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莎娱乐场手机版 > 小说 > 会说话的鸟,梦若浮生2

会说话的鸟,梦若浮生2

文章作者:小说 上传时间:2019-09-27


  他觉得自己已经老了,走路的时候开始气喘吁吁了,从自己房间走出来的时候,大姐已经从那间五平米的小房子里走了出来。大姐每天都这么早起床,然后从胡同里走出来去外边散散步。虽然自己比大姐小十六岁,但是现在看来,自己的身体没有大姐那么壮实。他看着挂在老槐树杈上那个鸟笼子里鹩哥在欢快地飞跃着。往日这个时候是他遛鸟的时候,可是今天他没有那个心情。
  大姐看着他问道:“咋没遛鸟去?”他强装着微笑去老槐树那摘下自己的鸟笼,大姐惊讶地对他说:“不对劲呀,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呀?”他马上掩饰道:“没有,真的没有!”大姐用狐疑的目光看着他,他发现大姐确实已经老了,但是依旧没有减去当年的风姿。
  从家里走出来,是一个很深的胡同,北京现在这种胡同已经不多见了,这里曾经是名人居住的地方,有很多有故事的人曾经在这里生活。他虽然不是个很有故事的人,但是他和居住在这里所有的老北京人一样,每天习惯做三件事:饮早茶、喝豆腐脑、遛鸟儿。
  他和大姐一起来到胡同口那个老店里喝豆腐脑,大姐没有言语,她优雅地拿着汤勺,依旧显示大家闺秀的气派。北京人就是这样,无论什么时间骨子里的傲气是必须有的。大姐现在也是这样,虽然他觉得大姐现在的身份那么尴尬,但是她依然保持着爱新觉罗家族的贵族傲气。
  大姐吃完了,起身打了个招呼走了。看着大姐那曼妙的身影,他的眼睛开始湿润了。此刻,他内心莫名地有了一种冲动,立即起身跑了出去追大姐,却碰到了自己的女人紫君。
  他觉得今天紫君特别年轻,现在的她怎么有些大姐的身影呢,但是她身上缺乏的是大姐身上那种特有的气质。
  笼子里的鹩哥看到了紫君,立刻欢快地跳跃起来,“夫人好!夫人好!”
  紫君兴奋得蹲下身来和鹩哥聊着天,她那声音带着欢快和满足。
  这时,那海惊讶地发现,紫君穿的旗袍里边缺少了点什么,他一阵昏厥,顿时什么都不知道了……
  
  二
  那海醒来的时候,发现大姐在自己的身边打着瞌睡,可以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那海明白是躺在自己家里,他四周看了看,似乎在找着什么。这时,大姐突然醒了,责怪道:“你干什么呀,这么吓人?”看着那海迷惑的眼神,又说:“紫君上班了,临走的时候说这些天有些忙,说她要升职,所以要表现得好些。”
  那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听到了鹩哥在院子里说话的声音。他下了床来到院子里,太阳已经升起老高了,院子里在老槐树下的石案上已经摆好了茶水,几个古色古香的凳子摆在那里,大姐走了过来,轻轻地坐在了凳子上,从石案上端起了一杯早茶。这是北京人的习惯,早茶必须要喝,大姐的习惯就是这样,自从那海遇到大姐那一天起她这个习惯就没有改变过,这一晃就是三十年了,大姐老了,自己也老了,现在出现这样的情况,是不是自己的报应?
  自己对不起大姐,这个把一切都给了自己的女人。他想说什么,可没有开口。大姐似乎在想着什么,没有言语,但是大姐的眼神似乎在告诉那海,她依旧爱着自己。
  他们都老了,岁月是那么无情。大姐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富贵儒雅的大姐了,现在她就是一个北京大街上普普通通的老太太,头发花白,脸上已经出现了不少花斑。
金莎娱乐场手机版,  大姐喝茶的时候,似乎在咳嗽,“大姐,我们今天去医院吧,我发现你咳嗽好几天了。”
  大姐没有言语,那海继续说:“紫君也这么说,她叮嘱我一定要给你好好检查一下。”
  大姐满脸忧郁地说:“你还是看看你自己吧,我希望现在就死去,那才会结束一切呀!”
  那海的眼圈顿时红了,“大姐,你这么说,我觉得现在要是有个地缝我就钻进去了,我对不起你!”
  大姐低声地说:“谁没有对不起谁,这个路是我自己选的,既然这么选了,我没有怨言。”说完她把茶碗放到了石案上,缓步回到自己那个五平米的小屋里去了。
  那海一个人坐在那里,目瞪口呆地看着老槐树上那个调皮的鹩哥,他摘下鸟笼走出了家门,在门口遇见了五爷出去遛弯,五爷看着那海,雪白的胡子蹶得老高,“海子,你那小媳妇不对劲呀,我怎么在十刹海那儿看到她和一个男人亲密地在一起。”
  那海听了不高兴了,“五爷,你吃饱没事了吧?还是眼花了呢?”五爷斜视了一眼他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就等着瞧吧,你那笼子早晚关不住那只俊鸟!“说完五爷背着手摇晃着身子走开了。
  
  三
  一天又要过去了,紫君不想离开办公室,就坐在这里发愣,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青春了。她盯着电脑,里边的数据对自己来说已经很陌生了。她闭上了眼,脑海里出现的依旧是那个龌龊的小院、那海那老态龙钟的身影,还有那个老妖婆似的大姐。那个环境,那个家庭,那个尴尬的关系,让她觉得窒息。她不想回去,就在这里好好地呆一晚上,一个人好好整理一下压在心底的复杂的头绪。
  她的脑海里反复出现那个贫困的小山窝,自己家那个土坯房子,村子里那些龌龊的男人,那令人呕吐的旱厕,还有在露天小溪男女在一起的裸浴。她的梦想就是逃离那个地方,她就拼命地学习,但是还是没有考上自己心爱的大学,她宁愿上一个技校,再也不愿意回到那个落后的部落里了。
  北京,那是一个永远不能实现的梦,她自己也没有勇气去想,就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落户北京,可是机会还是来了,她在网上遇到了那海。那海给她编造了一个北京梦,那是所有漂亮女孩们的梦。
  在北京西湖畔,她第一次和这个有满族血统的男人在一起散步,那海侃侃而谈,在苏小小墓前,那海赋诗追思,她被这个北京的男人迷倒了。在北京生活,北京有自己的一片天地。她突然觉得自己机会来了!
  那海给她讲述了一个很悲伤的故事,讲述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一个要强的女人,在遭遇丈夫背叛的时候,绝望的她遇到了那海。那是一个美丽的月夜,那海被这个气质美女彻底醉倒了,他开始疯狂地追求这个女人。
  他们同居了,他们在一起三十年,但是有一天他们觉得自己身边缺少了什么。
  紫君听着,疑惑地看着那海说:“你是想让我给你们生个孩子?”
  那海坦白地说:“原来是这么打算的,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决定和你结婚!”
  紫君问:“那大姐怎么办?”
  那海说:“我们来养她!”
  紫君说:“那你把我的户口迁到北京。”
  那海满口答应:“没问题的!”
  ……
  “怎么,还没有下班呀?”这时,谭总走了过来,站在了她的身边。紫君觉得谭总的气场很大,他总给自己传输着什么动力。
  紫君微微一笑,忙站起来说:“我这就走!”
  “别走了,跟我去参加个聚会,他们都想见见你。”谭总含情脉脉地看着她说。
  紫君惊讶地问:“他们是谁呀?”
  谭总低声地说:“圈子里的朋友,我们在一起常常说起你。”
  紫君的脸一下红了,“我就是你手下一个打工的,只是上下级的关系。”
  谭总从后边一下抱住了紫君,亲密地说:“你是我最喜欢的女人,他们都想看看我喜欢的女人是什么样的。”
  紫君想推开他,但是四肢无力,只能含糊地说:“我是结了婚的女人。”谭总似乎没有听到什么,那只手继续忙碌着……
  
  四
  紫君昨晚有没有回来,那海守着自己的鹩哥纳着闷。这时,大姐走了过来,闷闷不乐的样子。
  那海不忍心地问:“怎么了?”大姐眼圈红了,“看见儿子和孙子了,他们当我是陌生人,招呼都不打,直接从我身边走了过去……”大姐的声音是那么的苍白。
  那海跪在大姐跟前哭泣着说:“是我对不起您,我不是人!”大姐没有搭理他,继续说:“按说我从这个院子里出去非常容易,但是我现在去哪里?儿子不认识我,孙子不认识我,海子,我没有家呀!我把一切都给了你,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原来我觉得还有一个你,现在你也是别人的了!”
  那海紧紧拉住大姐的手坚定地说:“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抛弃你!”
  大姐说:“海子,你也许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是我们相遇的三十年纪念日。那个时候我几乎都要绝望了,你出现在了我身边,你给了我希望,让我重新有了生活的勇气。”
  那海说:“是的,我在公园里看到你美丽的身影是那么迷人,我一下子被震撼了,你就是我心中的女神,什么年龄,你结没结婚,我什么都不在乎了!”
  大姐抬头看着天空,深叹了一口气说:“女人的光彩也就是那么几年,一眨眼就过去了,我现在变成了一个老太太,你对我失望了,你可以找任何借口去寻找新的女人……”
  那海说:“我说过,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我会为你养老的!”
  大姐看着那海说:“海子,我现在才明白,你当初虽然回到北京了,却是一叶飘零的树叶。那时候你没有工作、没有住所。这个房子是国家落实政策的房子,房子是我娘家的房产,你想有个自己的家。”
  那海深情地说:“可是我是真爱你的,你那时候真美,那气质就是一个阔太太!”
  “我也是昏了头,拒绝了那个男人的和好,依然搬过来和你同居,这一住就是三十年了。可是我现在算什么,你喜欢上了紫君……”
  那海一把抱住了大姐,“我现在觉得非常后悔,我就是想要个儿子,给我们那家传宗接代……”
  夜越来越黑了,乌云开始挤压天空,小院里的灯亮了起来,大姐看看那海关心地说:“都这个时间了,她还不回家,给她打个电话吧。”
  那海掏出了电话,拨打了电话,提示音:你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
  突然,天空出现了一个闪电,一个霹雷从天而降,大姐惊叫了一声,扑到了那海的怀里……
  
  五
  暴风雨来了,紫君被霹雳惊醒了,她慌忙从床上爬了起来,看到身边的谭总,谭总依旧酣然大睡,紫君惊恐地发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她慌忙起身穿上了衣服。这时,谭总醒了,眼睛迷糊着说:“怎么了,还早着呢,睡会儿吧。”
  紫君哭泣了,“怎么会是这样,你怎么这么对待我?”
  谭总坐了起来说:“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在乎这个呢,我们都是成年人了!”
  紫君说:“我已经结婚了呀,我有自己的家庭!”
  谭总安抚道:“别这样,我会对你负责的!”
  紫君疯狂地推开了谭总大声喊道:“谁让你负责?”她胡乱地穿上衣服从宾馆冲了出来。
  她一下子投身到暴雨中,任凭暴雨冲刷着她的身体。没有地铁,没有公交,没有出租,她一个人在暴雨中跌跌撞撞跑着……
  她跌倒了,在暴雨中挣扎着……
  与此同时,在那个小屋内,大姐从那海的怀里挣脱了出来,急促地对那海说:“你还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去找她,这么大的雨,都这么晚了,她一个女人会遭遇不测的,她是你媳妇呀!”
  这时,紫君躲在一个公交站亭里,她惊恐地看着外边的瓢泼大雨,这时谭总的奔驰从自己眼前经过,她并没有拦截,她想给那海打电话,可手机进水了已经报废了。大雨继续倾盆而下,闪电一个比一个惊恐,雷声一个比一个震耳。
  她抱着头哭了,撕心裂肺地哭着。此刻,她感到自己是多么的无助,在这个美丽的城市里,自己就是一个孤儿,她真希望自己就此消失在这个暴雨夜里……
  那海顺着紫君上班的路跑来,他在路上不停地挥着手大喊着:“紫君,你在哪里啊?紫君,你在哪里啊?”
  紫君此刻卷曲在站亭里,绝望地看着暴雨,站亭上被暴雨敲打的声音很刺耳。突然,她看到了跌倒在暴雨中的那海,那海从深深的雨水中挣扎地爬了起来,依旧大声喊着:“紫君……紫君……”
  此刻,紫君脸上已经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了,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招手喊道:“那海,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她大声喊着冲了过去,扑到在了那海的怀里,委屈地放声大哭……
  那海给紫君擦着泪水和雨水,“紫君,我们回家,我们回家,家里大姐等着我们,她担心我们呀!”
  雨继续下着,大姐在那五平米的小房子里翻开自己珍藏的一本影集,那上边有自己和那海年轻时候的合影,她用手轻轻地抚摸着那本影集,突然,一个闪电把院子照亮了,她看到那海和紫君冲进了院子,他们相互拥抱着进入了他们的房间。
  顿时,大姐失声痛哭了……

鸟有很多种都会说话,比如鹦鹉,鹩哥,八哥,等等,其中鹦鹉最笨,只会学别人说话,就像很多人学英语,只会被单词,但是没法跟别人交流。其中鹩哥最聪明,为什么呢?因为我见过会聊天的鹩哥。

2009.10.07

金莎娱乐场手机版 1

去年我到一个小县城的公园去玩,当时尿憋急了,就去上厕所,厕所在一个小院子里,我上完之后,我边提裤子边出来,刚走到小院子门口要出来的时候,忽然就听有一个女的喊:诶呀妈呀,快来看流氓!

我和几个朋友一行人一起去了一个村子。目的是为了找鹩哥吃,好像是一种药材似的。那个村子的村民带我们去一家农家小院儿,说里面很多鹩哥的,因为过去有人养着现在主人没了。但是要小心,他家的鹩哥很凶。

紫君自己去了诊所,一进门她突然没有了亲切感,一切变得陌生起来。是啊!这北方边陲的城市,就是比不上北京啊!

我吓了一跳,心说,这下可糗打了,赶紧喊:脱的不是流氓,看的才是流氓呢!

金莎娱乐场手机版 2

紫君看见了一个年轻的女医生,正在诊所里给患者看牙,这是她没有见过的。

你是流氓!我一听,循声一望,就看见对面的树上挂着三个鸟笼子,里面各有一只鹩哥,好嘛,原来是鹩哥调戏我!

清晰地记得他看着我们说:“没准,你们还没吃鹩哥,鹩哥就先把你们吃了。”我害怕了,但是好像很馋还是想吃。木头的小门儿,推开看到一个小院子鹩哥有的在地下啄米吃,有的在房子上,像鸽子或者家禽那样并不怎么飞。不知道怎么的我觉得只有一只是我想吃的,在里面,我继续走,绕到了房子的正面,一个鹩哥,就她自己,在水泥的台阶上站着,也不飞,张嘴对我说:你想听个故事么?我没说话,她就讲开了,电影那种开始了...

看到紫君来了,女医生倒是很开心,也很热情。陈航坐在窗边给患者看牙呢,忙着过不来。她拉着紫君去角落里聊天。

我就好奇,我也喜欢鸟,就走过去看他们。这仨鹩哥就叫他们abc吧。

金莎娱乐场手机版 3

她说:“你是紫君,陈航总是跟我说起你,我见过你的照片。”她笑的很甜蜜,她长得可真漂亮,紫君暗想着。

就看见a对c说:曹泥马!

一个小女孩儿就在我身后的那个小屋子的炕上,穿着彩色的小棉袄,身体有什么不足之症,面目清秀但她看人的眼神却恶狠狠地。家里没有父母,只有一个丫鬟照顾她,那个丫鬟是这只鹩哥(妖精?)扎两个发髻,小丫头的感觉。(鹩哥叫小女孩儿小姐)小姐听传说吃了鹩哥就可以治自己的病,但是家里很穷买不起,现成的鹩哥就一个是她的丫鬟。她不忍心,就跟丫鬟也就是讲故事的鹩哥说都是鸟类,我吃个小麻雀试试吧。她们就抓了一只,小小的是个幼崽的感觉。鹩哥觉得好残忍就出去关了门,留下小麻雀给小姐吃。然后过了一会,看到小麻雀歪歪斜斜从窗台上蹦出来,掉下去了。小丫鬟才赶紧进屋看这位小姐也不是个人样了,毛绒绒的小脸,棉袄漏出的皮肤都带着茸毛。并且因为吃错了导致一条胳膊两条腿都不能动了。

“他说我什么?”

c瞪了一眼a说:曹泥·大·爷!

金莎娱乐场手机版 4

“说你很漂亮,是从小就需要他照顾的小妹妹。我是新来的,你没有见过我,我叫姗姗。”

a回嘴说:曹·他们俩!

这之后小姐更加消沉绝望,小鹩哥(丫鬟)就很担心。有不好的预感,有一天发现小女孩儿不见了。好像是那个鹩哥被法术束缚着,不能离开这个院子。但是她视力很好,远远看到那个小姐走到(用一种只能向前无法后退的轮子装置)山下去了。村子在山上。山下有两条火车道,小女孩儿走到第一条火车道,很慢,因为用小轮子很麻烦的。快到第二条的时候火车来了,把小鹩哥吓一跳,那个小姐好像知道小鹩哥在看着,就回头对小鹩哥微笑了一下,好像是梦里第一次看到她笑,继续走,到了第二个火车轨道,正站在上面忽然回头对那个鹩哥微笑说:“要是现在有火车来,我就没办法了。”(因为她走的慢而且轮子无法倒退什么的)正说着的时候,火车就来了,她就像是知道似的,都没回头,像是故意的。鹩哥就在山上睁大了眼镜吃惊的表情。火车就呼呼的过去了,之后火车走了。

从她的神态和眼神里,紫君看见某种异样。她又发现陈航抬头看她的眼神和以前不一样,她感觉倒是陈航看姗姗却是流露出一种关怀和依赖。

c气坏了,说:曹泥·全家!

火车道上什么都没有很干净,然后就推了个近景,一直从山上那么远推到了火车道两条轨道之间,(如果是电影估计得用特效或者航拍)看到出现了一个绿色的传送带似的东西,慢慢地一节火车车厢透视状出现,火车和车上的人是灰色的,小姐出现了,微笑着说:“下辈子,我还去找你。。(对鹩哥)”笑的很释然的那种。鹩哥就哭,听故事的我也忍不住哭。然后好像看到车里的灰色的人和那个小姐,一起去了一个集市一样的地方,那里有很多灰色的人。

紫君愣怔地别过头,假装看向窗外欣赏风景,她控制着不让自己去看近处的陈航。他穿着白大褂,面容温和,受人爱戴。他忙的只和紫君打了一个招呼,就头不抬的在那里继续给患者看牙了。

a气得浑身哆嗦,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c乐得啊,山呼者翅膀,还朝b点头。

金莎娱乐场手机版 5

紫君僵硬地站起身,说有事要先告辞。

忽然a抖擞精神,跳着对c说:曹泥仨妈加俩爸!

然后镜头一转我和一个短发的女孩子在一起喝咖啡,(她好像就是那个鹩哥似的)露天的咖啡厅。在聊天,然后就拉远景了。曲终人散,大梦初醒。

原来那时,紫君刚走不久,诊所就重新装修了一遍,把邻居的店面也租了下来。这样就形成了不小的规模,又上了先进的设备,此时诊所里的牙医就缺少了。于是陈航和陈叔商量再雇一个牙医。因为现在一切事都是陈航在管,陈叔早已经不管诊所里的人事问题。一且都由陈航做主。

我心里一阵佩服,这鸟骂得太有学问了,太有文化了,骂出了时代的特色,它的意思是,c的爸爸妈妈都给对方戴绿帽子,爸爸有两个情人,妈妈有一个情人,妈妈比较吃亏,这很懂得人类社会嘛,骂得很有时代气息嘛。一只鸟,不远万里,从辽阔的蓝天,飞到人类社会,来了解人类,这是什么样的精神,是人与自然愉快相处的精神,它是一只有理想有道德的鸟,它是一只有智商有文化的鸟,它是一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鸟,它是一只纯粹的鸟。


那天,诊所里就来了一个应聘牙医的女大学生,是陈娘的妹妹给介绍来的。第一次进来时,大家都吓了一跳,她就象紫君一样,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扎着马尾辫子,一笑甜甜的。她自我介绍叫刘姗,让大家就叫她姗姗。

我正兴致勃勃地看他们掐架。就看b一会看看a,一会看看c,忽然说:骂了隔壁的,你们俩别吵了,让家人笑话,你看那傻b看着咱们呢。

记梦是我一个小小的爱好,堆在一起就勉强取名“梦若浮生”。文中内容和长短完全取决于毫无道理的梦境,基本不讲文法,逻辑,思想或哲理,属于“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原创连载作品。

姗姗很聪明,也很开朗,由于上大学的时候,学的是牙科专业,所以很快的就可以给病人看牙了。

气死我了,这鸟太坏了,它敢骂我。我是骂它也不是,不骂它也不是。我要是骂它,人家说我跟鸟一般见识;我要不骂它,我让一鸟给骂了,我还有脸见人吗?

姗姗到来给诊所曾添了气氛,她很开朗,总是把大家逗笑了。她和陈娘走的很近,慢慢地就知道了紫君的事。起初陈航还不太好意思和姗姗讲话。可是,他总会感觉姗姗就象紫君一样。陈航觉得看到姗姗就象看到紫君一样的开心。紫君离他越来越远了,是啊,从小一起长大,两小无猜,和紫君的感情不知道是何时在心里产生的,就是愿意去照顾她,甚至高考时不惜耽误那么宝贵的时间也要去接她。可是紫君现在去了另一城市,离他越来越远了。陈航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是配不上她了,于是他早已把对紫君的那颗心收回来了。

我朋友在旁边看着乐得啊,说:哥们你太有才了,你是我认识的人里面,第一个被鸟给骂了的。

光阴就这样慢慢地走下去了。陈娘虽然也是想着紫君,惦记她。可是紫君现在不是以前的小姑娘了,她的世界离诊所那么遥远,陈娘有时都不敢去想紫君和陈航的未来。

不过这也说明鹩哥很聪明,我姥姥就给我讲过一个故事。

姗姗在诊所里成了陈家的开心果,闲暇时她总会逗大家开心的不得了,陈娘喜欢她,陈叔陈婶也是喜欢的不得了。

解放前,兵荒马乱的年代,村子里的人过的很苦,男人只好外出谋活路,留下女人孩子在家。有一天,老杨家的媳妇小沈正在院子里舂米,忽然一只鹩哥飞到她的米缸啊,她一看,鹩哥要吃她家的米啊,就说:鹩哥啊鹩哥,我们家穷,养不起你,你要吃就到隔壁孙地主他们家去吃吧,他们家粮食多,只要不把你吃了,你就可以随便吃。

姗姗在工作上很快和陈航默契起来了。每个患者来都愿意让他俩看牙。陈航的患者来了,陈航不在时,姗姗就会给看,而且他俩的看牙方式也相同。陈航有时会忙些别的事,比如牙科协会有时会开会,会有些活动。诊所就会由姗姗负责,来找陈航的病人也由姗姗来治疗。陈航把紫君当成了助手,有时还会依赖她。因为女孩子就是心细,姗姗总会提醒陈航一些事情。

鹩哥一听,就飞走了,她心说,鸟都嫌贫爱富,这个世界太势力了。

姗姗和陈航的这种亲密,好象和紫君还没有过。慢慢地他们就产生了莫名的感情,姗姗也知道紫君的存在,有时也会苦恼,她不知道陈航是怎么想的。

可不一会,鹩哥就飞回来了,嘴巴里衔着一颗葡萄,放到她身边,她一看这个惊奇啊,说:鹩哥,你是给我吃吗?

可是紫君呢,快一年也没有回来了,只是有电话打过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陈航不想接她的电话。

鹩哥说,是,她拿起葡萄吃了,真甜,穷人哪吃得起葡萄啊。一会鹩哥飞走又飞回来,嘴巴里叼了一块大洋给她,大洋上还有一块红色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她是老实人,说:你是不是偷了别人的钱给我?我丈夫说,我们再穷也要有骨气,我不要。

此刻,紫君站在落地窗前,俯瞰整座冰城的万家灯火。她在这里出生、长大,她想她的初恋也是在这个城市,但她没有抓紧,也不知道自己这几年都是为了什么,远离了陈航,远离了这个城市。紫君打开玻璃窗,夹着细雪的风“呼啦”灌进来,落在她的脸上,一下子就融化了。

鹩哥就摇头,她就问:那钱不是偷的?

纷纷扬扬,原来又是一年初雪了。

鹩哥就点头说:是我赚的。

雪花在飞扬,斯人独憔悴。陈航也在默默地沉思,他现在不知道如何面对紫君。紫君应该有更好的发展,她在冰城已经没有适合她的工作了,她的领域她的成就,都会在另一个城市里。而陈航又有什么理由去阻止不让她去发展,去实现她的梦想呢?即使爱她也不能去牵住她。

她就笑了,说:你一只鸟怎么赚钱啊?

姗姗呢,就在他的身旁,她就像紫君一样聪明,开朗,已经得到了陈家人的喜欢。因为,大家也都认同紫君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了,虽然陈家里人都那么的喜欢紫君,也希望紫君成为陈家的儿媳妇。可现实呢!紫君不会再到原先的样子了。她现在的成就让陈家觉得她已经高高在上了。或许把紫君当做女儿吧,那样会更恰当一些。

鹩哥说:我做木匠活赚的。

紫君觉得此时无比难过。是啊!在北京就是一个大世界。她一路走下来已经在那里呆了快十年了。

她笑的花枝乱颤,鸟还会做木匠活,太好玩了,不过她收下了钱,问鹩哥:你为什么到我们家来啊?还对我这么好。

十年来她习惯了那个城市的生活,她的工作她的人脉都在北京。冰城呢,有她的父母,有她的陈航,可是……她不敢想,放弃那一头呢,回来冰城么?回来干什么呢?紫君甚至有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跑的那么远!

鹩哥说:我是你就干张嘴说不出来话了。过了一会,鹩哥又说:我看你是好人,我就帮你。

紫君回北京去了。

从此,鹩哥就在他们家住下来了,总是衔水果给她吃,渐渐地,她发现鹩哥的眼神里总是充满一种忧伤,可是鹩哥每次说:我是就发不出声音来了。

最终,她还是离开了陈航。

有一次,她看到鹩哥的腿上有一块葫芦样的红胎记,她就说:太奇怪了,我丈夫的腿上也有一块葫芦样的胎记。鹩哥一下子就哭了,可是张着嘴巴半天也说不出来什么。

金莎娱乐场手机版 6

一个月后,和她丈夫老杨一起外出干活的老李,到他们家来了,还带着他丈夫的尸体,说他丈夫给人家盖房子的时候,让梁给砸死了,但很可惜,他的一块钱大洋的工钱不知道哪去了,可能让别人拿走了,她想想,那鹩哥难道就是我丈夫的魂变的?回来帮我回来陪我?她就去找鹩哥,可是从那以后,鹩哥就不见了,她安葬了她的丈夫,每年她祭拜的时候,总是看到对面的树上有一只鹩哥,看一会就飞走了。

这个故事可能是穷苦的人们,在苦难的生活中,编造出来的一个凄美的故事,因为我觉得人的灵魂没办法变成鸟,就当它是个故事吧。

本文由金莎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会说话的鸟,梦若浮生2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