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莎娱乐场手机版 > 小说 > 吉林省纪委通报11起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典型问

吉林省纪委通报11起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典型问

文章作者:小说 上传时间:2019-09-30


  “残疾人陈老黑到省信访接待处上访了。”
  这条消息如同炸雷般,在三合镇镇政府上空轰响。镇综治办主任牛公道坐不住了,镇长刘和平坐的靠背椅上似乎也生了钉子,镇党工委书记陈英俊看上去还算沉稳,但是,仔细看,脸色也变了。
  “立即到会议室,召开紧急处置会议。”陈英俊拿起电话吼道。
  如同春天柳树枝条拔节般地倏忽间吐出新芽,会议室里不大一会儿挤满了开会的人。镇长刘和平、党工委书记陈英俊,镇政府里七七八八的首脑,连临时编制的“联防”队员们也来了。
  陈英俊书记扫视会场,目光定格到了综治主任牛公道身上。
  “牛主任,刚刚我们派去到省信访办接陈老黑的人,给你打回来电话说没说,那边是个啥情况?”
  牛公道一脸茫然,愣愣地看着陈英俊。
  “老牛啊,愣着干嘛?没有反馈过来情况,就是问题严重。赶紧,你带着几个联防队员,坐镇里的公车过去。陈司机……”陈英俊没等牛公道在愣神中缓过来,就招呼镇政府的司机陈冲。
  牛公道悻悻地坐在镇政府的公车上,公车向着省会城市的方向飞驰而去。
  “这个陈英俊,不就是个副处级的党工委书记,好歹我也是个副科级的镇综治办主任。我在这个副科级的位置上,也呆了快八年了。要不是去年考察时你提出反对意见,我就正科级了。你派人到省上接人,连个招呼都不和我打。陈老黑的这个信访案件,本来包抓领导就是你陈英俊。你倒像吩咐孩子一样,把我拎出来去‘顶包’。老滑头一个。”牛公道坐在车后座上,轻揉着太阳穴,那里还蛮疼的。
  省政府的信访接待处,位于省府大门右侧的“凤仪巷”内。此时,大门口已经围了一大堆人。
  车刚停稳,牛公道拉开车门,一步跨出,站在接待处大门口前。牛公道的小眼睛如同雷达扫描般四处游弋,终于发现陈老黑低着头,神情恍惚地坐在接待处入口几米远的花坛沿子上。
  “老黑、老黑。”牛公道上前拍拍陈老黑的肩头。
  陈老黑如梦方醒般,抬起了头。
  “是公道主任啊!您来接我了!嘿嘿!我那低保还批不下来吗?”看到牛公道,陈老黑的眼神猛然活泛了起来,闪出了灵光。陈老黑从花坛沿子上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拉着牛公道来到接待处入口左侧的几个固定椅子上坐下。
  “刚才来接你的咱们镇政府的人呢?”牛公道急急地问。
  “啥呀!你们是第一拨来接我的人!”陈老黑奇怪地望着牛公道,像看着外星人。
  “王八羔子陈英俊,把老子支配来当马前卒。这本身就是镇政府民政部门的事情,一上访,就归口综治部门处理了。你看我咋把这个‘球’踢给你街道民政马科长那里。哼哼!”牛公道思忖着,边换上了一副笑脸。
  “老黑啊!你这个事情,闹到这里,也算很大了。但是,事情终究要在咱们基层处理。咱们镇的第一把手陈英俊书记,也第一时间说要处理你的事情,马科长,就是咱街道的民政科科长,是主管你这低保业务的领导。你赶紧和我回去,人家肯定是要研究解决的。”牛公道边说着,边递给陈老黑一根香烟,并帮其点燃。
  上访户兼残疾人陈老黑,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轻轻地又将烟雾从嘴里和鼻孔中袅袅吐出。
  “公道主任,你给咱写一个一定解决我的问题的保证书,我立马和你回去。”陈老黑厚实的脸上,大嘴巴裂开一笑。本来就黑,亮出了白牙。
  虚空中一条无形的“棒子”砸在牛公道头上,牛公道差点蒙圈了。
  牛公道咽了一口吐沫,把“碎牙”咽进了肚子。
  “老黑啊,领导刚才开会,一直强调要好好解决你的问题呢。先和我们回去吧!”牛公道又堆上了一副笑脸。
  陈老黑猛地又抽了两口烟,浓浓地吐出烟雾,把烟蒂扔在地上,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没有理睬牛公道,一瘸一拐的向前走去。
  “我自己回村。”陈老黑撂出一句话。
  牛公道向前紧走几步,拉住了陈老黑。
  “老黑,老黑!有话好商量,我现在就给领导打电话,看保证书这个事情咋办?领导说咋办就咋办。”牛公道似乎是在央求。
  陈英俊的手机号码接通了,一阵优美的流行歌曲放过之后,响起了陈英俊书记熟悉的声音。
  “老牛,你那里情况咋样?我们都在等消息呢!”
  “陈老黑不回来啊!他让咱们写一个解决他问题的保证书,才跟我们回来。”牛公道把“咱们”二字加强了音调。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
  “老牛啊,你也是在综治岗位上工作了多年了。党龄也有,我看,十几年了……要有原则和灵活性的。相机行事吧。”还没等牛公道接话,手机就“嘟!嘟!”响起了忙音。
  “大滑头,老油条。”牛公道心里不住地骂道。
  牛公道扭转过身子,对陈老黑说:“老黑啊!刚才领导说了,立即开会解决你的问题。我们先回村委会。我马上通知向阳村的村长、街道民政科马科长、主管村务的常副镇长,都到村会议室现场办公,商讨解决你的问题。保证不如行动,老黑,你说是不是?”
  陈老黑还是一脸怀疑。
  “相信我!”牛公道搀住了陈老黑,又向跟来的几个联防队员努努嘴。大家一拥而上,把陈老黑拥进车子里。
  车子风驰电掣的向三合镇向阳村村委会奔去。牛公道拿起手机,拨通了镇综治办公室的电话。
  “小刘,立即通知向阳村的李大海村长,布置会议室。一会儿要开陈老黑的信访问题现场协调会,也给县信访局的领导们通通气,能来最好。一会儿我电话通知镇民政马科长和常副镇长,他们也来。”牛公道一改刚才对陈老黑的笑脸相迎,成了颐指气使的职务似乎高到云端的大干部了,蛮有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风度!
  “都把你们找来,光想让我一个人负责,嘿嘿!没门!”
  牛公道在车子上,后脑壳枕着双手。想着想着,快要睡着了。
  
  二
  向阳村这个位于县城和农村界限里的村子,村委会的会议室里也忙成了“一锅粥”。刚到会议室的村长——现在是社区主任的李大海,大声喊叫着工作人员搞卫生。会议室有半个月没有用了,这个北方干燥的小县城,半个月可以使灰尘“跑”满桌面。李大海也拿起了抹布擦着桌子。
  “小谢,去我办公室把那几盆吊篮搬来,放在会议桌中间那里。美化一下环境。”李大海对社区主任助理谢小龙吩咐道。
  谢小龙这个戴着近视眼镜,文质彬彬的大学生“村官”,飞快地向主任办公室跑去。
  李大海突然感觉一阵惆怅从内心深处袭来。
  “唉,以前我们可是村子,自然村。镇上对村子的事务,有的根本插手不进来。现在可好,我们身份都变成非农户了,几乎全得听镇上的。美好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这个陈老黑,村上的‘民主评议会’,村民对他提出那么多疑问,低保没有办下来,就村上、镇上、县上、甚至省上的上访,刁民啊,刁民。”李大海想着想着,突然又恨起了陈老黑。
  三合镇的公车刚在村委会院子里停稳,牛公道拉开车门,一步就跨了出来,然后几乎是小跑着“忽隆”一声推开会议室右侧向朝着院子的门。
  “李大海,领导们都来了吗?”牛公道一眼瞅见在会议桌左侧端坐的村长李大海,然后,眼睛又如警犬般环顾会议室。
  “牛主任,您是第一个。”李大海客气地回答。
  “李村长,你连个残疾人上访户都看不住。干什么吃的,这回的责任全部在你,你一会儿要好好安抚陈老黑,尽快拿出办法来。加大监控力度,再出事情,唯你是问。”牛公道压低了声音,极其严厉地说,眼睛瞪视着李大海,似乎要从眼眶里飞出来,光速般打到李大海的脸上。
  “领导……”李大海刚要反驳。牛公道“嘘”的竖起食指,放到嘴边,示意李大海不要说话。
  残疾人陈老黑推开会议室大门,一瘸一拐地走到会议桌左侧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随后,“扑噜扑噜”走进几个联防队员,在陈老黑的右边坐定。
  牛公道呲出一个笑脸,对陈老黑说道:“老黑啊!我刚才和大海村长还说呢,咱老黑的事情也就是绊在了‘民主评议会’的几个提反对意见的村民手里啦。今天也请他们来对质对质。大海村长啊,赶紧给那几个打打电话,看他们到哪里了?”说罢。牛公道对李大海挤挤眼。
  李大海满心的不高兴,可是又有什么办法。拿起手机,通知各个那次陈老黑低保“民主评议会”提出反对意见的村民。
  会议室的门外传来了小汽车刹闸的声响,牛公道似乎是一只兔子般跳出门外。向阳村村委会的大院里,依次开进了三辆轿车。县信访局的窦副局长与三合镇的常副镇长,民政科马科长依次下了车,更为突出的是,最后一辆轿车上下来的,竟然是镇党工委书记陈英俊。牛公道依次和领导们握了手,在陈英俊面前,牛公道把一肚子怨气也暂时化为无上的谦恭。
  “公道啊,陈老黑这个案子,我可是包抓领导!我一定要听听情况的。本来,刘和平镇长也要来的,临时县上有个紧急会议。”陈英俊一边说着,一边理了理头发,本来就是漂染的乌发满头、神清气爽。这用手一梳理,更是光彩照人。
  “我没想到领导能来,这个事情我们一定处理好!”牛公道说着,帮着陈英俊关上了车门。
  “是你一定要处理好!你是综治办主任,主要负责信访这一块。要有担当和责任意识。”陈英俊再次用手理理头发。
  “是,是!领导说的极是。”牛公道心里燃起了一把火。
  牛公道在前面开路,把诸位领导让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的李大海看到陈英俊进来,立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步上前,握住陈英俊的双手。陈英俊上下打量了李大海片刻,说道:“大海呀,气色不错啊!家父这些天身体可好?”
  “托您的福,身体好着呢!”李大海说着,边拉着陈英俊在会议室座位的上首坐下。又依次和其他领导握了握手。
  牛公道的脑子似乎要短路了,这是怎么搞得?李大海和陈英俊书记……看着有些发愣的牛公道,陈英俊笑着说:“公道啊!你不知道吧?大海的父亲和我的父亲是当年“抗美援朝”时的正副营长呢!一块拎过机关枪,扛过炸药包的。
  牛公道再次冲李大海笑笑。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参加会议的人员都到齐了。向阳村的大学生“村官”——主任助理谢小龙也列席了会议。
  “现在开会,首先请咱们镇的陈英俊书记讲话……”牛公道还是平常的套路。
  “公道,公道。先停停!”陈英俊冲牛公道摆摆手。
  “今天是信访的协调会,主角是牛公道主任。我只是听,关键的地方做些补充。”陈英俊说道。
  “老滑头,这个案子你是包抓领导。现在好像你没有任何事情了,耍我呢!”牛公道心里不住地骂着。脸面上却散发着笑意。
  “那……好吧!我宣布,陈老黑的信访协调会正式开始。现在,先由李大海村长介绍基本案情,并介绍所做的处理协调工作。”到底是“老江湖”,牛公道一开口,就将“太极”功夫形成的“气球”推了出去。
  李大海倒没有“谦让”,径直开口说:“我村的残疾人陈老黑,由于前几年村转社区了,陈老黑的户籍也变成了非农。陈老黑家本来生活就比较贫穷,主要收入是他平时捡破烂和妻子在外打工赚的钱。一个上高中的女儿。于是,他来社区申请低保。我村的低保专干袁小梅,依据政策对陈老黑的家庭收入进行了核算。发觉按照他妻子的打工收入平均,收入明显超标。所以,驳回了申请。也就过了半个月的时间,陈老黑又来村上,还带来了和妻子的离婚证。于是,陈老黑申请低保的事情就按照程序上‘民主评议会’了……”
  话刚说到这里。一旁一直没有发言的陈老黑,接上了话茬。
  “我和我老婆是真离婚的,我们之前就一直感情不好,在闹着离婚,正好赶上时间了。时间上凑巧了,你知道吗!”陈老黑激动地站了起来,粗着嗓子喊道。
  “先别激动,我们是解决问题来的。”牛公道站起身,走到陈老黑身边,制止了他。
  “一到‘民主评议会’,几位与会的村民提出了意见,说陈老黑是假离婚,他的老婆还经常进进出出陈老黑的院子呢。据说,陈老黑的老婆名下的房产还在外出租着呢。呶,就是这几位提出的反对意见。”李大海指指自己身边的几个村民。
  “是的,我看见过几回呢!”
  “上个月十号,我还看见了呢。”
  几位村民说道。
  椅子翻倒的声音,陈老黑怒不可遏地再次站了起来。
  “操他妈的,老子咋就假离婚了。我老婆离婚后,来我这里看看孩子不行吗?你看见我和她睡了,和她*了?她的房子在外面出租着,和我啥相干啊!我把租赁合同带来了。”陈老黑从衣服内兜里掏出几页纸和一张银行卡复印件,摔在了桌子上,然后右弯腰,扶起椅子,气愤地坐在了椅子上。手臂朝李大海和那几个村民挥了几挥。
  几页纸在会场上传递着,的确,是租赁户和陈老黑的前妻签的,银行卡是陈老黑前妻的。很明显,租金由陈老黑的前妻收着,半年一回,把租金打到陈老黑前妻的银行卡上。会场上传来了窃窃私语声,一阵骚乱。
  “同志们,静一静!”陈英俊开口了,“这个问题我刚才也听清楚了,问题的关键是在陈老黑是‘真离婚’或者‘假离婚’上!大海啊,上回的‘民主评议会’有会议记录没有?赶紧调出来,要分清责任的。”

为进一步加大社会救助工作透明度和监督力度,促进社会救助审核过程公开、公平、公正,确保困难群众基本生活权益,按照七师民政局《关于规范社会救助民主评议制度 提高社会救助精准度的通知》要求,5月22日,第七师一二三团向民路社区在该团民政科3楼会议室召开2017年下半年低保民主评议会议。向民路社区书记贾义德、主任王元生、低保专干李伟、民政科工作人员李虎、31位社会救助申请对象及来自辖区的3位居民代表参加了此次会议,会议由向民路社区低保专干李伟主持。

5月19日早上,汪清县林业局党组书记、局长蔡俊锡上任伊始,便将精准扶贫确定为工作的重中之重,在局党组副书记韩永胜等人的陪同下,到汪清县林业局帮扶包保的四个村屯进行走访调研。 蔡锡俊一行首先来到汪清县大兴沟镇北城村,在村委会办公室,蔡锡俊听取村委会主任的情况介绍,查看了精准扶贫包保村民的建档立卡情况和上墙情况;详细询问了北城村饮用水情况与泥草房改造情况后。在煎饼厂房内,蔡锡俊说,北城村的煎饼生产项目只有形成品牌,面向市场,才能走出发展之路。应该即刻去敦化参观学习,并制定出详细的效益分析报告,确保精准扶贫工作真正取得实效,帮助村民摆脱贫困。同时,积极鼓励北城村探索其他产业。在抓生产促增收的同时,要提高村屯卫生,加强村屯绿化美化,汪清县林业局会提供相应的树苗、花籽等,大家携手以“美丽乡村”良好的风貌促进产业发展。 接着,蔡锡俊一行来到春阳镇金矿村,春阳镇党委书记孙立新、副镇长战贵峰及驻村工作队成员、金矿村长兴致勃勃地介绍了该村的养牛产业与正筹备发展的养蜂项目。养蜂是一项见效快的产业项目,且村民与金矿林场职工有着丰富的养蜂经验,十分适合该村发展。镇领导与工作队已联系好蜂源,待确定好养殖户即可购回蜜蜂。 在春阳镇春光村,蔡锡俊听取镇领导与村委会主任的介绍了解到,春光村是一个朝鲜族村,三分之二的村民出国打工。镇政府计划春光村与幸福村捆绑,新建菌包生产线,实施产业发展,争取早日脱贫。 最后,蔡锡俊在幸福村新建村委会办公室前向春阳镇领导与驻村工作队、村干部的介绍下,了解了该村的光伏发电项目。蔡俊锡对村长说,幸福村不能只依靠光伏发电一个项目,要广开思路多谋划几个,特别是可以立足于现成的黑土地做文章,种植适合当地发展的经济作物,林业局会大力支持与帮扶。同时要加强村容村貌整治,搞好环境卫生。图片 1调研现场

3.伊通县小孤山镇政府民政办公室原主任王继江骗取农村五保供养金问题。2013年至2015年,王继江利用职务便利,采取虚报供养农村五保人数方式,骗取农村五保供养金13万元,用于个人生活开销,案发前已全部退还。王继江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时任该镇分管民政工作副镇长石峰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其次,该团向民路社区主任王元生按照七师民政局文件通知要求,宣读了《一二三团低保管理实施办法》、《一二三团临时救助暂行办法》,从该团社会救助领导机构、社会救助实施范围、分类救助情况、分类审核、分类保障、低保家庭中学生的保障、申报程序等14个方面对该团低保管理实施办法作了一一解读,从临时救助制度、救助原则、救助对象救助程序救助标准、救助资金的使用、监督管理几方面对一二三团临时救助暂行办法作了一一解说,让现场社会救助申请人员对低保资格条件、不差发放、动态管理等政策有明确的了解,同时表明社会救助工作要严格按照文件要求执行,让真正有困难的人得到社会救助保障,另外,社会救助申请对象殷献武领读了感恩承诺书,表了决心。

5.通化县二密镇向阳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胡晶波、报账员臧启运骗取国家危房改造补助金问题。2012年8月至2014年9月,胡晶波安排该村报账员臧启运采取制作虚假危房改造档案方式,骗取国家危房改造补助金7.5万元。胡晶波、臧启运分别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再次由向民路社区低保专干李伟对31位社会救助申请人员家庭经济状况调查情况一一作了介绍,民主评议小组根据低保专干李伟的介绍情况及现场传阅的申请低保申请家庭的各种证明材料现场对社会救助申请人员进行公正评议,对调查结果的真实性和完整性进行评价,通过民主评议,根据相关文件要求,取消后3位社会救助申请对象的社会救助资格。同时由向民路社区6位工作人员及3位居民代表组成的民主评议小组对社会救助申请人家庭经济状况调查结果的真实有效性作出结论并由所有参加评议人员签字确认评议结果。

8.大安市两家子镇福利中心管理员孙丽君等人不认真履行工作职责导致国家泥草房及危房改造补助资金被骗取等问题。2010年7月至2016年12月,时任该镇同安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孙丽君、该村文书张志军,不认真履行泥草房及危房改造检查、申报、审核等工作职责,导致该村16户村民骗取国家泥草房和危房改造补助资金19.7万元。孙丽君、张志军还因其他严重违纪问题,分别受到开除党籍、留党察看一年处分;时任该镇副镇长宋丽华、民政助理徐贵良、民政办科员杜明才因履行监管责任不力,分别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此次社会救助民主评议会议由民主评议小组成员进行现场评议、民政科工作人员李虎全程监督把关,严格按照师团社会救助政策执行,真正做到了应保尽保、应退尽退、动态管理,进一步推动了社会救助工作扎实有效进行;同时该团向民路社区以此次社会救助民主评议会议为契机,把落实民主评议制度作为落实“三严三实”教育活动的一项重要工作来抓,以极强的责任感、使命感扎实开展工作,为群众办实事办好事,让群众放心满意。

7.松原市宁江区民政局原副局长兼社会救助事业中心原主任王立群违规办理低保、收受财物问题。2013年12月至2016年4月,经王立群审批同意,宁江区社会救助事业中心违规为不符合条件的146户家庭办理了低保,给国家造成经济损失107.65万元。王立群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财物14.7万元。王立群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宁江区民政局党组书记、局长张玉学,原纪检组长刘小丰因履行“两个责任”不力,分别受到党内警告处分;该中心低保科原科长尹高峰、滨江街道办事处原民政助理李绍威分别受到开除党籍处分,移送司法机关处理;该中心监督科科长王殿生等7名涉案人员分别受到相应处分。

首先,该团向民路社区书记贾义德就社区上半年低保工作开展情况作了总结,并结合当前该团环境卫生治理、维护辖区稳定工作,对现场社会救助申请人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进行宣传教育,引导社会救助申请人员要学会感恩对困难群体关怀的党和政府,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来回报社会。

4.东辽县住建局副局长王绍忠帮助亲属违规办理低保并领取低保金问题。2012年7月至2016年12月,王绍忠在担任东辽县渭津镇人大主席期间,采取向其一名直系亲属所在乡的村干部打招呼方式,为其不符合低保条件的直系亲属违规办理低保,共领取低保金7641元。王绍忠受到党内警告处分,收缴违纪款。

最后,社区将对通过评议的家庭进行为期一周的张榜公示,无异议后,将家庭收入、保障金数额等项目填写相应的救助申请表及其他相关资料报团民政科审核,对不具备救助条件的家庭,由评议小组成员以书面形式告知申请人,并进一步做好解释工作。

11.梅河口市发展和改革局干部丛鹏宇工作失职造成国家专项扶贫资金重大损失问题。2015年2月,丛鹏宇在任梅河口市发展和改革局农村科科长期间,不认真履行监督管理职责,致使上级拨付的200万元扶贫资金项目无法收回成本,给国家专项扶贫资金造成重大损失。丛鹏宇受到开除党籍处分。

近日,吉林省纪委通报曝光全省查处的11起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典型问题:

通报强调,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脱贫攻坚工作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深入落实王岐山同志在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工作电视电话会上的讲话精神,按照省委、省纪委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六个一”部署要求,切实强化监督执纪问责。要加大整治力度,认真落实省纪委《关于集中开展侵害群众利益突出问题专项整治的工作方案》,扎实开展扶贫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整治,畅通监督渠道,建立问题线索移送机制,认真受理和督办扶贫领域问题线索。要加大查处力度,严肃查处贯彻中央脱贫工作决策部署不坚决不到位,弄虚作假、阳奉阴违的行为,严肃查处以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对待扶贫工作、做表面文章的问题,严肃查处贪污挪用、截留私分,优亲厚友、虚报冒领,雁过拔毛、强占掠夺问题。要加大问责力度,严格依据《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对本地区本部门本单位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问题多发频发、造成严重后果和恶劣影响的,对搞数字脱贫、虚假脱贫以及对扶贫工作不务实不扎实、脱贫结果不真实、发现问题不整改的,严肃追究问责,典型问题及时通报曝光。

1.长春市宽城区兴业街道新村社区低保干部康永梅对低保工作监管失职问题。2015年8月至2016年8月,康永梅不认真履行社区低保监管工作职责,致使该社区2名已有固定收入人员仍然领取城市最低生活保障金,给国家造成损失4.81万元。康永梅受到行政警告处分。

6.靖宇县民政局社会救助事业中心主任张新科不认真履行工作职责致使多人违规领取低保金问题。2013年至2016年,张新科在全县清理违规领取低保金工作中,不认真履行管理、审批、复查等项工作职责,致使26人违规领取城镇低保金18.47万元。张新科受到警告处分,追缴违规领取的低保金。

2.桦甸市金沙镇政府综合治理办公室原主任熊俊不认真履行审核职责致使国家危房改造补助金被非法套取问题。2012年6月至2014年12月,熊俊在担任该镇乡建办主任、综治办主任期间,不认真履行危房改造审核工作职责,致使32户不符合条件的农户非法套取国家农村危房改造补助金52.87万元。熊俊受到降低岗位等级处分。

10.公主岭市永发乡永发村党支部原书记王秀江挪用借用低保金等问题。2011年至2015年,王秀江擅自决定将本应发给低保户的低保金8.63万元挪作他用,其中用于村务支出2.33万元,王秀江个人借用6.3万元至今未还。王秀江还因其他严重违纪问题,受到开除党籍处分,涉嫌犯罪问题线索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9.图们市凉水镇石头村村委会原主任赵光镐非法占有扶贫牛等问题。2014年4月,赵光镐利用担任村委会主任的职务之便,非法占有国家“兴边富民”扶贫牛12头,价值9万余元。赵光镐还因其他严重违纪问题,受到开除党籍处分,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本文由金莎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吉林省纪委通报11起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典型问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