰没有等到村干部或者驻村干部发现自身工作的问题,没有等到他们抓住改正问题的机会。

北京市延庆区旧县镇东龙湾村搞起了一个“左邻右舍”的高端民宿品牌,效果不错。为了深入了解其建设情况,笔者进村做了一次实地调查了解。在与村支书兼村主任裴玉慧的交流中,笔者感受到,一个原本普普通通的村子能够在很短的时间里打造起一个乡村旅游品牌,带领村民走上致富道路,与一个有理想有能力的带头人、团结有思路的村班子以及淳朴的民风是分不开的。裴玉慧是如何带领乡亲们发展乡村旅游追逐致富梦想的?让我们倾听他的成长故事,寻找成功密码,分享圆梦经验。

        后来2015年下半年,危房也纳入了硬性标准,也就是说,就算收入达标,如果主要住房是危房,也必须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杨改兰家的住房,难道还不算危房吗?

东龙湾村民风淳朴,乡亲们之间没有拉帮结派的情况。据了解,当时参选的还有裴玉慧的一个好兄弟。他们俩竞选村支书都是为了帮助村里乡亲致富奔小康。选举前,哥俩儿坐在一起推心置腹地聊过一次,哥俩都承诺不管谁选上村支书都不伤和气。后来,裴玉慧选上了村书记后,力邀参加竞选的兄弟做了书记助理。第二年,裴玉慧又选上了村主任,就力邀他担任村委会调解委员会主任。

    2016年9月11日傍晚,是我第一次看到杨改兰事件的新闻,如同作者格隆在《盛世的蝼蚁》中写到“一种无法呼吸的窒息”的愤怒感。这愤怒是来自一个曾经在甘肃某贫困乡镇乡政府担任过驻村干部的甘肃人,工作曾设计农村低保调整、涉及精准扶贫。

带着“左邻右舍”奔富路

【关于精准扶贫】

——北京市延庆区东龙湾村发展乡村旅游纪实

创业积累人生经验

2015年,村里党支部举行换届选举。当时的书记已经干了三届,因为个人原因不想参选了,村民们鼓动裴玉慧竞选村支书。当时,他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要突然放弃生意回村管理服务几百口人,如果管不好还可能弄砸了,他有些犹豫纠结。

探索创建“左邻右舍”

一眨眼到了2007年11月,裴玉慧退掉了出租车,通过朋友介绍到一家公路公司上班。凭着当兵、开出租、搞运输的经历,工作做得得心应手,公司提拔他当上了班长。几年后,公司改制,他有机会承包了公司的救援业务。就这样,裴玉慧人生迎来了第二次创业。有了第一次创业积累的经验和教训,这次创业小有起色。

经村委会研究,决定像唐玄奘西天取经一样走出去取经。镇政府对发展旅游高度重视,镇党委郭书记带领东龙湾村适合搞民宿的村“两委”班子和民俗经营户代表,先后到附近的唐乡、山里寒舍取经学艺。

任荣

本文由金莎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杨改兰事件,北京市延庆区东龙湾村发展乡村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