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莎娱乐场手机版 > 小说 > 第十五章,风云系列

第十五章,风云系列

文章作者:小说 上传时间:2019-09-14

时间,是一去用不回头的“水”。 回忆,是浮在水中的“冰”。 冰会堕水飘去,回忆也会随着时间流逝,人间各色众生的一切沧桑情事,最后的经历莫不如此。 然而,纵然回忆会如冰块,在时间的洪流中逐渐融化,逐渐为人淡忘,甚至有些人更会再记不起前事,失去过去回忆,但…… 有些感觉还足忘不了的! 就像—— 曾经生死相随的情人! 无论他与她能否记起前事,他和她亦绝不会忘掉那滴…… 情人的眼泪! 那份—— 情人的感觉……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 步惊云的脑海终于有回了“意”,和“识!” 他似是依稀记得,自己在昏沉之间,好像造了一个似实还虚的梦! 他梦见,自己终于救回那个他已再记不起的雪缘,正想向她说出那句他一直很想对她所说的话时,犹未张口,雪缘己忽地紧紧的从后搂抱着他! 她抱得他那样紧,就像再不想与他分开,眸子中还淌出一颗眼泪,轻轻掉到他雄壮的背门之上,仿佛,她正要去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她不忍心抛下步惊云一个独自寂寞地活在世上…… 而那颗她淌到步惊云背上的泪珠,是那么的烫热,那么的真实…… 而那份她从后拥抱步惊云的感觉,也是那么真实的…… 情人感觉! “雪……” “缘?” 步惊云斗地被这股极度真实的感觉弄醒!因他虽在一直昏沉,也感一真的有人在紧紧拥抱自己! 果然!就在步惊云从昏沉之中苏醒过来、甫睁开眼睛之时,他便发觉,真的有一个人在紧紧拥抱着他! 这个人当然不是雪缘!却是早已气若游丝的…… 小!青!啊? 死神只见此刻的自己,正盘坐于一间简陋小屋的地上,不知是谁将他救来这里! 惟令他微微诧异的,是奄奄一息的小青居然会将他抱得那样紧,恍如适才在梦中紧抱他的雪缘…… 然而有一点令死神更感诧异的,是小青竟令适才在梦中的步惊云,有一种风雨故人的感觉! 一种情人的感觉…… 死神的上虽仍面不改容,惟一颗主却已有点疑惑;尤其是这个小青,曾三番四次为助他得到神诀真元,而不惜罔顾自己宝贵性命;她对他,竟有如此不顾后果的深情? 已经气若游丝的小青,此时似因步惊云在醒过来后的轻微举动,亦随之微微张开自己的一双眸子,可是,她实在伤得太重了!纵然己张开眼睛.她的神智还是有点迷糊! 只是,当她发现自己在昏沉间正紧紧抱着步惊云的时候,虚弱的她陡地一惊,尽管已浑身乏力,她还是鼓尽余力放开步惊云,甚至不惜让自己重重跌在地上,还无限卑微、惭愧的道: “对……对不……起……” “步……惊……云,我…… “我曾……抱……了……” “你……” 她已如此虚弱,还要勉自己何他道歉、可知“他”在“她”的一颗芳心之中,是何等的神圣不可侵犯?何等高不可攀? 眼见小青如此楚楚可怜,如此自惭形秽,步惊云纵有万丈铁石心肠,此时仍不期然道: “没——” “关系。” “其实——” “你曾助我,” “我本要——” “谢你。” 他的语气听来虽仍冷硬无情,惟已是死神竭力制自己冰冷语调之后,最动听的语气了!小青闻言不由愧然低声道: “你……何……须……谢我?” “我……和姊……姊……的命,是……雪缘……及神母……救回……来……的……” “助……你……只力……感恩……图……报……” 说至这里,不知是因为正濒死的她犹强逼自己说出这一番话,益发气衰力竭,她蓦然“哗啦”一声吐出一大蓬鲜血,接着例完全瘫软,倒在地上,再也无力支撑起来! 步惊云见状,连忙欲一手扶起她,惟他不动则已,一动,咀角竟亦涔涔渗出鲜血! 啊?敢情是他在与神行太保霹雳硬碰时受了严重重创?他自己也五痨七伤…… 但,死神依然不愧是死神!无论他受了何等严重的重创,他犹不哼一声,强忍着五内创痛,鼓劲扶起小青,一手便朝其经脉一探! 一探之下,纵是死神亦难禁微微动容!小青此刻气息之弱,已和一个真正的“死人” 无异! 她,只是较一具死尸多了数口气而已! “你——” “不能——” “这样的死。” 死神沉沉的吐出这句话!是的!即命名他与小青水灵素昧生平,但这善良女孩实不该如此卑微的死!他此时的内伤纵然亦自身难保,惟亦不惜提连体内的残余的气,以期多给她一口气便多一口气,谁知就在此时: 突听小屋的门边,传来了一个无限唏嘘的声音,道: “没有用的……” “步惊云,若然多给小青一口气便能令她续命……” “我早已将自己全身的功力……” “贯给她了……” 声音不但蕴含无限稀嘘,更含无限伤感,步惊云立时已认出声音的主人了!他不期然口首一望,只见一条修长的身影已不知何时站于门边,幽幽的看着他与小青。 是——水灵! 水灵乍同,步惊云连随问她,道: “原来——” “连你也在这里?” “那,” “神母与聂风” “如今在那?” “我和神行太保” “硬拼之后,” “到底又发生了” “什么事?” 面对步惊云一连串的问题,水灵只是苦苦一笑,深深摇首叹息道: “唉,如果我知追究竟在你和神行太保硬拼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许,我如今便不用如此焦急了!因为我实在也很担心,聂风与神母目下的处境到底如何?” “事实上,你与神行太保霹雳硬碰之灿烂,不但将我和我妹子,与及神母聂风反震进雪地的深渊之中,还把我也震昏过去。” “直至我醒过来后,相信也在两三个时辰之后,发觉自己原来埋在积雪之下,好不容易,我才在另一堆雪下找回我气若游丝的妹子小青,但见她已昏迷不醒,命悬一发,我于是便从她身上取出神母给她解毒续命的‘青圆’圣药,喂她服下,总算暂时多延长她的性命一刻。” “可是,神母与聂风本与我一起被反震进雪地深渊之中,却是遍寻不获,即命名那个与你一起受创堕下深渊的神行太保,也是踪影沓然,反而,我在寻找神母聂风的途中,在另一个更巨大的雪堆下发现了你,一进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你和小青一并救来此雪地的一间荒废小屋。” 哦?原来步惊云,小青及水灵如今所在之地,竟是雪地上的一问为屋?步惊云闻言,不禁又道: “那,” “我到底昏了” “多久?” 水灵道: “也不太久!也只是数个时辰吧了!其实,以你和神行太保硬拼所受的重伤,我本预期你至少需一日夜方能醒转,如今你苏醒之快,亦实快得惊人!但…… “适才我在你仍昏迷时,曾探过你的心脉,你虽已可醒,但五内所受的伤极重,你潜藏的摩诃无量,相信在一日夜内敢不能使用!” 步惊云忽地似有所觉的道: “亦即是说,” “即使——” “我的摩诃无量” “能勉强为小青” “拖延性命,” “也只能在” “一日夜后” “才能办到?” 水灵看着自己濒死昏沉的妹子小青,无限忧心的道: “不……错!可惜,相信铁妹子已等不及一日一夜那么久了……” “她已服下神母给她的最后一颗青圆圣药,汉能多支撑一时三刻,我手上还有另一颗神母给我的青圆,我会在稍后给她服下,极其量,也仅能再令她我三个时辰,至于三个时辰之后……” 水灵说至这里,两行珠泪斗地掉了下来,她咽哽的道: “那……我和我的妹子的姊妹之缘……便要缘尽!不过……” “我和并不会分别……太久,因为若我将自己……最后应吃的一颗青圆圣药也…… 给了她,我在一个月后,从前曾为神试药被喂的毒亦会毒发,那时候,便可与妹子…… 再在一起……了……” 水灵说至这里,已经泣不成声,可是她犹万般不舍的看着小青,兀自再说下去: “其实,我……妹子早一点死……也许……会是……好……事,她……她……活着…… 实在……太痛苦……了……” 水灵此言一出,步惊云陡地一愣,问: “你——” “为何——” “这样说” 水灵目泛泪光的轻抚着自己妹子苍白无血的脸、答: “步……惊云,横竖……我妹子也快要死了,我……也不怕再告诉你!小青……这傻丫头,自从听过你的前身阿铁……与雪缘的前尘后,一直被你前身阿铁的深情深深打动,她其实早已对你一往情深,但却又自惭形秽,所以,才会三番四次……不惜牺牲自己……也要捍卫你,成……全你和雪缘,希望你俩到终有情人能终成眷……属!” 步惊云闻言不由一愣!死神似乎万料不到、小青居然会对萍水相逢的他一往情深! 此时,小青在昏沉之间似亦若断若续的听见水灵泄潜心了她的芳心,她虽已报导若游丝,仍竭力道: “姊……姊,你……怎可……将我……的……心事……告……诉……他?” 水灵骤见其妹有少许苏醒,似是回光反照,当下不知喜还是该忧,连随上前扶起她,道: “妹了你对爸他一往情深,此时不说,还要何时……才说?虽然已早知他不会喜欢你,但……说了……可以……心安……” 小青一时间也拿自己的姐姐设法,只得极度虚弱、若断若续的苦笑道。 “姐姐……总是……那样……爽快……过人,小青……就……永远……及不上…… 姊姊……了……” 是的!水灵不但容貌较小青成熟,她的人亦较小青老练、果断、爽快! 然而,小青也有她的优点!她温柔、体贴,处处都为人设想,也处处都为水灵设想! 壁诏在西湖秘密跟随神母的那段日子,小青总是爱到村内帮助那些贫苦老弱!虽然水灵亦愿意相帮,但若论由衷的努力不懈,小青真是当之无愧! 这亦是水灵最欣赏小青的地方!其实,自从她两姊妹被神母从搜神宫深处救醒之后,神母虽对水灵说小青是她的妹了由于二人早已失忆,坦白说,为也不敢肯定小青究是否她真正妹子?抑或是一个与她有同样遭遇,被神囚在搜神宫深处的女孩? 然而,今生能够成为姊妹,又是否真的必须有——血浓之亲? 也许,纵有血浓之亲,也不及一个未必是自己真妹子的那颗无微不致的关怀之心? 试问水灵怎能忘记,每在天寒地冻之时,小青还三更半夜催逼自己起床,察视自己妹妹水灵有否翻开被子而着凉? 试问水灵又怎能忘记,每在她生病之时,小青是不辞劳苦,为她在厨中熬尽酷热,煎了一碗又一碗的药? 她当然忘不了!所以即命名有时候怀处小青并非其妹,她也宁愿深信,她是她如假包换的妹子! 而就在这双情深义重的落难姊妹互相凝现、一切似已尽在不言澡之际,这地,一个依然无比冷静的声音突然划破二人的凝视,是步惊云的声音!但听他嘎然道: “既然——” “即使小青眼下你的青圆,” “亦不能延命多久,” “那,” “还有什么方法救她?” 水灵不虞步惊云竟会罕有地关怀她两姊妹,先是一愣,惟听步惊云如此一问,她不禁以一种极为奇异复杂的目光看着步惊云,道: “依我想,还是有一个方法可救我妹子的,但,你绝不会愿意的!” “以——” “方法?”步惊云沉沉的问。 水灵的目光,徐徐落在步惊云的左掌之上,她目光闪烁,一字一字的道: “便是你在掌中那半颗完整无暇的神诀真元!我想,既然神母说它能救活已死的雪缘,那我妹子更还一息尚存,这半颗真元,一定可将已濒死的她——” “救离死亡边缘!” 水灵此语一出,步惊云陡地一怔,甚至又快将再次昏死过去的小青也是一呆,她鼓尽余气、无比辛苦的低嚷道: “不……” “不……可以……这样!就……让……我这条贱命……死了算了!怎可以……用…… 唯一可令……雪缘回生……的半颗真元……救……我?” “啊……” 小青惟恐步惊云真的会这样做,一时情急低嚷,五内一翻,当场又喷出一大蓬鲜血,情况极为惨厉,看来她熬至此时,真的已——距死不远! 水灵连忙上前扶起她,一面从自己怀内取出她唯一仅余的一颗“青圆”圣药,一面沙哑地安慰其妹道: “妹……子,姊姊……也知道……那是绝不……可能……亦不应该的事,雪缘姑娘可以说是我两妹妹的……大恩人,试问我们又怎可能……以她唯一可活命的希望——真元……救你?为救我们,当日……我们已连累了雪缘……半死不生,我们再不能负累她及神母了……” “妹……子,你还是……再服下姐姐这最后的一颗青圆,可以多活命一刻……就多一刻吧!” 小青眼见水灵欲把青圆放到她已鲜血淋漓的咀中,慌忙别脸推拒道: “不……!姊……姊……你……也不应……将自己最后的……一颗青圆给……我,你这样……做即命名……可令我多活……片刻,但你自己体内……的毒……也会解…… 不了,最后只会……毒发而死,我……不可以……要……这颗……青圆,我……不…… 可……以……” 小青虽别过脸,虚弱的在推拒,惟水灵却使劲紧执她的脸,宿然道: “妹……子,你我无论是否亲生姊妹,总算……姊妹一场,我们令是凡人,只肯定有今生,却不知有没有来世;既然不能肯定有否……来世,那就尽量争取多一刻成为姊妹的时间,你多活一刻,我俩便是……多一刻的姊妹,若然你立即就死了,姊姊……没有了你,也……不知该如何……活……下去……了……” 水灵说至这里,两行眼泪又已狠狠划下她的脸庞,她终于再不迟疑,一把将自己那颗青上青的咀里送! “姊……姊!”小青眼见自己姊姊如此疼惜自己,当下两泪涟涟,可惜她的脸已被水灵牢牢按着,再也不能别过脸拒绝;眼看水灵快要将青圆塞进小青咀里之际,讵料就在此时—— 一双冷静无比的手,紧执水灵的手,阻止她将青圆给小青服下。 这双手,是步惊云的手! 水灵一怔,不明白步惊想干些什么,不由问: “步……惊云,你……为何……阻我……救我妹子……?” “因为——”步惊云木无表情地吐出他的答案: “你——” “根本就不需要如此!” 哦?为何水灵不需如此救自己妹子?小青与水灵很快便明白了!就在步惊云语出同时,他一直紧执神诀真元的手,随即往小青咀里一送!啊…… 他!他竟然将唯一可救雪缘回生的半颗真元,塞给小青服下! 天……! 水灵与小青真是造梦也没想过,步惊云竟会如此做!已被喂服半颗真元的小青,更是焦的万分,豁尽余力想将真元吐出来,可惜真元已进喉头,她无论如何,亦无法将之取出来了! “步……惊……云,你……你怎可以……牺牲……雪缘姑娘……而救……我?你…… 这样……做,我……小青怎担戴……得起?” 步惊云却淡然的道: “我——” “并非真的——” “为你。” “但——” “若我可以看着你一” “而见死不救,” “那——” “即使神诀真元能将——” “雪缘救活过来,” “我,亦再不是——? “她当初那个男人!” 是的!步惊云是江湖人见人怕的死神,他虽非什么仁人君子,惟向来亦恩怨分明! 若他可以干睁着眼,看着曾三番闪次冒死救他的小青就这样衰竭死去,那纵使雪缘最后能够回生,他也不值得她再为他倾心倾情了! 步惊云如此简单直接的一个回答,小青当场哑口无言,一旁的水灵却是愣愣的看着步惊云木元表情的脸,遽地…… 摹听“噗”的一声!她…… 她竟然向步惊云下跪,还“碰碰碰”的连叩了三个响头,满脸涕零的道: “步……惊云!难怪……神母曾赞你是……一个绝顶精彩的男人!今日……所见,你果然与你……冷酷的外表……完全不同,你果然是条……顶天立地真汉子,我……水灵真不知该如何谢你,请你……再受我水灵……” “一……拜!”水灵说着,复再向步惊云连叩数个响头,可是步惊云却道: “谢我,” “未免太早。” “我,并非完全放弃——” “救回雪缘而救你妹子!” “别忘记……” “还有半颗真元” “在神行太保手上!” 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是的!水灵当志场记起来了!神诀真元在步惊云与神行太保争夺之间,曾被硬生生破为两半!即使已不知所的神行太保,此刻或许已吞下他手上那半颗真元,他们还可将其消灭,而从其身上吸出真元! 那时,纵然服下半颗真无的雪缘仍不能恢复她的惊世美貌,但至少已可回生…… 故雪缘仍未完全绝望! 然而话虽如此,步惊云能放弃救自己的旧爱雪缘而先救小青,仍令水灵感激不尽,一时之间,她还跪于地上,未有即时起来!不是就在此时! 突然发生了一件事,令她不得不再站起来! 赫听服下半颗神诀真元的小青夏地“哇”的惨叫一声,双手不期然紧按自己脑门,似是头痛欲裂,看来相当辛苦!她的人亦因极度痛苦,已再陷于昏迷! 她的容貌,更像被痛楚扭曲至变形,面色苍白,似是剧痛奔窜全身,痛得非常可怖! 但更令人意外的是,她那头本来乌黑的发丝 赫然在瞬息之间变为一头白发! 水灵看见自己妹子的痛苦惨状,当场膛目结舌,怔怔道: “啊……?小青为何……会变为一头白发的?难道……这是服下真元的……必然反应?” 一念及此,水灵遽地似记起一件事,她连随回望步惊云,道: “步惊云!神母之前不是将她所写的字条交给你吗?她曾说除非小青已救无可救: 或是我们己将真元带给雪缘,才可打开来看!但也许神母亦万料不到,最后我们竟会将半颗真元先给小青吃了!我想,神母的字条内一定有关服下神决真元后,到底有何后果? 步惊云!我们还是恰恰打开字条看个清楚明白吧!” 不错!步惊云亦心知救人要紧!也许字条内确有关于服下神诀真元的后果! 他不由分说,一抽,便已抽出神母放于其腰际的字条,随即打开一看! 果然!字条之内,真的有谈及服下神诀真元后的反应,服下者初时会因抵受不了神诀的无比功力,而会相当痛苦!但,小青为何又会变为——头白发? 步惊云一直看下去,他看下去,一张本来已是铁青的脸,蓦然更愈趋铁青。啊?神母的字条内似乎下了一条很惊人的秘密,所以,即使连向来不轻易动容的死神…… 此刻亦深深动容! 到底是什么秘密会令死神动容?水灵当下满腹疑团,她随即放下已陷于昏迷的小青,趋前问: “步惊云!字条内到底写下……什么事?可否让我一看……” 水灵说着,随即从步惊云手中接过那字条一看,讵料一看之下,她的错愕,她的震惊,绝对比步惊云更甚!但见她双眸露出无法置信的神色,困惑高呼: “什……么?小青……她……她……?” “她居然……是……?” “天……啊……” 惊呼声中,水灵目光中那股难以置信的神色更深,她恍如一个被人重轰了一记的石像,呆呆的瞪着步惊云,又瞪了瞪她已我这不醒的妹子小青,再度失常的嚷道: “原……来,我们……一直活在神母的……巧妙安排之……中?原来……知道一切真相的人,一直……也只得……神母……一……人……!而甘愿……承受……一切…… 前苦……的,也……也只有……她!” “神……母!” “天!神母……如今在哪?她一直暗暗……独自忍受了所有的……痛苦,……她如今在……哪……?” “啊……” 看来,水灵与步惊云在字条之上,不但发现了一个神母隐藏了许久许久的秘密,也发现了神母为将这秘密藏在心内,所承受的一切痛苦与无奈。 然而,就在水灵失常地呼唤已不知生死、不知所踪的神母之际,遽地,步惊云突一把搭着水灵的肩,沉沉的道: “快——” “冷静下来!” “屋外——” “有人!” 什么?屋外有人? 水灵虽不能从屋外呼呼的抽象雪中听出是否有人声,惟亦摹然感到,一股强横无比的杀气已在急速逼近,这股杀气之强演虽然及不上神行大保,惟亦令人骤觉喘不过气! 且同进之间,屋外已有一个冷酷无比的声音在好险邪笑道: “呵呵!步惊云!我凶罗已感到,你那逼人的死亡气息就在内里!我在醒过来后,主人命四出找人如今踏破铁鞋,总算还有点收获!” 什么?原来不知所踪的神行太保犹未有死,还遣派凶罗前来追杀步惊云等人?但神行太保既已醒转,他为何又不亲自前来? 是否,他已经吞下那半颗移天神诀的真元?正在将它融汇,企图冲破制肘他功力的生门? “嘿嘿!步惊云!你怎么还不出来呀?你是否已早知道,我主人已赐我吞下东神龙带回来的灭世魔身真元,如今的我,已因吸纳了灭世魔身的真元而功力大增呀?哈哈哈哈……” 什么?原来凶罗已因吞下灭世魔身的真元而功力大增?但之前水灵与小青已非其敌手,如今岂非更难与其匹敌? 凶罗吞下灭世魔身的真元无疑是事实,惟他仍在外以言语相激,显然便是在忌惮屋内的步惊云,在重伤之后己否因复摩诃无量的实力!他又哪里会知,步惊云自与神行大保的神天极尽情硬拼之后,如今虽不致像小青一样濒死,惟已伤上加伤,一动真气便血流如注,甚至比水灵更差! 眼前形势,水灵反而成为屋内最有力量与凶罗一斗的人!水灵亦眼见步惊与小青的昏迷情状,心知今日众人若要脱险,非要 一念至此,水灵蓦然紧咬银牙,霍地,她右手食指一戳,天!她竟向步惊云身上大穴刺去! 步惊云似乎亦早料性格刚烈的水灵会有此一着,可是,此刻已伤上加伤的他,根本无法比水灵快,“噗”的一声!当场已披水灵一指戳中大穴,全身即时动弹不得! “你——?”步惊云正欲喝止水灵的下一步行动,谁知水灵又已飞快从怀内再取出适才欲喂小青服下的青圆,那颗唯一可治她身上奇毒的青圆,“嗤”的一声!她已将自己的青圆塞进死神口内,潸然的道: “步……惊云!这颗青圆不但有化解奇毒之功,更能迅速培元养气!目下凶罗已逼近眉睫,我水灵决不能让他伤害你及我的妹子……小青!” “可惜……我水灵太不中用,以我功力,今日无论如何也无法击退已吞下灭世魔身的凶罗,唯今之计,只有先将你封了大穴,让我可把青圆给你服下,然后我到屋外为你尽力拦阻凶罗!” “青圆治你体内之伤仅需一盏茶时分,我会竭尽所能拖延时间,你一回复功力便可自行冲开穴道,那时候……”水灵说至这里又回望仍昏迷不醒的小青,无限依依的道: “希望欠能带我的好妹子……小青……杀出重围!更希望你以后能……” “好好的待她!”水灵一语至此,霍地已从身而出,她终于不借一切,不惜性命,掠往屋外面对一个极度好险邪恶的人…… 凶!罗! 然而,当她掠出屋外之时,她赫然发觉,吞下灭世魔身后的凶罗所生的变化,之大远远超乎她的想像之外! 也远远超乎她的能力所能应付之外! 只因为,此刻的凶罗赫然己……???? 屋内,步惊云干睁着眼看着水灵出外送死,他纵然想出手阻止,可是全身动弹不得,还是欲帮无从! 唯今之策,看来真的要如水灵所言,尽快以吞下的青圆疗伤回气!一念及此,步惊云即时提气将吞下的青圆药力,引进丹田,霎时之间,保觉五内一阵清凉舒泰,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难怪水灵说青圆于一盏的时分内便可令他回气,看业此言非虚!步惊云于是更为加紧将青圆的药力运行全身,务求尽早回复功力出外相助水灵!也许…… 一切仍来得及!一切仍不太迟! 然而,死神未免过于乐观了!就在他全神运气之际,遽地,他又赫然感到,有一股绝地强横的力量正在急速向屋内的他和小青逼近! 这股力量,更绝不该是仍在屋外的凶罗所能散发的力量!因为这股力量蕴含一种唯我独尊的张狂与霸道!一种上天下地无人能挡的气势! 只是步惊云也不用瞎猜多久!就在他甫感到这股霸杀之气急速逼近同时,嘎地“隆” 我一声巨响!他身后的墙赫然已整道爆开!一条超乎常人高大的人影已疯狂冲了进来! 天!步惊云终于知道适才那股霸杀之气到底是主谁了?这股霸杀之气竟属于…… 神!将!啊?连神将也来了? 就在这一刻,步惊云所担心的井非自己安危,而是担心神将会对小青不利! 只因为他从神母所写的字条内已经得知,小青其实是……?—— 风云阁扫校

时间,是一去用不回头的“水”。 回忆,是浮在水中的“冰”。 冰会堕水飘去,回忆也会随着时间流逝,人间各色众生的一切沧桑情事,最后的经历莫不如此。 然而,纵然回忆会如冰块,在时间的洪流中逐渐融化,逐渐为人淡忘,甚至有些人更会再记不起前事,失去过去回忆,但…… 有些感觉还足忘不了的! 就像—— 曾经生死相随的情人! 无论他与她能否记起前事,他和她亦绝不会忘掉那滴…… 情人的眼泪! 那份—— 情人的感觉……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 步惊云的脑海终于有回了“意”,和“识!” 他似是依稀记得,自己在昏沉之间,好像造了一个似实还虚的梦! 他梦见,自己终于救回那个他已再记不起的雪缘,正想向她说出那句他一直很想对她所说的话时,犹未张口,雪缘己忽地紧紧的从后搂抱着他! 她抱得他那样紧,就像再不想与他分开,眸子中还淌出一颗眼泪,轻轻掉到他雄壮的背门之上,仿佛,她正要去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她不忍心抛下步惊云一个独自寂寞地活在世上…… 而那颗她淌到步惊云背上的泪珠,是那么的烫热,那么的真实…… 而那份她从后拥抱步惊云的感觉,也是那么真实的…… 情人感觉! “雪……” “缘?” 步惊云斗地被这股极度真实的感觉弄醒!因他虽在一直昏沉,也感一真的有人在紧紧拥抱自己! 果然!就在步惊云从昏沉之中苏醒过来、甫睁开眼睛之时,他便发觉,真的有一个人在紧紧拥抱着他! 这个人当然不是雪缘!却是早已气若游丝的…… 小!青!啊? 死神只见此刻的自己,正盘坐于一间简陋小屋的地上,不知是谁将他救来这里! 惟令他微微诧异的,是奄奄一息的小青居然会将他抱得那样紧,恍如适才在梦中紧抱他的雪缘…… 然而有一点令死神更感诧异的,是小青竟令适才在梦中的步惊云,有一种风雨故人的感觉! 一种情人的感觉…… 死神的上虽仍面不改容,惟一颗主却已有点疑惑;尤其是这个小青,曾三番四次为助他得到神诀真元,而不惜罔顾自己宝贵性命;她对他,竟有如此不顾后果的深情? 已经气若游丝的小青,此时似因步惊云在醒过来后的轻微举动,亦随之微微张开自己的一双眸子,可是,她实在伤得太重了!纵然己张开眼睛.她的神智还是有点迷糊! 只是,当她发现自己在昏沉间正紧紧抱着步惊云的时候,虚弱的她陡地一惊,尽管已浑身乏力,她还是鼓尽余力放开步惊云,甚至不惜让自己重重跌在地上,还无限卑微、惭愧的道: “对……对不……起……” “步……惊……云,我…… “我曾……抱……了……” “你……” 她已如此虚弱,还要勉自己何他道歉、可知“他”在“她”的一颗芳心之中,是何等的神圣不可侵犯?何等高不可攀? 眼见小青如此楚楚可怜,如此自惭形秽,步惊云纵有万丈铁石心肠,此时仍不期然道: “没——” “关系。” “其实——” “你曾助我,” “我本要——” “谢你。” 他的语气听来虽仍冷硬无情,惟已是死神竭力制自己冰冷语调之后,最动听的语气了!小青闻言不由愧然低声道: “你……何……须……谢我?” “我……和姊……姊……的命,是……雪缘……及神母……救回……来……的……” “助……你……只力……感恩……图……报……” 说至这里,不知是因为正濒死的她犹强逼自己说出这一番话,益发气衰力竭,她蓦然“哗啦”一声吐出一大蓬鲜血,接着例完全瘫软,倒在地上,再也无力支撑起来! 步惊云见状,连忙欲一手扶起她,惟他不动则已,一动,咀角竟亦涔涔渗出鲜血!啊?敢情是他在与神行太保霹雳硬碰时受了严重重创?他自己也五痨七伤…… 但,死神依然不愧是死神!无论他受了何等严重的重创,他犹不哼一声,强忍着五内创痛,鼓劲扶起小青,一手便朝其经脉一探! 一探之下,纵是死神亦难禁微微动容!小青此刻气息之弱,已和一个真正的“死人”无异! 她,只是较一具死尸多了数口气而已! “你——” “不能——” “这样的死。” 死神沉沉的吐出这句话!是的!即命名他与小青水灵素昧生平,但这善良女孩实不该如此卑微的死!他此时的内伤纵然亦自身难保,惟亦不惜提连体内的残余的气,以期多给她一口气便多一口气,谁知就在此时: 突听小屋的门边,传来了一个无限唏嘘的声音,道: “没有用的……” “步惊云,若然多给小青一口气便能令她续命……” “我早已将自己全身的功力……” “贯给她了……” 声音不但蕴含无限稀嘘,更含无限伤感,步惊云立时已认出声音的主人了!他不期然口首一望,只见一条修长的身影已不知何时站于门边,幽幽的看着他与小青。 是——水灵! 水灵乍同,步惊云连随问她,道: “原来——” “连你也在这里?” “那,” “神母与聂风” “如今在那?” “我和神行太保” “硬拼之后,” “到底又发生了” “什么事?” 面对步惊云一连串的问题,水灵只是苦苦一笑,深深摇首叹息道: “唉,如果我知追究竟在你和神行太保硬拼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许,我如今便不用如此焦急了!因为我实在也很担心,聂风与神母目下的处境到底如何?” “事实上,你与神行太保霹雳硬碰之灿烂,不但将我和我妹子,与及神母聂风反震进雪地的深渊之中,还把我也震昏过去。” “直至我醒过来后,相信也在两三个时辰之后,发觉自己原来埋在积雪之下,好不容易,我才在另一堆雪下找回我气若游丝的妹子小青,但见她已昏迷不醒,命悬一发,我于是便从她身上取出神母给她解毒续命的‘青圆’圣药,喂她服下,总算暂时多延长她的性命一刻。” “可是,神母与聂风本与我一起被反震进雪地深渊之中,却是遍寻不获,即命名那个与你一起受创堕下深渊的神行太保,也是踪影沓然,反而,我在寻找神母聂风的途中,在另一个更巨大的雪堆下发现了你,一进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你和小青一并救来此雪地的一间荒废小屋。” 哦?原来步惊云,小青及水灵如今所在之地,竟是雪地上的一问为屋?步惊云闻言,不禁又道: “那,” “我到底昏了” “多久?” 水灵道: “也不太久!也只是数个时辰吧了!其实,以你和神行太保硬拼所受的重伤,我本预期你至少需一日夜方能醒转,如今你苏醒之快,亦实快得惊人!但…… “适才我在你仍昏迷时,曾探过你的心脉,你虽已可醒,但五内所受的伤极重,你潜藏的摩诃无量,相信在一日夜内敢不能使用!” 步惊云忽地似有所觉的道: “亦即是说,” “即使——” “我的摩诃无量” “能勉强为小青” “拖延性命,” “也只能在” “一日夜后” “才能办到?” 水灵看着自己濒死昏沉的妹子小青,无限忧心的道: “不……错!可惜,相信铁妹子已等不及一日一夜那么久了……” “她已服下神母给她的最后一颗青圆圣药,汉能多支撑一时三刻,我手上还有另一颗神母给我的青圆,我会在稍后给她服下,极其量,也仅能再令她我三个时辰,至于三个时辰之后……” 水灵说至这里,两行珠泪斗地掉了下来,她咽哽的道: “那……我和我的妹子的姊妹之缘……便要缘尽!不过……” “我和并不会分别……太久,因为若我将自己……最后应吃的一颗青圆圣药也……给了她,我在一个月后,从前曾为神试药被喂的毒亦会毒发,那时候,便可与妹子……再在一起……了……” 水灵说至这里,已经泣不成声,可是她犹万般不舍的看着小青,兀自再说下去: “其实,我……妹子早一点死……也许……会是……好……事,她……她……活着……实在……太痛苦……了……” 水灵此言一出,步惊云陡地一愣,问: “你——” “为何——” “这样说” 水灵目泛泪光的轻抚着自己妹子苍白无血的脸、答: “步……惊云,横竖……我妹子也快要死了,我……也不怕再告诉你!小青……这傻丫头,自从听过你的前身阿铁……与雪缘的前尘后,一直被你前身阿铁的深情深深打动,她其实早已对你一往情深,但却又自惭形秽,所以,才会三番四次……不惜牺牲自己……也要捍卫你,成……全你和雪缘,希望你俩到终有情人能终成眷……属!” 步惊云闻言不由一愣!死神似乎万料不到、小青居然会对萍水相逢的他一往情深! 此时,小青在昏沉之间似亦若断若续的听见水灵泄潜心了她的芳心,她虽已报导若游丝,仍竭力道: “姊……姊,你……怎可……将我……的……心事……告……诉……他?” 水灵骤见其妹有少许苏醒,似是回光反照,当下不知喜还是该忧,连随上前扶起她,道: “妹了你对爸他一往情深,此时不说,还要何时……才说?虽然已早知他不会喜欢你,但……说了……可以……心安……” 小青一时间也拿自己的姐姐设法,只得极度虚弱、若断若续的苦笑道。 “姐姐……总是……那样……爽快……过人,小青……就……永远……及不上……姊姊……了……” 是的!水灵不但容貌较小青成熟,她的人亦较小青老练、果断、爽快! 然而,小青也有她的优点!她温柔、体贴,处处都为人设想,也处处都为水灵设想!壁诏在西湖秘密跟随神母的那段日子,小青总是爱到村内帮助那些贫苦老弱!虽然水灵亦愿意相帮,但若论由衷的努力不懈,小青真是当之无愧! 这亦是水灵最欣赏小青的地方!其实,自从她两姊妹被神母从搜神宫深处救醒之后,神母虽对水灵说小青是她的妹了由于二人早已失忆,坦白说,为也不敢肯定小青究是否她真正妹子?抑或是一个与她有同样遭遇,被神囚在搜神宫深处的女孩? 然而,今生能够成为姊妹,又是否真的必须有——血浓之亲? 也许,纵有血浓之亲,也不及一个未必是自己真妹子的那颗 无微不致的关怀之心? 试问水灵怎能忘记,每在天寒地冻之时,小青还三更半夜催逼自己起床,察视自己妹妹水灵有否翻开被子而着凉? 试问水灵又怎能忘记,每在她生病之时,小青是不辞劳苦,为她在厨中熬尽酷热,煎了一碗又一碗的药? 她当然忘不了!所以即命名有时候怀处小青并非其妹,她也宁愿深信,她是她如假包换的妹子! 而就在这双情深义重的落难姊妹互相凝现、一切似已尽在不言澡之际,这地,一个依然无比冷静的声音突然划破二人的凝视,是步惊云的声音!但听他嘎然道: “既然——” “即使小青眼下你的青圆,” “亦不能延命多久,” “那,” “还有什么方法救她?” 水灵不虞步惊云竟会罕有地关怀她两姊妹,先是一愣,惟听步惊云如此一问,她不禁以一种极为奇异复杂的目光看着步惊云,道: “依我想,还是有一个方法可救我妹子的,但,你绝不会愿意的!” “以——” “方法?”步惊云沉沉的问。 水灵的目光,徐徐落在步惊云的左掌之上,她目光闪烁,一字一字的道: “便是你在掌中那半颗完整无暇的神诀真元!我想,既然神母说它能救活已死的雪缘,那我妹子更还一息尚存,这半颗真元,一定可将已濒死的她——” “救离死亡边缘!” 水灵此语一出,步惊云陡地一怔,甚至又快将再次昏死过去的小青也是一呆,她鼓尽余气、无比辛苦的低嚷道: “不……” “不……可以……这样!就……让……我这条贱命……死了算了!怎可以……用……唯一可令……雪缘回生……的半颗真元……救……我?” “啊……” 小青惟恐步惊云真的会这样做,一时情急低嚷,五内一翻,当场又喷出一大蓬鲜血,情况极为惨厉,看来她熬至此时,真的已——距死不远! 水灵连忙上前扶起她,一面从自己怀内取出她唯一仅余的一颗“青圆”圣药,一面沙哑地安慰其妹道: “妹……子,姊姊……也知道……那是绝不……可能……亦不应该的事,雪缘姑娘可以说是我两妹妹的……大恩人,试问我们又怎可能……以她唯一可活命的希望——真元……救你?为救我们,当日……我们已连累了雪缘……半死不生,我们再不能负累她及神母了……” “妹……子,你还是……再服下姐姐这最后的一颗青圆,可以多活命一刻……就多一刻吧!” 小青眼见水灵欲把青圆放到她已鲜血淋漓的咀中,慌忙别脸推拒道: “不……!姊……姊……你……也不应……将自己最后的……一颗青圆给……我,你这样……做即命名……可令我多活……片刻,但你自己体内……的毒……也会解……不了,最后只会……毒发而死,我……不可以……要……这颗……青圆,我……不……可……以……” 小青虽别过脸,虚弱的在推拒,惟水灵却使劲紧执她的脸,宿然道: “妹……子,你我无论是否亲生姊妹,总算……姊妹一场,我们令是凡人,只肯定有今生,却不知有没有来世;既然不能肯定有否……来世,那就尽量争取多一刻成为姊妹的时间,你多活一刻,我俩便是……多一刻的姊妹,若然你立即就死了,姊姊……没有了你,也……不知该如何……活……下去……了……” 水灵说至这里,两行眼泪又已狠狠划下她的脸庞,她终于再不迟疑,一把将自己那颗青上青的咀里送! “姊……姊!”小青眼见自己姊姊如此疼惜自己,当下两泪涟涟,可惜她的脸已被水灵牢牢按着,再也不能别过脸拒绝;眼看水灵快要将青圆塞进小青咀里之际,讵料就在此时—— 一双冷静无比的手,紧执水灵的手,阻止她将青圆给小青服下。 这双手,是步惊云的手! 水灵一怔,不明白步惊想干些什么,不由问: “步……惊云,你……为何……阻我……救我妹子……?” “因为——”步惊云木无表情地吐出他的答案: “你——” “根本就不需要如此!” 哦?为何水灵不需如此救自己妹子?小青与水灵很快便明白了!就在步惊云语出同时,他一直紧执神诀真元的手,随即往小青咀里一送!啊…… 他!他竟然将唯一可救雪缘回生的半颗真元,塞给小青服下! 天……! 水灵与小青真是造梦也没想过,步惊云竟会如此做!已被喂服半颗真元的小青,更是焦的万分,豁尽余力想将真元吐出来,可惜真元已进喉头,她无论如何,亦无法将之取出来了! “步……惊……云,你……你怎可以……牺牲……雪缘姑娘……而救……我?你……这样……做,我……小青怎担戴……得起?” 步惊云却淡然的道: “我——” “并非真的——” “为你。” “但——” “若我可以看着你一” “而见死不救,” “那——” “即使神诀真元能将——” “雪缘救活过来,” “我,亦再不是——? “她当初那个男人!” 是的!步惊云是江湖人见人怕的死神,他虽非什么仁人君子,惟向来亦恩怨分明! 若他可以干睁着眼,看着曾三番闪次冒死救他的小青就这样衰竭死去,那纵使雪缘最后能够回生,他也不值得她再为他倾心倾情了! 步惊云如此简单直接的一个回答,小青当场哑口无言,一旁的水灵却是愣愣的看着步惊云木元表情的脸,遽地…… 摹听“噗”的一声!她…… 她竟然向步惊云下跪,还“碰碰碰”的连叩了三个响头,满脸涕零的道: “步……惊云!难怪……神母曾赞你是……一个绝顶精彩的男人!今日……所见,你果然与你……冷酷的外表……完全不同,你果然是条……顶天立地真汉子,我……水灵真不知该如何谢你,请你……再受我水灵……” “一……拜!”水灵说着,复再向步惊云连叩数个响头,可是步惊云却道: “谢我,” “未免太早。” “我,并非完全放弃——” “救回雪缘而救你妹子!” “别忘记……” “还有半颗真元” “在神行太保手上!” 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是的!水灵当志场记起来了!神诀真元在步惊云与神行太保争夺之间,曾被硬生生破为两半!即使已不知所的神行太保,此刻或许已吞下他手上那半颗真元,他们还可将其消灭,而从其身上吸出真元! 那时,纵然服下半颗真无的雪缘仍不能恢复她的惊世美貌,但至少已可回生…… 故雪缘仍未完全绝望! 然而话虽如此,步惊云能放弃救自己的旧爱雪缘而先救小青,仍令水灵感激不尽,一时之间,她还跪于地上,未有即时起来!不是就在此时! 突然发生了一件事,令她不得不再站起来! 赫听服下半颗神诀真元的小青夏地“哇”的惨叫一声,双手不期然紧按自己脑门,似是头痛欲裂,看来相当辛苦!她的人亦因极度痛苦,已再陷于昏迷! 她的容貌,更像被痛楚扭曲至变形,面色苍白,似是剧痛奔窜全身,痛得非常可怖!但更令人意外的是,她那头本来乌黑的发丝 赫然在瞬息之间变为一头白发! 水灵看见自己妹子的痛苦惨状,当场膛目结舌,怔怔道: “啊……?小青为何……会变为一头白发的?难道……这是服下真元的……必然反应?” 一念及此,水灵遽地似记起一件事,她连随回望步惊云,道: “步惊云!神母之前不是将她所写的字条交给你吗?她曾说除非小青已救无可救:或是我们己将真元带给雪缘,才可打开来看!但也许神母亦万料不到,最后我们竟会将半颗真元先给小青吃了!我想,神母的字条内一定有关服下神决真元后,到底有何后果?步惊云!我们还是恰恰打开字条看个清楚明白吧!” 不错!步惊云亦心知救人要紧!也许字条内确有关于服下神诀真元的后果! 他不由分说,一抽,便已抽出神母放于其腰际的字条,随即打开一看! 果然!字条之内,真的有谈及服下神诀真元后的反应,服下者初时会因抵受不了神诀的无比功力,而会相当痛苦!但,小青为何又会变为——头白发? 步惊云一直看下去,他看下去,一张本来已是铁青的脸,蓦然更愈趋铁青。啊?神母的字条内似乎下了一条很惊人的秘密,所以,即使连向来不轻易动容的死神…… 此刻亦深深动容! 到底是什么秘密会令死神动容?水灵当下满腹疑团,她随即放下已陷于昏迷的小青,趋前问: “步惊云!字条内到底写下……什么事?可否让我一看……” 水灵说着,随即从步惊云手中接过那字条一看,讵料一看之下,她的错愕,她的震惊,绝对比步惊云更甚!但见她双眸露出无法置信的神色,困惑高呼: “什……么?小青……她……她……?” “她居然……是……?” “天……啊……” 惊呼声中,水灵目光中那股难以置信的神色更深,她恍如一个被人重轰了一记的石像,呆呆的瞪着步惊云,又瞪了瞪她已我这不醒的妹子小青,再度失常的嚷道: “原……来,我们……一直活在神母的……巧妙安排之……中?原来……知道一切真相的人,一直……也只得……神母……一……人……!而甘愿……承受……一切……前苦……的,也……也只有……她!” “神……母!” “天!神母……如今在哪?她一直暗暗……独自忍受了所有的……痛苦,……她如今在……哪……?” “啊……” 看来,水灵与步惊云在字条之上,不但发现了一个神母隐藏了许久许久的秘密,也发现了神母为将这秘密藏在心内,所承受的一切痛苦与无奈。 然而,就在水灵失常地呼唤已不知生死、不知所踪的神母之际,遽地,步惊云突一把搭着水灵的肩,沉沉的道: “快——” “冷静下来!” “屋外——” “有人!” 什么?屋外有人? 水灵虽不能从屋外呼呼的抽象雪中听出是否有人声,惟亦摹然感到,一股强横无比的杀气已在急速逼近,这股杀气之强演虽然及不上神行大保,惟亦令人骤觉喘不过气!且同进之间,屋外已有一个冷酷无比的声音在好险邪笑道: “呵呵!步惊云!我凶罗已感到,你那逼人的死亡气息就在内里!我在醒过来后,主人命四出找人如今踏破铁鞋,总算还有点收获!” 什么?原来不知所踪的神行太保犹未有死,还遣派凶罗前来追杀步惊云等人?但神行太保既已醒转,他为何又不亲自前来? 是否,他已经吞下那半颗移天神诀的真元?正在将它融汇,企图冲破制肘他功力的生门? “嘿嘿!步惊云!你怎么还不出来呀?你是否已早知道,我主人已赐我吞下东神龙带回来的灭世魔身真元,如今的我,已因吸纳了灭世魔身的真元而功力大增呀?哈哈哈哈……” 什么?原来凶罗已因吞下灭世魔身的真元而功力大增?但之前水灵与小青已非其敌手,如今岂非更难与其匹敌? 凶罗吞下灭世魔身的真元无疑是事实,惟他仍在外以言语相激,显然便是在忌惮屋内的步惊云,在重伤之后己否因复摩诃无量的实力!他又哪里会知,步惊云自与神行大保的神天极尽情硬拼之后,如今虽不致像小青一样濒死,惟已伤上加伤,一动真气便血流如注,甚至比水灵更差! 眼前形势,水灵反而成为屋内最有力量与凶罗一斗的人!水灵亦眼见步惊与小青的昏迷情状,心知今日众人若要脱险,非要 一念至此,水灵蓦然紧咬银牙,霍地,她右手食指一戳,天!她竟向步惊云身上大穴刺去! 步惊云似乎亦早料性格刚烈的水灵会有此一着,可是,此刻已伤上加伤的他,根本无法比水灵快,“噗”的一声!当场已披水灵一指戳中大穴,全身即时动弹不得! “你——?”步惊云正欲喝止水灵的下一步行动,谁知水灵又已飞快从怀内再取出适才欲喂小青服下的青圆,那颗唯一可治她身上奇毒的青圆,“嗤”的一声!她已将自己的青圆塞进死神口内,潸然的道: “步……惊云!这颗青圆不但有化解奇毒之功,更能迅速培元养气!目下凶罗已逼近眉睫,我水灵决不能让他伤害你及我的妹子……小青!” “可惜……我水灵太不中用,以我功力,今日无论如何也无法击退已吞下灭世魔身的凶罗,唯今之计,只有先将你封了大穴,让我可把青圆给你服下,然后我到屋外为你尽力拦阻凶罗!” “青圆治你体内之伤仅需一盏茶时分,我会竭尽所能拖延时间,你一回复功力便可自行冲开穴道,那时候……”水灵说至这里又回望仍昏迷不醒的小青,无限依依的道: “希望欠能带我的好妹子……小青……杀出重围!更希望你以后能……” “好好的待她!”水灵一语至此,霍地已从身而出,她终于不借一切,不惜性命,掠往屋外面对一个极度好险邪恶的人…… 凶!罗! 然而,当她掠出屋外之时,她赫然发觉,吞下灭世魔身后的凶罗所生的变化,之大远远超乎她的想像之外! 也远远超乎她的能力所能应付之外! 只因为,此刻的凶罗赫然己……???? 屋内,步惊云干睁着眼看着水灵出外送死,他纵然想出手阻止,可是全身动弹不得,还是欲帮无从! 唯今之策,看来真的要如水灵所言,尽快以吞下的青圆疗伤回气!一念及此,步惊云即时提气将吞下的青圆药力,引进丹田,霎时之间,保觉五内一阵清凉舒泰,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难怪水灵说青圆于一盏的时分内便可令他回气,看业此言非虚!步惊云于是更为加紧将青圆的药力运行全身,务求尽早回复功力出外相助水灵!也许…… 一切仍来得及!一切仍不太迟! 然而,死神未免过于乐观了!就在他全神运气之际,遽地,他又赫然感到,有一股绝地强横的力量正在急速向屋内的他和小青逼近! 这股力量,更绝不该是仍在屋外的凶罗所能散发的力量!因为这股力量蕴含一种唯我独尊的张狂与霸道!一种上天下地无人能挡的气势! 只是步惊云也不用瞎猜多久!就在他甫感到这股霸杀之气急速逼近同时,嘎地“隆”我一声巨响!他身后的墙赫然已整道爆开!一条超乎常人高大的人影已疯狂冲了进来! 天!步惊云终于知道适才那股霸杀之气到底是主谁了?这股霸杀之气竟属于…… 神!将!啊?连神将也来了? 就在这一刻,步惊云所担心的井非自己安危,而是担心神将会对小青不利! 只因为他从神母所写的字条内已经得知,小青其实是……?

正是“小青”! 步惊云在阅毕那纸神母给他的字条之后,已经完全知道, 神母赋予雪缘的全新身份…… 正是水灵之妹—— 小青! 亦即是说,曾多番为步惊云而于死地的小青,便真真正工的 雪! 缘! 天……! 不但如此,步惊云更在神母这纸遗书般的字条中得知,神母为了赋予雪缘这个“小青”的全背身份,她还用了什么方法和努力…… 原来,为要令醒过来的雪缘,能彻底深信她的全新身份——小青,神母曾经把心横! 她不惜为雪缘戴上她最拿手的好戏“天衣无缝”,将她老的芳容变为一个清丽的女孩,将她一把柔长折发,以其独门的易发之术,染为乌黑! 而她的天衣无缝,更是真真正正天衣无缝的易容之术,即使被戴上天衣无缝假面的雪缘,亦绝不会察觉自己原来另有一张真面目,甚至,连雪缘原来是声音,亦给神母以药改变了! 神母更以青圆救醒她在搜神宫深处救出的“水灵”! 缘于,水灵亦因为被神试验“忘情”之药,而复记起前事,神母在救出她这时,她身边其实并无任何姊妹,只得她孤伶一人…… 顺理成章,她便成为神母为雪缘塑造全新“小青”大姊的——最佳人选! 神母不惜用尽任何方法将失忆的雪缘脱变为“小青”:无非都是不忍心冷只可短暂回生的她,再过一段痛苦的人生,即使回生的雪缘日子并不长久,她还是希望她能忘记步惊云,重过亲生,活得快乐一些…… 幸而,以“小青”身份回生过来、浑然不懂前尘的雪缘,并没有辜负神母的一番苦心,她与水录真的情如姊妹,似乎已完全忘记了她曾一度最深爱的惊云…… 神母不禁感到无限欣慰!能够令雪缘再无忧无虑地多活一段日子,能够将这个虽然并非出自,却一直被视如已出、无限疼惜的女儿留在身边,尽管她已记不起前事,尽管她已变为另一个人,尽管真正的雪缘心与灵魂,可说是真正的死了,如今在神母身边的可以说是另一个小青的心和灵魂,但神母,已经非常满足! 唯一的遗憾,便是雪缘的生命并不能再延续多久,即使她按时陆续有下一颗一颗的青圆,她的生命亦在逐步趋向“再次灭亡”.除非—— 能够在她现之前,得到完整无缺的——称天神诀真元! 只要雪缘的体内能再被贯人移天神诀,她趋向灭亡的生命,才可完全恢复生气!不但如此,若更能得到一成可以上的移天神诀的话,雪缘一张老去的容貌,会回复往昔的美丽往昔的声音,甚至她失去的记忆,亦会因神诀的刺激恢复…… 同时,她便可与死神再度——厮守一生! 只可惜…… 当时的神母,仍未知“神”在炸死后的半边尸首,已被沦为神行太保木偶的东神龙寻得,故她一直仍不敢半小青是雪缘的真相告诉步惊云,甚至告诉水灵及雪缘自己…… 缘于,既然未能肯定能否找得神诀真元救回雪缘,她索性继续隐瞒这个秘密,她不想雪缘在“再死一次”之前知道真正身分,而多痛苦一刻!能够让她多快乐一刻,也是好的。 一切一切,就由神母一力承担!一个人独自痛苦好了! 亦因如此,神母才会预先书下这纸字条,千叮万嘱步惊云与水灵,一定要在确定可用神诀真元救回雪缘之时,才可拆开,级于若雪缘真的可以再得神诀,或小青已救无可救,这个时候,这个雪缘是小青的秘密,亦没必要再隐瞒下去了! 但神母虽然心思缜密,算尽各种可能,她还是算漏了一个可能! 她算漏曾经是其儿子的步惊云,既然是外冷内热的死神,便决不会干睁着眼看着曾三番四次为他牺牲的小青就这佯死!他终于以抑回来的半颗审诀真元,先救命悬毫发的小青!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不哭死神!这才是雪缘最钟情的——死神本色! 然而,无论步惊云是先救雪缘抑是小青,最后的结果还不是一样?他还是救了同一个人——雪缘: 也许,步惊云与雪缘,前生一定有一段无法解释的夙世因缘,即使他最后放弃了先救她,他还是救了她…… 而骤然服下半颗神诀真元的“小青”,亦果如神母所料,因为那突然被注入的五成移天神诀,而逐渐回复生机,甚至她那头被神母刻意染黑了的头发,亦逐渐回复雪缘本该有的…… 如银白发! 可是,就在仍是小青容貌的雪缘在逐步回复生气、回复雪缘的容貌同时,已经服下灭世身真元的凶罗,却竟突然杀到! 水灵虽在阅毕神母的字条后,已经彻底知道小青并非其妹,她原来根本就没任何妹子,原来她仅是一个无亲无故、只被囚在搜神宫深处的女孩…… 然而对水灵来说,雪缘是否她的亲妹子又有何重要?她早已认定是的妹子了! 她还是……爱妹情深! 故为捍卫她毕生唯一的妹子雪缘与及步惊云,水灵终于不顾自身安危,掠出屋外阻挡凶罗! 但同一时间,正当水灵掠出屋外之际,屋内仍然一动难动的步惊云,却面对一个更可怕的危机! 他那个被神行太保喂以兽九、已失常性的恐怖情敌—— 神!将! 终于来了! 他又来了! “隆”然一声巨响!神将赫然已将小屋其中一堵石墙轰爆,他的人更在砂石四飞之际,如一头狂牛般冲了进来! 只见甫冲进小屋内的他双眼翻白,紧咬牙根,咬得上下两排白森森的牙齿格格作响,而且满脸满额青筋现,很明显,他这次看来较上次狙杀步惊云时,更狂上逾倍! 但原来,上次他在狙杀步惊云时为小青所阻,凭其当时野兽般的特异感觉,已经感到小青就是雪缘而一时陷于紊乱,最终未能下手,神行太保有感于一颗兽九并未能信将的心彻底受其操控,他遂再给他多服一颗取自搜审宫深处的兽丸! 故而,眼前服下两颗兽丸的神将,此刻简直狂得像一头要撕裂大地的疯兽,他甫冲进来,便已一把揪着步惊云衣衫厉声咆哮: “胡……!那……半真元……在哪?” “那半颗真元……在哪?” 他口中只重覆着这句话,显而易见,这就是神行太保给他的——唯一命令? 他此行一定要执行这个命令! 步惊云真是有苦自知!尽管水灵在步邮屋外阻挡凶罗前,曾牺牲了唯一可解他身上百毒的最后一颗青圆,喂给步惊云服下,惟青圆即使有迅速培元回气之功,可也未如神将出现之急之快,故步惊云纵然被神将紧紧揪着,奈何体内真气未复,更逞论可用怕气冲开被制的大穴! 但如疯如兽的神将见他屡问不答,霍地已高举他足可开辟地的拳头,复再暴吼: “胡……!真元在哪?真元在哪?” “你——快——说一呀!” 暴吼声中,神将那青筋贡张的拳头,己如五雷轰顶般向步惊云狂轰而下! 劲拳临头,步惊云心知这一拳若给神将辍中,已寸分难劝的他准务脑面齐爆,可不是说笑的!然而,死神的眼内却仍无半分惧意…… 只有惋惜! 为神将而惋惜! 神半与雪缘一样,同是神在武功上所收的入室弟子!因此他本来亦属一等一绝世高手,而且素来亦相当倔傲不群! 可是如今,这个本如雄狮般凶猛的男人,却沦为被两颗兽九操控得身不由已的“兽奴”!相信在神将内心处的本性,极不想自己会变为这样!怎不教人惋惜? 然而,无论步惊云如何为神将惋惜,神将巨在的拳头已杀到眼前!他若再不能动弹挡格的话,势必会…… 但就在神半的拳还距一寸会轰中步惊云面门的一刹那间,奇事,遽然发生了! 神将的暴拳,竟霍地停了下来! 普天这下,能够令神将突然住手的,也许不出三人…… 一个是已经死了的神将之师——“神”!另一个是以两颗兽丸操控他的神行太保!第三个却是…… 一个神将曾刻骨铭心地爱、却始终令他有爱难圆的人—— 雪…… 缘! 原来就在神将快要轰中步惊云这际,他蓦然听见正躺在地上的“小青”,于迷糊之间发出一阵微弱的呻吟声! 而这阵声音,赫然不再是小青的声音!而是…… 雪缘的声音! 啊? 神母在字条中曾提及,若快死的雪缘能再获一成以上的移夭神诀,她便可回复以往的记忆、容貌、甚至声音!步惊云如今看来。神母似乎所料非虚! 而神将骤闻正昏迷中的小青,竟发出他最爱的人雪缘的声音,不但即时停手,脸容更扭曲起来,他猝地回过头来,盯着地上的小青、万般迷惆地自言自语: “胡……!是……你”是……你?” 神将恍如“回光反照”似的,疯狂的兽心像是醒了一醒,更一步一步踏向小青。 步惊云只见面容扭曲的他步向本是雪缘的“小青”,当下心知不妙,因为神将一旦发狂起来,雪缘便性命堪虞,已被她服进体内的半颗神诀真元,更会前功尽废! 一念至此,步惊云不由即时道: “神——” “将!” “别伤害——” “她!”“你要杀一” “就杀——” “我!” 可是,此时此地的神将,又那会理会步惊云的喝止?不了三步,他已步至雪缘跟前,且蹲下他那魁梧庞大的身躯,伸出了他那比曾经屠杀无数苍生的血手…… “神——将!”步惊云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紧张沉喝,可见他虽然已让不起雪缘曾如何爱他,他还是身不由已的“在乎”她! 可是,步惊云这回似乎错看了神将!神将那支杀孽无数的手,看来并非要伤害雪缘,他只是以手轻抚着雪缘的脸! 尽管雪缘如今的脸,不料是罩上天衣无缝的“小青”的脸,但已失常性的神半看来亦已她,只见他一面轻抚雪缘的脸,一面迷迷惘惘的沉吟道: “是……你?真……的……是……你?” 不单如此适才还极度疯狂的神将,此刻似乎亦因再见雪缘,情不绪亦霎时平静下来,就正如一头蹲伏着的——无敌雄狮! 苍茫人间,不有什么事情能令一头无敌雄狮驯服? 也许只有一样物事…… 情! 然而,神将这片刻的平静,似乎并不能维持多久,因为就在这个时候,雪缘的脸、雪缘的身躯,赫然有丝丝霞气冒出…… 顷刻之间,她整个人浑身浑脸,竟蓦然不断冒出白烟! 变生肘腋,神将纵已被兽丸操控,惟骤见雪缘遍体冒烟,似亦本能夺感到发生何事,他的喉头忽忽地发出野兽般的吼叫声: “胡……!移天……神袂?是……移天……神诀?” “我要取……” “移……天……神……诀!” 吼声至此,神半岛双目蓦再杀机大露,五指一张,便要朝雪缘心窝挖去,似誓要将那半颗神诀真元从雪缘体内狠狠挖出! 是的!神将今次本是奉神行太保之命,前来夺回半颗真元,适才只是因发现雪缘而迷惘片刻,然而如今骤见神诀真元竟已在雪缘体内,神行太保一直深藏在他那颗“兽心”中的命令又再度涌上他的脑海,不断驱策着他,催逼着他,要他…… 誓夺真元!即便要干掉自己…… 最!爱!的!人! 霎时之间,“命令”又盖过神将心头对雪缘那丝若隐若现的爱意,这一爪,他更是豁尽全力抓出,步惊云见状立感不妙,心知神将这次是真的要下杀手! 他纵然不曾完全回气,全身更是动弹不得,这次却是再也不顾一切,但见他突然狠咬牙根,脸上与臂上青筋暴现,他…… 要强行劲聚丹田! 提怕抢救雪缘! 可是,有些时候,世上有些事情,并非有“意”便能办到! 许多时候都是“欲速不达”! 赫听“拍勒”之声臭起,步惊云在不顾一切强行运气这下,全身上下暴现的青筋竟猝地悉数爆开迸血,刹那之间他恍似了一个血人!全身更比前难以动弹,他赫然已自伤已身! 但任步惊云浑身已鲜血淋漓,他还是未有为自己处境而忧虑! 他,只为雪缘的处境而忧虑! 因为他既然未能动用真气救雪缘,神将那寻命一爪,便已在毫无阻挠之下,抓至雪缘心房之前数寸! 他真的快要抓破雪缘的“心”! 然而,也许雪缘始终命不该绝! 尽管步惊云也未能及时救她,她反而…… 竟可自救! 就在神将的爪快要进雪缘心房的千钧一发间,嘎地,雪缘脸上赫然传出”劝勒”一声刺耳尖响…… 一直罩在她脸上的那张“小青”面具,居然向左右两旁裂开! 天!原来移天神诀的真元骤进她的体内,真的可将神母戴在她脸上的“天衣无缝”凝结成冰,再行裂开!而小青的假面具乍裂 雪缘的真正面目亦终一露出来了! 神将停手了! 无论神行太保给他服下的两颗兽丸有多强的“制心”之力,但雪缘真面目露出来的震撼,已经暂时足可盖过一切! 不单神将,甚至步惊云亦不由深一怔! 这还是在回复步惊云的记忆及身份以后,第一锰“真真正正”亲眼看见地雪缘的真面目! 只见此刻的雪缘,在半空颗真元人体之后,脸容再呈现衰老之色,相反,一张粉面目回复昔日的清丽脱俗,美得可令人间众生心碎…… 因这份惊世的美丽,终有日会沦为颓颜白发而心碎! 这就是曾经深爱自己的雪缘的脸?步惊云静静的看着,心中忽然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甜蜜”感觉。 就连已回复“死神”记忆的他,冰冷的心中竟亦暗泛甜蜜感觉,可想而知,他的前身“阿铁”,是如何深爱这命薄如花的红颜…… 他和她,曾在世上何等靠近?亲近? 而骤然再回复真面目的雪缘,可能因为那半颗神诀真元的功力,已在短时内逐渐融会贯通,此时亦蓦然张开眸子,如梦初醒一般,徐徐环顾四周,然后,她便发现了站在不远处动弹不得的步惊云。还有如雄狮蹲伏于其身畔的…… 神将! “惊……云?神……” “将?”雪缘似是从一场噩梦中惊醒过来,她宛如梦吃般低嚏: “你们……怎会在这里?我……怎会在这里?啊……” “我……记起来了……我……曾经是……小青?但……” “我……同样是……雪……缘?” “我到底是……谁?” 一时之间,雪缘顿陷于一片紊乱!只有步惊云心中明白,她是因为突然回复了雪缘的记忆,但同时仍存在身为小青时的记忆,一时间,新旧两种记忆交错,令她竟分不清自己是谁,而陷于万分迷惑。 只是,雪缘的迷惑并没续持多久,很快很快,两种新旧的记忆似已在她脑海内完全融合,斗地,她的粉靥不由泛起一丝“恍然大悟”之色,呢喃道: “我……终于记起了。” “原来,在我死后的……那段……日子,我曾经变为了……另一个人……小青?” “这是……神母的苦心?” “啊……?” “水灵还在屋外……与凶罗……” 不错!此刻的雪缘,总算彻底明白自己的身份,与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了!而且,虽然她已回复雪缘的身份和记忆,她身为小青时的记忆却犹在,所以她对水灵,还存在那经水比血更的姊妹感觉,甚至还即时记起,水灵正为保护她这个妹子,而在屋外誓互与凶罗周旋! “不……” “水……灵……” “你不要……” “死!” 一念及此,雪缘即时欲站起冲出屋外营救水灵,谁知不动则矣,一动则发觉自己四肢软弱乏力,“噗”的一声再跌在地上! 却原来,雪缘虽因半颗真元在体内逐渐融会而回生,唯移天神诀的功力,仍未完全声运四肢,故一时这间仍然软弱乏力!观其情况,看来还须盏茶时间,方能运用移天神诀的动力! 然而,一盏茶时间对于她及步惊云,未免太长太久了,久得就像他俩那份直至地老天荒还未有结果的感情!因为就在这时一个冷酷邪异的声音忽然自屋外传进来,狞笑道: “你放心!水灵还未有死!” “不过……” “她也——距死不远了!” “哈哈哈哈……” 狞笑声中,一条人影赫然已在屋外飞身击进,刚好落在雪缘身畔,只见这条人影不是别人,正是—— 水灵! “姊……姊?”雪缘当场高呼起来,只因众屋外飞射而和的水灵,此刻并不是站着的! 而是躺着的! 她已经无法再站起来了! 赫见被飞掷而进的水灵,全身上下满是鲜血,手脚更如软而般垂下,显而易见,她四肢的骨骼已全被…… 捏个粉碎! 最可怕的还是,她那双本来黑白分明的眼睛,赫然变为一片“紫蓝”,一种令人心寒、令人绝望的紫蓝色…… 她中了剧毒? 眼前的水灵,手骨脚骨尽碎,血流披面,身中剧毒:气若游丝。俨如废人,情况简直令人惨不忍睹,可想而知,对她下此辣手的人并不想要一击杀她,而是要她慢慢受尽折磨而死,好歹毒的一副狼虎心肠! 然而,水灵虽已气若游丝,且全身上下,与及五脏六腑更可能已剧痛得令她快要昏厥,可是当她看见雪缘已回复了本来面目,更泪盈于睫看着她时,她仿佛甚么痛楚也忘记了似的,她不期然颜挤出一丝微笑,鼓尽余气、若断若续的道: “是……你?小……青……你真的……是……雪缘?” “真……好!” “你……如今既然……已经……回……生,那……以后……你便……可与……步惊云……再长……厢……厮……守了……” “这……一直是神母……与我,还有……我的好……妹子……小青的……心……愿……” 雪缘虽仍软弱乏力,惟此时也不顾一切,豁尽全力紧气象水灵,咽硬的道: “不……” “水……灵……小青……就是……我!即使……我已回复……雪缘的……记忆,你……还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姊姊!” 已经气若游丝的不灵骤听雪缘如此说,那双因中了剧毒而变为此蓝色的眼睛,竟亦流下了两行眼泪,啊?连她的眼泪也是紫蓝色的!可知她中的有多深? 可是她还是以自己的余气、无比欣慰的道: “谢……谢……你!雪……缘……” “可……惜,我……已不能……再……少……多……久,你……我……姊妹之……情,亦将……缘尽……于……此……” “你……还是别再……理我这个……快……死……的,废物,你……快和……步惊云……一起……走……吧,否……则……” 水灵说到这里,雪缘已忽然打断她的话,道: “不……” “水……灵,我决不会丢下你不顾!你是我……姊姊!永远都是……我们要走,就……” “一起走!” 眼见雪缘结自己千般不舍,水灵不由更深深感动,然而,她本来身中神的百种奇毒,早已因最后一青圆给了步惊云而将无法化解,刚才在屋外与凶罗周旋时,亦中了他钢爪中的剧毒,而且四肢骨骼亦已尽碎,五脏六腑更给凶罗严重粉碎,她其实真的己沦为一个已救无可救的废人! 更何况此刻的凶罗,已变得…… 一想起了罗变得如何可怖,水灵益发当机立断,她若断若续的道: “雪……缘,我……对我的……一……心意……我……水灵……十分……明……白,但……你和步惊……云……若……还……不走,便真的来……不及了……” 来不及?水灵为何认为会来不及?可是雪缘与步惊云及相问,水灵蓦然又道: “既然……我这废人,再多活……一刻,只会负累……你们,我……我唯……有……” 一语至此,水灵咀里忽地传出“噗”的一下筋肉切断之声,她咀内赫地喷出一大蓬鲜血!天啊…… 水灵她……竟然以内息断体内经脉! 水灵的四肢骨骼尽若要自尽,自断体内经脉自是理所当然!雪缘见状不由惊呼: “水……灵!” 惊呼声中,雪缘更奋不顾身,尽全力相为水灵贯进真气保其性命,可是,她的移天神诀真的还未气运四肢,她紧抱水灵尚可,根本便无法贯气救她…… 水灵经脉尽断,可是,看着已泣不成声的雪缘,看着也呆然立于远处看着她的死神步惊云,她不是虚弱地展露一丝笑容,断续的道: “傻……孩……子……别……哭……” 她的经脉已断,鲜血如注,所以即使她还拼尽生命中的最后余力说话,语音听来已极度含糊不清,但无论如何含糊不清,听在雪缘耳内,还是相当清晰! 只因为她俩姊妹情深!雪缘只须看见水灵的唇动,已知她在说些什么! “你……知……知……道吗”你……和……步惊云……真的很……相……配!只有他……他那样……精彩的……男人,才……配得……上……你……” “这样……难得的……爱情,你们……决不能……轻易……白费……” “可……惜,我……我已……等……不及……看你……和……他同……偕白首……的……一日,也……等……不及……你俩……将来……的孩子……叫我……一声……” “姨……姨!” 水灵说到这里,喉头忽又喷出一大蓬凄厉的鲜血,雪缘见状不同无助地大叫; “姊……姊……” 是的!她真的很无助!只因她与步惊云虽各自身负移天神诀与摩诃无量两大神功,可是此时此刻,也仅可以干睁着眼看着水灵虚弱至死,欲救无从! 水灵的呼吸已渐急渐粗,看来已快不行了,可是,她仍转脸一望远处的步惊云,口齿不清的道: “步……惊……云……,应……承……我……” “今生……今……世,” “无论……你俩……遇上……任何……困……难……险……阻,你……都……不能……丢下……我……妹……子……” 水灵最放心不下的还是雪缘,还是她! 且每说一个字,她咀里的血便多流一分,事已至止,步惊云又怎可推拒? 事实上,即使他是冷绝人寰的死神,他也没理由会推拒! 他当下正色,沉冷而坚定的道:“你——放心。” “今生今世。” “无论将来——” “有任何险阻” “我这个姓步的,” “亦绝不会丢下她!” “她——” “永远都有个叫——” “步!” “惊!” “云!” 这句话,步惊云说得极度斩钉截铁,坚定无比!水灵闻言当下欣慰的笑,雪缘也是身心一震! 水灵异常满足的道: “好……” “很……好!” “那……,我……水灵……真的可以……安心……去了……” 她说着又回望紧抱着她的雪缘,拼尽最后一分生命续下去: “好……妹……子,我……在黄泉……路上……即使……寂寞,也会……记起……曾与你……一起成为……姊……妹的……一……段……日子,我会……永远……记得……你……我……的好……妹子……小青……雪……缘……” “祝……你和……步惊云……最后……能……” “终成……眷……属……” “更请代……我告诉……神……母,我……水灵……灵……无亲……无……故,其……实……也” “视……她……作……” “娘……亲!” “她……也是我……最……尊敬……的娘……亲!” “可……惜……” “我……从……不敢……告……诉……她……” “如今……要……告……告诉……她……已……太……” “迟……” “了”字乍出,不灵浑身遽地一阵抽搐,她看着雪缘的眼睛亦如蜡像般定了一定,她…… 终于一动不动,芳魂寸断了…… “水……灵!” 雪缘当场失声痛哭,她紧紧抱着水灵骨骼尽碎的芳躯,拼命的紧抱她,仿佛很想将自己的生命换回水灵的生命,可是,无论她哭得如何力竭声嘶…… 水灵已经永不会再回来了! 最痛惜她的姊姊,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刺间小居,忽尔充满一片愁云惨雾,步惊云远远看着水灵虽死仍在流露满足微笑的脸,死神虽然从来无泪,惟那双横冷的一字眉,却几已皱为一线…… 他实在想不到,水灵为了不让已救无可救的自己,负累她妹子雪缘与他,而更快自了残生,想不到世上会有如此英烈的女子……“水……灵,”步惊云在心中暗暗决定: “你——” “好好安息!” “你要我办的事,” “我一定会……” “办!” 是的!死神向来言出必行,但看来今日他和雪缘遇上的凶险,却非他们能够想像! 因为就在不灵气绝同时屋外又传来了寻个极度可恨、可憎的声音,冷酷而无情的格格笑道: “嘻嘻…… “死了?那臭婊子已经死了。” “她死得真伟大呀!我也是为免骚扰她遗言吐尽,而待她残死了后才再进来的!” “你们说,我是不是比那臭婊子……更伟大呀?” “哈哈哈哈……” 步惊云与雪缘不问而知,这个声音一定是属于在外重创不灵的凶罗。 然而,他们还是势难料到,此刻步进屋内的凶罗,竟然会变为那个样子! 他俩更即时明白,何以凶罗能令水灵死得如此凄厉了! 如今步进来的凶罗赫然已……

正是“小青”! 步惊云在阅毕那纸神母给他的字条之后,已经完全知道,神母赋予雪缘的全新身份…… 正是水灵之妹—— 小青! 亦即是说,曾多番为步惊云而于死地的小青,便真真正工的雪! 缘! 天……! 不但如此,步惊云更在神母这纸遗书般的字条中得知,神母为了赋予雪缘这个“小青”的全背身份,她还用了什么方法和努力…… 原来,为要令醒过来的雪缘,能彻底深信她的全新身份——小青,神母曾经把心横! 她不惜为雪缘戴上她最拿手的好戏“天衣无缝”,将她老的芳容变为一个清丽的女孩,将她一把柔长折发,以其独门的易发之术,染为乌黑! 而她的天衣无缝,更是真真正正天衣无缝的易容之术,即使被戴上天衣无缝假面的雪缘,亦绝不会察觉自己原来另有一张真面目,甚至,连雪缘原来是声音,亦给神母以药改变了! 神母更以青圆救醒她在搜神宫深处救出的“水灵”! 缘于,水灵亦因为被神试验“忘情”之药,而复记起前事,神母在救出她这时,她身边其实并无任何姊妹,只得她孤伶一人…… 顺理成章,她便成为神母为雪缘塑造全新“小青”大姊的——最佳人选! 神母不惜用尽任何方法将失忆的雪缘脱变为“小青”:无非都是不忍心冷只可短暂回生的她,再过一段痛苦的人生,即使回生的雪缘日子并不长久,她还是希望她能忘记步惊云,重过亲生,活得快乐一些…… 幸而,以“小青”身份回生过来、浑然不懂前尘的雪缘,并没有辜负神母的一番苦心,她与水录真的情如姊妹,似乎已完全忘记了她曾一度最深爱的惊云…… 神母不禁感到无限欣慰!能够令雪缘再无忧无虑地多活一段日子,能够将这个虽然并非出自,却一直被视如已出、无限疼惜的女儿留在身边,尽管她已记不起前事,尽管她已变为另一个人,尽管真正的雪缘心与灵魂,可说是真正的死了,如今在神母身边的可以说是另一个小青的心和灵魂,但神母,已经非常满足! 唯一的遗憾,便是雪缘的生命并不能再延续多久,即使她按时陆续有下一颗一颗的青圆,她的生命亦在逐步趋向“再次灭亡”.除非—— 能够在她现之前,得到完整无缺的——称天神诀真元! 只要雪缘的体内能再被贯人移天神诀,她趋向灭亡的生命,才可完全恢复生气!不但如此,若更能得到一成可以上的移天神诀的话,雪缘一张老去的容貌,会回复往昔的美丽往昔的声音,甚至她失去的记忆,亦会因神诀的刺激恢复…… 同时,她便可与死神再度——厮守一生! 只可惜…… 当时的神母,仍未知“神”在炸死后的半边尸首,已被沦为神行太保木偶的东神龙寻得,故她一直仍不敢半小青是雪缘的真相告诉步惊云,甚至告诉水灵及雪缘自己…… 缘于,既然未能肯定能否找得神诀真元救回雪缘,她索性继续隐瞒这个秘密,她不想雪缘在“再死一次”之前知道真正身分,而多痛苦一刻!能够让她多快乐一刻,也是好的。 一切一切,就由神母一力承担!一个人独自痛苦好了! 亦因如此,神母才会预先书下这纸字条,千叮万嘱步惊云与水灵,一定要在确定可用神诀真元救回雪缘之时,才可拆开,级于若雪缘真的可以再得神诀,或小青已救无可救,这个时候,这个雪缘是小青的秘密,亦没必要再隐瞒下去了! 但神母虽然心思缜密,算尽各种可能,她还是算漏了一个可能! 她算漏曾经是其儿子的步惊云,既然是外冷内热的死神,便决不会干睁着眼看着曾三番四次为他牺牲的小青就这佯死!他终于以抑回来的半颗审诀真元,先救命悬毫发的小青!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不哭死神!这才是雪缘最钟情的——死神本色! 然而,无论步惊云是先救雪缘抑是小青,最后的结果还不是一样?他还是救了同一个人——雪缘: 也许,步惊云与雪缘,前生一定有一段无法解释的夙世因缘,即使他最后放弃了先救她,他还是救了她…… 而骤然服下半颗神诀真元的“小青”,亦果如神母所料,因为那突然被注入的五成移天神诀,而逐渐回复生机,甚至她那头被神母刻意染黑了的头发,亦逐渐回复雪缘本该有的…… 如银白发! 可是,就在仍是小青容貌的雪缘在逐步回复生气、回复雪缘的容貌同时,已经服下灭世身真元的凶罗,却竟突然杀到! 水灵虽在阅毕神母的字条后,已经彻底知道小青并非其妹,她原来根本就没任何妹子,原来她仅是一个无亲无故、只被囚在搜神宫深处的女孩…… 然而对水灵来说,雪缘是否她的亲妹子又有何重要?她早已认定是的妹子了! 她还是……爱妹情深! 故为捍卫她毕生唯一的妹子雪缘与及步惊云,水灵终于不顾自身安危,掠出屋外阻挡凶罗! 但同一时间,正当水灵掠出屋外之际,屋内仍然一动难动的步惊云,却面对一个更可怕的危机! 他那个被神行太保喂以兽九、已失常性的恐怖情敌—— 神!将! 终于来了! 他又来了! “隆”然一声巨响!神将赫然已将小屋其中一堵石墙轰爆,他的人更在砂石四飞之际,如一头狂牛般冲了进来! 只见甫冲进小屋内的他双眼翻白,紧咬牙根,咬得上下两排白森森的牙齿格格作响,而且满脸满额青筋现,很明显,他这次看来较上次狙杀步惊云时,更狂上逾倍! 但原来,上次他在狙杀步惊云时为小青所阻,凭其当时野兽般的特异感觉,已经感到小青就是雪缘而一时陷于紊乱,最终未能下手,神行太保有感于一颗兽九并未能信将的心彻底受其操控,他遂再给他多服一颗取自搜审宫深处的兽丸! 故而,眼前服下两颗兽丸的神将,此刻简直狂得像一头要撕裂大地的疯兽,他甫冲进来,便已一把揪着步惊云衣衫厉声咆哮: “胡……!那……半真元……在哪?” “那半颗真元……在哪?” 他口中只重覆着这句话,显而易见,这就是神行太保给他的——唯一命令? 他此行一定要执行这个命令! 步惊云真是有苦自知!尽管水灵在步邮屋外阻挡凶罗前,曾牺牲了唯一可解他身上百毒的最后一颗青圆,喂给步惊云服下,惟青圆即使有迅速培元回气之功,可也未如神将出现之急之快,故步惊云纵然被神将紧紧揪着,奈何体内真气未复,更逞论可用怕气冲开被制的大穴! 但如疯如兽的神将见他屡问不答,霍地已高举他足可开辟地的拳头,复再暴吼: “胡……!真元在哪?真元在哪?” “你——快——说一呀!” 暴吼声中,神将那青筋贡张的拳头,己如五雷轰顶般向步惊云狂轰而下! 劲拳临头,步惊云心知这一拳若给神将辍中,已寸分难劝的他准务脑面齐爆,可不是说笑的!然而,死神的眼内却仍无半分惧意…… 只有惋惜! 为神将而惋惜! 神半与雪缘一样,同是神在武功上所收的入室弟子!因此他本来亦属一等一绝世高手,而且素来亦相当倔傲不群! 可是如今,这个本如雄狮般凶猛的男人,却沦为被两颗兽九操控得身不由已的“兽奴”!相信在神将内心处的本性,极不想自己会变为这样!怎不教人惋惜? 然而,无论步惊云如何为神将惋惜,神将巨在的拳头已杀到眼前!他若再不能动弹挡格的话,势必会…… 但就在神半的拳还距一寸会轰中步惊云面门的一刹那间,奇事,遽然发生了! 神将的暴拳,竟霍地停了下来! 普天这下,能够令神将突然住手的,也许不出三人…… 一个是已经死了的神将之师——“神”!另一个是以两颗兽丸操控他的神行太保! 第三个却是…… 一个神将曾刻骨铭心地爱、却始终令他有爱难圆的人—— 雪…… 缘! 原来就在神将快要轰中步惊云这际,他蓦然听见正躺在地上的“小青”,于迷糊之间发出一阵微弱的呻吟声! 而这阵声音,赫然不再是小青的声音!而是…… 雪缘的声音! 啊? 神母在字条中曾提及,若快死的雪缘能再获一成以上的移夭神诀,她便可回复以往的记忆、容貌、甚至声音!步惊云如今看来。神母似乎所料非虚! 而神将骤闻正昏迷中的小青,竟发出他最爱的人雪缘的声音,不但即时停手,脸容更扭曲起来,他猝地回过头来,盯着地上的小青、万般迷惆地自言自语: “胡……!是……你”是……你?” 神将恍如“回光反照”似的,疯狂的兽心像是醒了一醒,更一步一步踏向小青。 步惊云只见面容扭曲的他步向本是雪缘的“小青”,当下心知不妙,因为神将一旦发狂起来,雪缘便性命堪虞,已被她服进体内的半颗神诀真元,更会前功尽废! 一念至此,步惊云不由即时道: “神——” “将!” “别伤害——” “她!”“你要杀一” “就杀——” “我!” 可是,此时此地的神将,又那会理会步惊云的喝止?不了三步,他已步至雪缘跟前,且蹲下他那魁梧庞大的身躯,伸出了他那比曾经屠杀无数苍生的血手…… “神——将!”步惊云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紧张沉喝,可见他虽然已让不起雪缘曾如何爱他,他还是身不由已的“在乎”她! 可是,步惊云这回似乎错看了神将!神将那支杀孽无数的手,看来并非要伤害雪缘,他只是以手轻抚着雪缘的脸! 尽管雪缘如今的脸,不料是罩上天衣无缝的“小青”的脸,但已失常性的神半看来亦已她,只见他一面轻抚雪缘的脸,一面迷迷惘惘的沉吟道: “是……你?真……的……是……你?” 不单如此适才还极度疯狂的神将,此刻似乎亦因再见雪缘,情不绪亦霎时平静下来,就正如一头蹲伏着的——无敌雄狮! 苍茫人间,不有什么事情能令一头无敌雄狮驯服? 也许只有一样物事…… 情! 然而,神将这片刻的平静,似乎并不能维持多久,因为就在这个时候,雪缘的脸、雪缘的身躯,赫然有丝丝霞气冒出…… 顷刻之间,她整个人浑身浑脸,竟蓦然不断冒出白烟! 变生肘腋,神将纵已被兽丸操控,惟骤见雪缘遍体冒烟,似亦本能夺感到发生何事,他的喉头忽忽地发出野兽般的吼叫声: “胡……!移天……神袂?是……移天……神诀?” “我要取……” “移……天……神……诀!” 吼声至此,神半岛双目蓦再杀机大露,五指一张,便要朝雪缘心窝挖去,似誓要将那半颗神诀真元从雪缘体内狠狠挖出! 是的!神将今次本是奉神行太保之命,前来夺回半颗真元,适才只是因发现雪缘而迷惘片刻,然而如今骤见神诀真元竟已在雪缘体内,神行太保一直深藏在他那颗“兽心” 中的命令又再度涌上他的脑海,不断驱策着他,催逼着他,要他…… 誓夺真元!即便要干掉自己…… 最!爱!的!人! 霎时之间,“命令”又盖过神将心头对雪缘那丝若隐若现的爱意,这一爪,他更是豁尽全力抓出,步惊云见状立感不妙,心知神将这次是真的要下杀手! 他纵然不曾完全回气,全身更是动弹不得,这次却是再也不顾一切,但见他突然狠咬牙根,脸上与臂上青筋暴现,他…… 要强行劲聚丹田! 提怕抢救雪缘! 可是,有些时候,世上有些事情,并非有“意”便能办到! 许多时候都是“欲速不达”! 赫听“拍勒”之声臭起,步惊云在不顾一切强行运气这下,全身上下暴现的青筋竟猝地悉数爆开迸血,刹那之间他恍似了一个血人!全身更比前难以动弹,他赫然已自伤已身! 但任步惊云浑身已鲜血淋漓,他还是未有为自己处境而忧虑! 他,只为雪缘的处境而忧虑! 因为他既然未能动用真气救雪缘,神将那寻命一爪,便已在毫无阻挠之下,抓至雪缘心房之前数寸! 他真的快要抓破雪缘的“心”! 然而,也许雪缘始终命不该绝! 尽管步惊云也未能及时救她,她反而…… 竟可自救! 就在神将的爪快要进雪缘心房的千钧一发间,嘎地,雪缘脸上赫然传出”劝勒”一声刺耳尖响…… 一直罩在她脸上的那张“小青”面具,居然向左右两旁裂开! 天!原来移天神诀的真元骤进她的体内,真的可将神母戴在她脸上的“天衣无缝” 凝结成冰,再行裂开!而小青的假面具乍裂 雪缘的真正面目亦终一露出来了! 神将停手了! 无论神行太保给他服下的两颗兽丸有多强的“制心”之力,但雪缘真面目露出来的震撼,已经暂时足可盖过一切! 不单神将,甚至步惊云亦不由深一怔! 这还是在回复步惊云的记忆及身份以后,第一锰“真真正正”亲眼看见地雪缘的真面目! 只见此刻的雪缘,在半空颗真元人体之后,脸容再呈现衰老之色,相反,一张粉面目回复昔日的清丽脱俗,美得可令人间众生心碎…… 因这份惊世的美丽,终有日会沦为颓颜白发而心碎! 这就是曾经深爱自己的雪缘的脸?步惊云静静的看着,心中忽然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甜蜜”感觉。 就连已回复“死神”记忆的他,冰冷的心中竟亦暗泛甜蜜感觉,可想而知,他的前身“阿铁”,是如何深爱这命薄如花的红颜…… 他和她,曾在世上何等靠近?亲近? 而骤然再回复真面目的雪缘,可能因为那半颗神诀真元的功力,已在短时内逐渐融会贯通,此时亦蓦然张开眸子,如梦初醒一般,徐徐环顾四周,然后,她便发现了站在不远处动弹不得的步惊云。还有如雄狮蹲伏于其身畔的…… 神将! “惊……云?神……” “将?”雪缘似是从一场噩梦中惊醒过来,她宛如梦吃般低嚏: “你们……怎会在这里?我……怎会在这里?啊……” “我……记起来了……我……曾经是……小青?但……” “我……同样是……雪……缘?” “我到底是……谁?” 一时之间,雪缘顿陷于一片紊乱!只有步惊云心中明白,她是因为突然回复了雪缘的记忆,但同时仍存在身为小青时的记忆,一时间,新旧两种记忆交错,令她竟分不清自己是谁,而陷于万分迷惑。 只是,雪缘的迷惑并没续持多久,很快很快,两种新旧的记忆似已在她脑海内完全融合,斗地,她的粉靥不由泛起一丝“恍然大悟”之色,呢喃道: “我……终于记起了。” “原来,在我死后的……那段……日子,我曾经变为了……另一个人……小青?” “这是……神母的苦心?” “啊……?” “水灵还在屋外……与凶罗……” 不错!此刻的雪缘,总算彻底明白自己的身份,与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了!而且,虽然她已回复雪缘的身份和记忆,她身为小青时的记忆却犹在,所以她对水灵,还存在那经水比血更的姊妹感觉,甚至还即时记起,水灵正为保护她这个妹子,而在屋外誓互与凶罗周旋! “不……” “水……灵……” “你不要……” “死!” 一念及此,雪缘即时欲站起冲出屋外营救水灵,谁知不动则矣,一动则发觉自己四肢软弱乏力,“噗”的一声再跌在地上! 却原来,雪缘虽因半颗真元在体内逐渐融会而回生,唯移天神诀的功力,仍未完全声运四肢,故一时这间仍然软弱乏力!观其情况,看来还须盏茶时间,方能运用移天神诀的动力! 然而,一盏茶时间对于她及步惊云,未免太长太久了,久得就像他俩那份直至地老天荒还未有结果的感情!因为就在这时一个冷酷邪异的声音忽然自屋外传进来,狞笑道: “你放心!水灵还未有死!” “不过……” “她也——距死不远了!” “哈哈哈哈……” 狞笑声中,一条人影赫然已在屋外飞身击进,刚好落在雪缘身畔,只见这条人影不是别人,正是—— 水灵! “姊……姊?”雪缘当场高呼起来,只因众屋外飞射而和的水灵,此刻并不是站着的! 而是躺着的! 她已经无法再站起来了! 赫见被飞掷而进的水灵,全身上下满是鲜血,手脚更如软而般垂下,显而易见,她四肢的骨骼已全被…… 捏个粉碎! 最可怕的还是,她那双本来黑白分明的眼睛,赫然变为一片“紫蓝”,一种令人心寒、令人绝望的紫蓝色…… 她中了剧毒? 眼前的水灵,手骨脚骨尽碎,血流披面,身中剧毒:气若游丝。俨如废人,情况简直令人惨不忍睹,可想而知,对她下此辣手的人并不想要一击杀她,而是要她慢慢受尽折磨而死,好歹毒的一副狼虎心肠! 然而,水灵虽已气若游丝,且全身上下,与及五脏六腑更可能已剧痛得令她快要昏厥,可是当她看见雪缘已回复了本来面目,更泪盈于睫看着她时,她仿佛甚么痛楚也忘记了似的,她不期然颜挤出一丝微笑,鼓尽余气、若断若续的道: “是……你?小……青……你真的……是……雪缘?” “真……好!” “你……如今既然……已经……回……生,那……以后……你便……可与……步惊云……再长……厢……厮……守了……” “这……一直是神母……与我,还有……我的好……妹子……小青的……心……愿……” 雪缘虽仍软弱乏力,惟此时也不顾一切,豁尽全力紧气象水灵,咽硬的道: “不……” “水……灵……小青……就是……我!即使……我已回复……雪缘的……记忆,你…… 还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姊姊!” 已经气若游丝的不灵骤听雪缘如此说,那双因中了剧毒而变为此蓝色的眼睛,竟亦流下了两行眼泪,啊?连她的眼泪也是紫蓝色的!可知她中的有多深? 可是她还是以自己的余气、无比欣慰的道: “谢……谢……你!雪……缘……” “可……惜,我……已不能……再……少……多……久,你……我……姊妹之…… 情,亦将……缘尽……于……此……” “你……还是别再……理我这个……快……死……的,废物,你……快和……步惊云……一起……走……吧,否……则……” 水灵说到这里,雪缘已忽然打断她的话,道: “不……” “水……灵,我决不会丢下你不顾!你是我……姊姊!永远都是……我们要走,就……” “一起走!” 眼见雪缘结自己千般不舍,水灵不由更深深感动,然而,她本来身中神的百种奇毒,早已因最后一青圆给了步惊云而将无法化解,刚才在屋外与凶罗周旋时,亦中了他钢爪中的剧毒,而且四肢骨骼亦已尽碎,五脏六腑更给凶罗严重粉碎,她其实真的己沦为一个已救无可救的废人! 更何况此刻的凶罗,已变得…… 一想起了罗变得如何可怖,水灵益发当机立断,她若断若续的道: “雪……缘,我……对我的……一……心意……我……水灵……十分……明……白,但……你和步惊……云……若……还……不走,便真的来……不及了……” 来不及?水灵为何认为会来不及?可是雪缘与步惊云及相问,水灵蓦然又道: “既然……我这废人,再多活……一刻,只会负累……你们,我……我唯……有……” 一语至此,水灵咀里忽地传出“噗”的一下筋肉切断之声,她咀内赫地喷出一大蓬鲜血!天啊…… 水灵她……竟然以内息断体内经脉! 水灵的四肢骨骼尽若要自尽,自断体内经脉自是理所当然!雪缘见状不由惊呼: “水……灵!” 惊呼声中,雪缘更奋不顾身,尽全力相为水灵贯进真气保其性命,可是,她的移天神诀真的还未气运四肢,她紧抱水灵尚可,根本便无法贯气救她…… 水灵经脉尽断,可是,看着已泣不成声的雪缘,看着也呆然立于远处看着她的死神步惊云,她不是虚弱地展露一丝笑容,断续的道: “傻……孩……子……别……哭……” 她的经脉已断,鲜血如注,所以即使她还拼尽生命中的最后余力说话,语音听来已极度含糊不清,但无论如何含糊不清,听在雪缘耳内,还是相当清晰! 只因为她俩姊妹情深!雪缘只须看见水灵的唇动,已知她在说些什么! “你……知……知……道吗”你……和……步惊云……真的很……相……配!只有他……他那样……精彩的……男人,才……配得……上……你……” “这样……难得的……爱情,你们……决不能……轻易……白费……” “可……惜,我……我已……等……不及……看你……和……他同……偕白首…… 的……一日,也……等……不及……你俩……将来……的孩子……叫我……一声……” “姨……姨!” 水灵说到这里,喉头忽又喷出一大蓬凄厉的鲜血,雪缘见状不同无助地大叫;“姊……姊……” 是的!她真的很无助!只因她与步惊云虽各自身负移天神诀与摩诃无量两大神功,可是此时此刻,也仅可以干睁着眼看着水灵虚弱至死,欲救无从! 水灵的呼吸已渐急渐粗,看来已快不行了,可是,她仍转脸一望远处的步惊云,口齿不清的道: “步……惊……云……,应……承……我……” “今生……今……世,” “无论……你俩……遇上……任何……困……难……险……阻,你……都……不能…… 丢下……我……妹……子……” 水灵最放心不下的还是雪缘,还是她! 且每说一个字,她咀里的血便多流一分,事已至止,步惊云又怎可推拒? 事实上,即使他是冷绝人寰的死神,他也没理由会推拒! 他当下正色,沉冷而坚定的道:“你——放心。” “今生今世。” “无论将来——” “有任何险阻” “我这个姓步的,” “亦绝不会丢下她!” “她——” “永远都有个叫——” “步!” “惊!” “云!” 这句话,步惊云说得极度斩钉截铁,坚定无比!水灵闻言当下欣慰的笑,雪缘也是身心一震! 水灵异常满足的道: “好……” “很……好!” “那……,我……水灵……真的可以……安心……去了……” 她说着又回望紧抱着她的雪缘,拼尽最后一分生命续下去: “好……妹……子,我……在黄泉……路上……即使……寂寞,也会……记起…… 曾与你……一起成为……姊……妹的……一……段……日子,我会……永远……记得…… 你……我……的好……妹子……小青……雪……缘……” “祝……你和……步惊云……最后……能……” “终成……眷……属……” “更请代……我告诉……神……母,我……水灵……灵……无亲……无……故,其…… 实……也” “视……她……作……” “娘……亲!” “她……也是我……最……尊敬……的娘……亲!” “可……惜……” “我……从……不敢……告……诉……她……” “如今……要……告……告诉……她……已……太……” “迟……” “了”字乍出,不灵浑身遽地一阵抽搐,她看着雪缘的眼睛亦如蜡像般定了一定,她…… 终于一动不动,芳魂寸断了…… “水……灵!” 雪缘当场失声痛哭,她紧紧抱着水灵骨骼尽碎的芳躯,拼命的紧抱她,仿佛很想将自己的生命换回水灵的生命,可是,无论她哭得如何力竭声嘶…… 水灵已经永不会再回来了! 最痛惜她的姊姊,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刺间小居,忽尔充满一片愁云惨雾,步惊云远远看着水灵虽死仍在流露满足微笑的脸,死神虽然从来无泪,惟那双横冷的一字眉,却几已皱为一线…… 他实在想不到,水灵为了不让已救无可救的自己,负累她妹子雪缘与他,而更快自了残生,想不到世上会有如此英烈的女子……“水……灵,”步惊云在心中暗暗决定: “你——” “好好安息!” “你要我办的事,” “我一定会……” “办!” 是的!死神向来言出必行,但看来今日他和雪缘遇上的凶险,却非他们能够想像! 因为就在不灵气绝同时屋外又传来了寻个极度可恨、可憎的声音,冷酷而无情的格格笑道: “嘻嘻…… “死了?那臭婊子已经死了。” “她死得真伟大呀!我也是为免骚扰她遗言吐尽,而待她残死了后才再进来的!” “你们说,我是不是比那臭婊子……更伟大呀?” “哈哈哈哈……” 步惊云与雪缘不问而知,这个声音一定是属于在外重创不灵的凶罗。 然而,他们还是势难料到,此刻步进屋内的凶罗,竟然会变为那个样子! 他俩更即时明白,何以凶罗能令水灵死得如此凄厉了! 如今步进来的凶罗赫然已……—— 风云阁扫校

本文由金莎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五章,风云系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