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莎娱乐场手机版 > 小说 > 喜忧参半,不吃饭不喝水

喜忧参半,不吃饭不喝水

文章作者:小说 上传时间:2019-09-17

回寝室和大家胡扯了几句,我就又把思路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变化身上。乘着黑灯瞎火的,我不禁又折腾起自己的身体来。但是只是拉扯自己的皮肤几次,就觉得筋疲力尽,几乎都要举不起自己的手来。好像我这样做,会消耗自己身体里巨大的能量似的。老大也回来了,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睡了,这倒也让寝室逐渐的安静了下来。我也因为累的要命,也慢慢的进入了梦乡。好像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苗苗这个古怪的漂亮女子,还有一大堆什么人围着我,而我则躺在床上,半睁着双眼,一动不动。然后,在梦里面,好像有个什么发亮的东西笼罩在我头顶上,我就觉得自己好像裂开了,变成了两个自己。梦中那个写着厚字的纸条也在我眼前飘来飘去,那个红色的厚字一闪一闪的发出红色的光芒,最后字消失了,苗苗又在我面前,她全身都写着那个血红的厚字。我醒了过来,天已经亮了,李学高在寝室窗口冲着外面臭美梳自己的头,谢文则应该刚从洗漱间回来,叮叮当当的摆弄着自己的饭盒和缸子。周宇还是发出不断的鼾声,赵亮则应该快醒了,在床上滚来滚去的折腾。老大陈正文又不在寝室了,他最近总是很早就不在寝室。这一切都和平常没有任何不同,是不是不同的只有我这个人?我把蚊帐拉开,也下了床,一落地就觉得腿发软,似乎站不住似的。我勉强的扶着床站稳,大口的呼吸了几口空气,阳光刚好洒在我的身上,我觉得有阳光照耀着我的身体,我才有劲了一些。我晃了晃身体,把衣服穿好,我下铺就是老五的床,一般来说都是空的。我还是晃晃悠悠的把毛巾牙缸拿着,去洗漱间洗漱。一路走去洗漱间,阳光都暖暖的洒在我身上,我很喜欢这种感觉,于是慢慢的走着。等走到洗漱间门口,我觉得身上有劲多了。而刷牙的时候,也没有昨天晚上那种非常明显的水是冰水的感觉。为了躲避寝室的同学看到我的脸,我回到寝室,低着头和大家打了个哈哈,就溜到图书馆看书去了。我专门在图书馆找了一些生物学的书来看,想看看有没有和我这种身体状态有关的资料,结果一个上午毫无结果,倒是艾滋病的问题看了不少。艾滋病这种疾病,真的是非常非常地奇怪的一种病毒,从书本上来看,这种病毒几乎是上帝惩罚人类而诞生在这个世界的一种病毒,历史上也没有一点苗头。而且传播途径也是和其他的高传染性病毒不同,艾滋病就是靠母婴、血液和性三种渠道传播的,这比感冒病毒和其他的病毒传播差的很多,结果却成为全世界最可怕的疾病之一。我猛然觉得艾滋病这种病毒更加可怕的地方,它的传播其实是覆盖人类繁衍——母婴,生物能量——血液,生殖手段——性,这基本是掐住了人类存在的几个最基本的要素。而且艾滋病也和其他病毒有个极大的不同之处,就是艾滋病并不是残忍的象癌症一样毁灭你的肉体机能,而是将人体的免疫能力破坏,让脆弱的人体因为免疫能力的破坏而患上足以致死的疾病。也就是说艾滋病病毒是将本来人类在进化中产生的抵挡这个世界的毒素的能力毁灭,而让人体恢复到可怜的几乎是零抵抗力的状态,间接的杀死人类。如果人类的肉体不是这么脆弱,哪能有艾滋病这种病毒的存在机会呢?可怕,真的很可怕,就算你平静的生活了几十年,最后仍然会逃不过死亡的最终宣判,你无法逃避。我从图书馆出来,取了200元钱,就回寝室去了。一路上顶着大太阳晒着,舒服极了,真想躺在草地上就这样晒太阳睡觉,什么都不干。所幸寝室里李学高这个最关注我长相的家伙不在,我把陈正文拉出寝室,把钱偷偷给了他。陈正文把钱接过去,很感激地看着我,说:“我一定会尽快还你。”我很仗义的摆了摆手,说:“不着急。”陈正文眼神略略在我脸上停留了一下,好像看到了什么,我心中咯噔跳了一下,不过陈正文很快把眼光移开,不再端详我的脸。陈正文把钱放好,沉吟了一下,突然低声说:“你最近有听到我们班上发生什么事情吗?”我笑了笑:“没有啊,怎么了?有什么事情了?”陈正文也笑了笑,说:“没什么,就是问一下,最近不是班上的人都很少见面嘛。”我故意捅了捅陈正文,说:“哈哈,是想知道刘真的情况吧。”陈正文连忙说:“没有,没有。嗯,吃饭了没,一起去吧。”我知道陈正文是故意扯开话题,也不见怪,说:“吃过了,吃过了。你去吧。”看着陈正文的背景,我叹了口气,心想老大陈正文为什么将自己的感情藏的这么深,他再不向刘真表白,真的可能没有机会了,还有一个多月,大家就各奔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了。往后的两天,我在学校里乱串,不是躲在图书馆就是躲在网吧,尽可能的不在大家都在寝室的时候回去,因为毕竟我脸上的坑没有了,心中总有些害怕大家发现。不过这两天,我对我身体的变化又有了一些新的认识。我发现我要改变自己的皮肤状态和捏动自己的骨头,是非常消耗体力的事情。倒不是说要用多大的力气,而是觉得每次这么做,身体里都会失去一些能量似的。至于能量的补充,我也确定了不是靠吃东西,而是主要通过阳光、光线或者热的东西来获得。我几乎可以不吃东西,不仅仅是没有食欲,而且我根本也不饿,只要多晒太阳或者多靠近热的地方,就会让自己体力很好。但是一晒太阳,就让我懒洋洋很想就躺在地上什么都不干,再睡个昏天黑地的,这样不太好。这种情况算是什么呢?我能够象植物一样光合作用不成?植物也要靠根来汲取些水分营养吧,我怎么连水都不太愿意喝?难道我还能靠身体去吸收空气中的水分?反正都是问题,我也找不到任何的解释。我那股宁愿平庸的劲头又涌上来,也懒得再琢磨这是怎么一回事,变化了就变化了吧,只要我不一下子把自己弄成刘德华的样子,我还是我。更何况,不用吃东西和不喝水就能活蹦乱跳的,挺好的。除非,有人发现了我有问题,把我关起来做人体实验,那就糟了。想到这里,我还真倒吸一口凉气,更坚定了我轻易不要展示我这种古怪能力的决心。不过,我隐隐的觉得,既然我这样一个平凡的人,都变异了,是不是还有其他和我一样的人呢?是不是他们也压抑着自己,尽量不让人发现呢?这种人,一定是不让人碰自己的肌肤,为人冷淡,深居浅出的家伙。我觉得寝室里就有一个人很符合这种形象,那就是谢文这个家伙。这个混蛋,如果他也是和我一样的人,并知道了我也有这种能力,他一定会跟我过不去。奇怪,我为什么会认为和我一样的人一定会跟我过不去呢?而不是会帮助我呢?估计是我本来就很讨厌谢文,才这么想的吧。王老师说三天出复试结果,这都已经复试后的第三天了,怎么还没有消息?如果我没有被单位看上,那我真傻眼了。好运气来了,晚上9点多的时候,我正在网吧上网,收到了班长刘真发来的短信:恭喜你张清风,你复试通过了,看到尽快给我回短信。我轰的一下从网吧的座位上跳起来,大喊了一声YEAH!

金莎娱乐场手机版,回寝室和大家胡扯了几句,我就又把思路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变化身上。乘着黑灯瞎火的,我不禁又折腾起自己的身体来。但是只是拉扯自己的皮肤几次,就觉得筋疲力尽,几乎都要举不起自己的手来。好像我这样做,会消耗自己身体里巨大的能量似的。老大也回来了,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睡了,这倒也让寝室逐渐的安静了下来。我也因为累的要命,也慢慢的进入了梦乡。好像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苗苗这个古怪的漂亮女子,还有一大堆什么人围着我,而我则躺在床上,半睁着双眼,一动不动。然后,在梦里面,好像有个什么发亮的东西笼罩在我头顶上,我就觉得自己好像裂开了,变成了两个自己。梦中那个写着厚字的纸条也在我眼前飘来飘去,那个红色的厚字一闪一闪的发出红色的光芒,最后字消失了,苗苗又在我面前,她全身都写着那个血红的厚字。我醒了过来,天已经亮了,李学高在寝室窗口冲着外面臭美梳自己的头,谢文则应该刚从洗漱间回来,叮叮当当的摆弄着自己的饭盒和缸子。周宇还是发出不断的鼾声,赵亮则应该快醒了,在床上滚来滚去的折腾。老大陈正文又不在寝室了,他最近总是很早就不在寝室。这一切都和平常没有任何不同,是不是不同的只有我这个人?我把蚊帐拉开,也下了床,一落地就觉得腿发软,似乎站不住似的。我勉强的扶着床站稳,大口的呼吸了几口空气,阳光刚好洒在我的身上,我觉得有阳光照耀着我的身体,我才有劲了一些。我晃了晃身体,把衣服穿好,我下铺就是老五的床,一般来说都是空的。我还是晃晃悠悠的把毛巾牙缸拿着,去洗漱间洗漱。一路走去洗漱间,阳光都暖暖的洒在我身上,我很喜欢这种感觉,于是慢慢的走着。等走到洗漱间门口,我觉得身上有劲多了。而刷牙的时候,也没有昨天晚上那种非常明显的水是冰水的感觉。为了躲避寝室的同学看到我的脸,我回到寝室,低着头和大家打了个哈哈,就溜到图书馆看书去了。我专门在图书馆找了一些生物学的书来看,想看看有没有和我这种身体状态有关的资料,结果一个上午毫无结果,倒是艾滋病的问题看了不少。艾滋病这种疾病,真的是非常非常地奇怪的一种病毒,从书本上来看,这种病毒几乎是上帝惩罚人类而诞生在这个世界的一种病毒,历史上也没有一点苗头。而且传播途径也是和其他的高传染性病毒不同,艾滋病就是靠母婴、血液和性三种渠道传播的,这比感冒病毒和其他的病毒传播差的很多,结果却成为全世界最可怕的疾病之一。我猛然觉得艾滋病这种病毒更加可怕的地方,它的传播其实是覆盖人类繁衍——母婴,生物能量——血液,生殖手段——性,这基本是掐住了人类存在的几个最基本的要素。而且艾滋病也和其他病毒有个极大的不同之处,就是艾滋病并不是残忍的象癌症一样毁灭你的肉体机能,而是将人体的免疫能力破坏,让脆弱的人体因为免疫能力的破坏而患上足以致死的疾病。也就是说艾滋病病毒是将本来人类在进化中产生的抵挡这个世界的毒素的能力毁灭,而让人体恢复到可怜的几乎是零抵抗力的状态,间接的杀死人类。如果人类的肉体不是这么脆弱,哪能有艾滋病这种病毒的存在机会呢?可怕,真的很可怕,就算你平静的生活了几十年,最后仍然会逃不过死亡的最终宣判,你无法逃避。我从图书馆出来,取了200元钱,就回寝室去了。一路上顶着大太阳晒着,舒服极了,真想躺在草地上就这样晒太阳睡觉,什么都不干。所幸寝室里李学高这个最关注我长相的家伙不在,我把陈正文拉出寝室,把钱偷偷给了他。陈正文把钱接过去,很感激地看着我,说:“我一定会尽快还你。”我很仗义的摆了摆手,说:“不着急。”陈正文眼神略略在我脸上停留了一下,好像看到了什么,我心中咯噔跳了一下,不过陈正文很快把眼光移开,不再端详我的脸。陈正文把钱放好,沉吟了一下,突然低声说:“你最近有听到我们班上发生什么事情吗?”我笑了笑:“没有啊,怎么了?有什么事情了?”陈正文也笑了笑,说:“没什么,就是问一下,最近不是班上的人都很少见面嘛。”我故意捅了捅陈正文,说:“哈哈,是想知道刘真的情况吧。”陈正文连忙说:“没有,没有。嗯,吃饭了没,一起去吧。”我知道陈正文是故意扯开话题,也不见怪,说:“吃过了,吃过了。你去吧。”看着陈正文的背景,我叹了口气,心想老大陈正文为什么将自己的感情藏的这么深,他再不向刘真表白,真的可能没有机会了,还有一个多月,大家就各奔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了。往后的两天,我在学校里乱串,不是躲在图书馆就是躲在网吧,尽可能的不在大家都在寝室的时候回去,因为毕竟我脸上的坑没有了,心中总有些害怕大家发现。不过这两天,我对我身体的变化又有了一些新的认识。我发现我要改变自己的皮肤状态和捏动自己的骨头,是非常消耗体力的事情。倒不是说要用多大的力气,而是觉得每次这么做,身体里都会失去一些能量似的。至于能量的补充,我也确定了不是靠吃东西,而是主要通过阳光、光线或者热的东西来获得。我几乎可以不吃东西,不仅仅是没有食欲,而且我根本也不饿,只要多晒太阳或者多靠近热的地方,就会让自己体力很好。但是一晒太阳,就让我懒洋洋很想就躺在地上什么都不干,再睡个昏天黑地的,这样不太好。这种情况算是什么呢?我能够象植物一样光合作用不成?植物也要靠根来汲取些水分营养吧,我怎么连水都不太愿意喝?难道我还能靠身体去吸收空气中的水分?反正都是问题,我也找不到任何的解释。我那股宁愿平庸的劲头又涌上来,也懒得再琢磨这是怎么一回事,变化了就变化了吧,只要我不一下子把自己弄成刘德华的样子,我还是我。更何况,不用吃东西和不喝水就能活蹦乱跳的,挺好的。除非,有人发现了我有问题,把我关起来做人体实验,那就糟了。想到这里,我还真倒吸一口凉气,更坚定了我轻易不要展示我这种古怪能力的决心。不过,我隐隐的觉得,既然我这样一个平凡的人,都变异了,是不是还有其他和我一样的人呢?是不是他们也压抑着自己,尽量不让人发现呢?这种人,一定是不让人碰自己的肌肤,为人冷淡,深居浅出的家伙。我觉得寝室里就有一个人很符合这种形象,那就是谢文这个家伙。这个混蛋,如果他也是和我一样的人,并知道了我也有这种能力,他一定会跟我过不去。奇怪,我为什么会认为和我一样的人一定会跟我过不去呢?而不是会帮助我呢?估计是我本来就很讨厌谢文,才这么想的吧。王老师说三天出复试结果,这都已经复试后的第三天了,怎么还没有消息?如果我没有被单位看上,那我真傻眼了。好运气来了,晚上9点多的时候,我正在网吧上网,收到了班长刘真发来的短信:恭喜你张清风,你复试通过了,看到尽快给我回短信。我轰的一下从网吧的座位上跳起来,大喊了一声YEAH!!

第二天,我整个上午都窝在寝室里,哪里都不去,很奇怪的是,我平时不吃早餐的话,很快就觉得饿,而现在我一点也不觉得饿。我想这可能是我心里有事的原因。老七李学高整个上午都陪我呆在寝室,到中午还主动要求帮我打饭。我觉得他看我的眼神也挺奇怪的,不过说不出为什么。中饭我吃了几口,就觉得有点反胃。李学高细声细气的问我是不是病了,他这个男人有点娘娘腔,做事也是仔仔细细的,不过大家都习惯了。大家曾经开玩笑李学高是同性恋,他这个人脾气好,也不生气,只是还真的找了一个挺漂亮的女朋友,用事实证明他不是同性恋。下午2点,李立嘉来了,他看着挺正常的,看着气色不错。和大家臭屁了几句以后,就拉着我到宿舍楼下的花园里聊天。我心事重重的问他如果真的是艾滋病怎么办?李立嘉似乎有点幸灾乐祸的说那只能算我倒霉了,告诉我想开了就好了。李立嘉关心的并不是我,而是我和苗苗做了什么。我大略的讲了讲,直到我觉得李立嘉其实根本是在妒嫉我。他一遍又一遍的说我是老天开眼什么的,最后说的我有点生气。这家伙胡说八道,我可是一晚上没有睡着的。当然,李立嘉还需要问我的问题就是我有没有留苗苗的电话什么的,我大声地告诉他没有电话。李立嘉才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了,我也懒得再和他胡扯什么,找了个理由就走了。老五这个混蛋,他根本就瞧不起我,而我从他身边抢走了一个美女,让他500块钱丢到了水里,可能在老五的意识里,我能和苗苗一X夜X情,完全是占了他的便宜。我回到寝室,还在生气,老五就摇头摆尾的进来了,跟个没事人一样。不就是有钱,长得帅,会来势嘛,有什么得意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当你真的从老五身边把他的女人抢走的时候,人的阴暗面就完全的暴露出来了。尽管我知道李立嘉是故意的,但是他这个故意真的让我心中种下了一个疙瘩,就是艾滋病的问题。于是,我在后面的几天里,去网吧上网查过检测艾滋病的资料,在北京可以去地坛医院检查。我觉得我必须找时间尽快地去检查一下,要不以我的性格,这个问题真的会让我发疯的。而在我决定去地坛医院的前一天,却得到了一个好消息。班长刘真兴冲冲的来到我们宿舍,说谢文、我、赵亮三个人被光明国际集团看上了,这两天要复试。赵亮兴奋的要命,追问我们班的情况,我们班一共有十五个人可以复试,这里面也包括了刘真。这让老大陈正文脸上一片死灰,刘真走了以后他大吼了几声,摔门而出,直到熄灯才满身酒气的回来,倒头就睡了。我决定还是等复试完了以后再去医院检查,因为等结果还要几天,恐怕会影响我复试的发挥,这是我大四下半年找工作以来,最好的一次机会,我一定要把握住。因为这个好消息,我心情也好了起来。又恢复往常有说有笑的了,再到学校里面逛,有女生打量我,也觉得挺高兴的,管她们说我好还是坏,有女生注意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而我发现我真的长高了,因为我拉着李学高比了一下,李学高174的个子,我几乎和他一般高。这让我更加高兴了,我一直希望我能够长到175,不过从高中以后,我再也没有长高过一点,而大四毕业的时候,我居然长高了。大家都承认了这个事实,更多的不是吃惊,而是羡慕,特别是周宇这个梦想长高,甚至在鞋子里面还垫了增高垫的家伙。除此以外,我食欲还是非常的差,以前很能吃的一个人,现在明天强忍着吃,只能有平时一半的饭量。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妨碍,我觉得我体力比以前还要好。复试通知也如期到达,还是下午,通知说复试是先笔试,再面试,地点还是在学院里的大会议室。笔试分两部分,一部分是专业题,很简单,出乎我的想象;另一部分是逻辑题,就很奇怪,看图想象,猜对白什么的,这让所有人都抓耳挠腮,直到最后时间到了,大家才陆续交卷。至于面试,居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还是那几个人,问题也还是上次问我的那几个。本来我就对上次的发挥后悔不已,反复琢磨应该怎么回答才好。这次还是那几个问题,所以我觉得我回答的自己都挺满意。三天后正式出结果,班主任王老师告诉我们说。

第二天,我整个上午都窝在寝室里,哪里都不去,很奇怪的是,我平时不吃早餐的话,很快就觉得饿,而现在我一点也不觉得饿。我想这可能是我心里有事的原因。老七李学高整个上午都陪我呆在寝室,到中午还主动要求帮我打饭。我觉得他看我的眼神也挺奇怪的,不过说不出为什么。中饭我吃了几口,就觉得有点反胃。李学高细声细气的问我是不是病了,他这个男人有点娘娘腔,做事也是仔仔细细的,不过大家都习惯了。大家曾经开玩笑李学高是同性恋,他这个人脾气好,也不生气,只是还真的找了一个挺漂亮的女朋友,用事实证明他不是同性恋。下午2点,李立嘉来了,他看着挺正常的,看着气色不错。和大家臭屁了几句以后,就拉着我到宿舍楼下的花园里聊天。我心事重重的问他如果真的是艾滋病怎么办?李立嘉似乎有点幸灾乐祸的说那只能算我倒霉了,告诉我想开了就好了。李立嘉关心的并不是我,而是我和苗苗做了什么。我大略的讲了讲,直到我觉得李立嘉其实根本是在妒嫉我。他一遍又一遍的说我是老天开眼什么的,最后说的我有点生气。这家伙胡说八道,我可是一晚上没有睡着的。当然,李立嘉还需要问我的问题就是我有没有留苗苗的电话什么的,我大声地告诉他没有电话。李立嘉才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了,我也懒得再和他胡扯什么,找了个理由就走了。老五这个混蛋,他根本就瞧不起我,而我从他身边抢走了一个美女,让他500块钱丢到了水里,可能在老五的意识里,我能和苗苗一夜情,完全是占了他的便宜。我回到寝室,还在生气,老五就摇头摆尾的进来了,跟个没事人一样。不就是有钱,长得帅,会来势嘛,有什么得意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当你真的从老五身边把他的女人抢走的时候,人的阴暗面就完全的暴露出来了。尽管我知道李立嘉是故意的,但是他这个故意真的让我心中种下了一个疙瘩,就是艾滋病的问题。于是,我在后面的几天里,去网吧上网查过检测艾滋病的资料,在北京可以去地坛医院检查。我觉得我必须找时间尽快地去检查一下,要不以我的性格,这个问题真的会让我发疯的。而在我决定去地坛医院的前一天,却得到了一个好消息。班长刘真兴冲冲的来到我们宿舍,说谢文、我、赵亮三个人被光明国际集团看上了,这两天要复试。赵亮兴奋的要命,追问我们班的情况,我们班一共有十五个人可以复试,这里面也包括了刘真。这让老大陈正文脸上一片死灰,刘真走了以后他大吼了几声,摔门而出,直到熄灯才满身酒气的回来,倒头就睡了。我决定还是等复试完了以后再去医院检查,因为等结果还要几天,恐怕会影响我复试的发挥,这是我大四下半年找工作以来,最好的一次机会,我一定要把握住。因为这个好消息,我心情也好了起来。又恢复往常有说有笑的了,再到学校里面逛,有女生打量我,也觉得挺高兴的,管她们说我好还是坏,有女生注意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而我发现我真的长高了,因为我拉着李学高比了一下,李学高174的个子,我几乎和他一般高。这让我更加高兴了,我一直希望我能够长到175,不过从高中以后,我再也没有长高过一点,而大四毕业的时候,我居然长高了。大家都承认了这个事实,更多的不是吃惊,而是羡慕,特别是周宇这个梦想长高,甚至在鞋子里面还垫了增高垫的家伙。除此以外,我食欲还是非常的差,以前很能吃的一个人,现在明天强忍着吃,只能有平时一半的饭量。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妨碍,我觉得我体力比以前还要好。复试通知也如期到达,还是下午,通知说复试是先笔试,再面试,地点还是在学院里的大会议室。笔试分两部分,一部分是专业题,很简单,出乎我的想象;另一部分是逻辑题,就很奇怪,看图想象,猜对白什么的,这让所有人都抓耳挠腮,直到最后时间到了,大家才陆续交卷。至于面试,居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还是那几个人,问题也还是上次问我的那几个。本来我就对上次的发挥后悔不已,反复琢磨应该怎么回答才好。这次还是那几个问题,所以我觉得我回答的自己都挺满意。三天后正式出结果,班主任王老师告诉我们说。

本文由金莎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喜忧参半,不吃饭不喝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