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莎娱乐场手机版 > 文学 > 17岁少年带队抢劫酒店40万,死者不会控诉

17岁少年带队抢劫酒店40万,死者不会控诉

文章作者:文学 上传时间:2019-11-29

牙医莱斯近很压抑,因为赌马欠了一屁股债,债主像狗皮膏药一样缠着他。万般无奈,莱斯决定去找劳拉借一部分高利贷。 劳拉年轻漂亮,但她的牙齿却“犬牙交错”,令人不敢恭维。劳拉让莱斯答应为自己免费整牙,才答应作为中间人为莱斯贷款。 华灯初上,莱斯来到劳拉的住所。房门虚掩,莱斯推门而入,精致的酒吧映入眼帘:吧台上放着一瓶啤酒,瓶盖扣在旁边,上面有一个明显的牙印,看来,饮酒的人用牙齿起开了酒瓶,没有用开酒器。莱斯一边把玩瓶盖,一边打量劳拉的酒吧,它不仅制作精致,而且设计巧妙,可以左右分开,中间露出一个保险柜。保险柜居然开着,里面空空如也,没有任何现金和首饰。 洗手间传来“哗哗”的水流声,莱斯大声问:“劳拉,你在里面?” 莱斯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却无人回答。莱斯放下瓶盖,好奇地走进洗手间,洗手池的水龙头居然开着,劳拉却仰面倒在坐便器上,裤子尚未提起,滑落在脚踝之上,裸露的肌肤与坐便器一样雪白刺眼,双手垂在身体两侧,脑袋歪向一侧,如同一个睡相不雅的布娃娃。 “劳拉,你怎么了?”莱斯轻轻晃了晃劳拉,劳拉一下子跌倒在地,她的后脑上,有血迹斑斑的致命伤痕。莱斯惊叫着退出洗手间,与此同时,虚掩的房门被人粗暴地推开,一条身影闪电般冲了进来。 来人身穿警服,左手握警察证,右手持枪,高声喝道:“我是巡警保罗,你是谁?鬼鬼祟祟干什么?” 莱斯惊魂未定,战战兢兢地说道:“我……我叫莱斯,劳拉、劳拉被人杀死了……” 保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莱斯按倒在地,冰冷的手枪抵在他的太阳穴上,一本正经地喝道:“我现在正式宣布,你因涉嫌谋杀被捕了。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任何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 莱斯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他束手就擒。保罗拨打了报警电话,刑警很快赶到现场勘验。劳拉的死亡原因需要尸检之后才有定论,但巡警保罗认为,罪魁祸首是坐便器后面墙上的水管固定器。他对莱斯说:“我和劳拉是邻居,而且也是朋友。据我所知,劳拉没有任何疾病,所以她不会无缘无故地向后跌倒。她的后脑碰到了水管固定器,我想只有两个原因,一是突然受到了惊吓,起身后退所致;二是一股外来的力量强迫她后退所致。莱斯医生,你对此有何异议?” 莱斯答:“判断死亡的原因是警察的职责,与我有何关系?” 保罗说:“在警察到来之前,你第一个出现在现场。至少你该解释一下自己和死者的关系。” 莱斯气愤地回答:“我是劳拉的牙医,我们仅仅是医患关系。” 保罗咄咄逼人地说:“既然是简单的医患关系,根据常理,应该是患者去诊所看医生,而不应该是医生到住所拜访患者。” 莱斯很快被保罗逼到了不能自圆其说的境地,只得交代了自己因欠款找劳拉借高利贷的事实。 保罗大声说:“见钱眼开,图财害命,这样的案子我见得多了。” 莱斯大声抗议:“保罗先生,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辞,在没有证据之前,你不要恶意侮辱我的人格。” 保罗嘲讽道:“我只是在说案子,并没有评价你的人格。莱斯医生,等警察找到证据,法官会对你的人格做出正确的评价。”保罗说完,“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牙齿都裸露无遗。莱斯盯着保罗的牙齿眉头紧皱,突然,他问保罗为何会出现在死亡现场,保罗若无其事地回答,说他正要回家,发现劳拉的房门开着,所以就进来了。 莱斯问:“这就是说,在我进来之前,你没和劳拉在一起?” 保罗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说道:“我是在你之后进入现场的。” 莱斯不慌不忙地说:“保罗,你在撒谎。在我进来之前,你就到过现场,但我不明白你为何故意离开,等我进来之后,又再次不请而入?” 保罗浑身一颤,狡黠地问道:“你说我进入过现场,有何证据?” 这时,莱斯突然转过身来,对一旁的警官乔治说:“警官,我是本案的目击证人。我看到保罗打开了那瓶啤酒,而且拿走了保险柜里的现金。如果我没猜错,那些钱就藏在他的家里,而且那上面一定还有被害人的指纹。” 保罗的脸上渗出一丝冷汗,他想离开,警官乔治却挡住了他的去路。保罗有些惊慌,嘴里却信誓旦旦地说:“乔治警官,我以我的人格保证,我没有撒谎。莱斯这个该死的杀人犯,他在污蔑我。” 乔治冷冷地说:“等我搜查完你的住所,我会对你的人格做出正确的评价。保罗,请交出你的枪。” 警察在保罗家里搜出了大量现金和劳拉的首饰,原来保罗就是通过劳拉放高利贷的幕后人。傍晚时分,保罗把现金交给劳拉,劳拉打开了酒柜后面的保险柜,身体忽然感到不适,急忙去了洗手间。保罗盯着厕所,突然兽性大发,他信手推开了洗手间的门,劳拉惊恐不已,猛然起身,后脑不慎撞到了水管固定器,不幸身亡。 保罗擦掉了指纹和脚印,拿着现金和劳拉的首饰离开了现场,等到莱斯出现,他才不失时机重返现场,拘禁并且诬陷莱斯。 警察带走了保罗,警官乔治问道:“莱斯,我知道你也在撒谎,你根本没有看见保罗打开那瓶啤酒,但是,你的伪证让我有理由申请搜查证。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如何断定是保罗打开了那瓶啤酒的?” 莱斯不慌不忙地回答:“作为警察,你知道每个人的指纹都是独一无二的;作为牙医,我也知道每个人的牙齿形状是独一无二的。保罗在我面前哈哈大笑,当我看到他的牙齿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他用自己的牙齿打开了酒瓶盖子!”

这桩案件从一开始就显得非同寻常。被告在被人发现的时候,他的手正握住一把已经扎进被害者身体的大餐刀,蜷缩在那里发愣。虽然没有人目睹这场凶杀的经过,但作为凶器的餐刀上有他的指纹,溅在衣服上的血迹也和被害者的血型相同;而且青年曾向被害者借过不少钱。根据这些理由警察把他作为重大嫌疑犯带到警察局。青年名叫铃木正三,是U大学经济学系三年级学生。可是这件看来是司空见惯的凶杀案,在审理调查中却遇到了一个困难。证据虽然似乎绰绰有余,但缺少足以定案的主证。首先,铃木矢口否认自己行凶杀人。提起昭和十x年,不难想象当时的刑事审讯是相当严酷的。可是,无论是在警察局,还是在法庭接受预审,被告始终坚持自己清白无罪。被害者名叫藤崎洋之助,三十八岁,没有家室。他租用了公寓里一个房间,门口挂着“藤崎商会”的招牌,实际上干的是地下高利贷买卖。可以设想,这种高利贷对于作为它主顾的低薪收入者和小商小贩来说,无疑是心狠手辣的。第一个目击凶案现场的是藤崎的情妇。她是“梅侬”酒吧间的老板娘小口君。关于那晚的情况,她对警官作了以下的叙述:“那天晚上我想见见藤崎,于是九点钟的时候,我给他挂了个电话。可藤崎在电话里说:‘现在正有客人,等一会儿打来吧。’这样,我到九点半又给他挂了个电话。是的,藤崎在自己的房间里有一架电话机。时间吗?那没错。因为我当时等得不耐烦,正犹豫是再打个电话呢,还是干脆找上门去?所以看了好几次手表。结果还是打了个电话。可他老不来接,那边的电话铃声我听得一清二楚。我火了,立即把电话挂掉。心想怪不得,听人说他最近又找到什么好人儿了。当时,我马上出门叫了一辆出租汽车,只花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就赶到了他的公寓。我敲了敲门,可是没人应声。一推门,门也就打开了。这时,只见藤崎倒在保险柜前面,那个人好象是趴在藤崎身上。我并没、弄清是怎么回事,脱口问候‘晚上好……’,便向那个人走过去。他象是被吓了一跳,站起身来,然后低声嘟哝说:‘已经,这个人已经死了……’。”当公寓里的住家听到女人的惊叫声,一起拥进房间的时候,那个名叫铃木的青年还是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站在那儿。激忿的人们气势汹汹地把青年扭住时,他一点也没反抗,光是不住反复地说:“请你们客气点。不是我杀的!我只是发现了他……”从“梅侬”酒吧间老板娘小口君所说的情况来看,可以设想,藤崎是在九点到九点半之间被杀的,至多不会超过她抵达公寓时的九点四十分。被带到警察局的青年,受到了如下的审讯。“姓名?”“铃木正三。二十三岁。”“职业?”“U大学经济学系三年级学生。”“是你杀了藤崎?”“不。我到的时候,他已经被杀了。”“你认识藤崎吗?”“认识。”“你今晚找藤崎有什么事?”“也许你们已经知道,他是个放高利贷的。我借了他的钱。手段真狠毒,只有半年工夫,就比借款翻了一番。借钱的时候,我没征得学校里那位保人的同意,就把他的印章拿出来,在借据上盖了印。可是期限已经到了。我还不出钱来。原来指望乡下能寄些钱来,可又落空了。”“所以就起了杀心?”“不。因为藤崎逼债逼得紧,他说我要是再拖欠不还的话,就要去找保人。这么一来,我盗用印章的事就会被戳穿。不管怎么样,不能让他找保人。今晚我就是来求他,能不能再宽限一个月。”“可是,藤崎不同意。于是,你想干脆打发他回老家,就拿出事先偷偷准备好的刀子,不顾一切地行起凶来。不是这样吗?”“根本没这回事。那把餐刀不是我的。我进屋时,他已经倒在柜门敞开着的保险柜前。我吓了一跳,但还是走近过去,好象着了魔一样居然想把他抱起来,这样一来,手不由得就碰到了那把餐刀。就在这当儿,那个女人就进来了。”“如果事实正象你所说的那样,为什么在发现异常时你不立即叫人呢?”“这一点,现在我想起来,自己也觉得奇怪。我抱起他那躺倒的身体时,竟还往开着的保险柜里望了望。里面有好多文件被打开了,撒乱了的文件上面有一个首饰,好象是钻石,在灯光下,闪闪发光。我象是被它的美丽迷住了似的,只顾盯着看……”这样的陈述,当然不能使审讯官满意。而且,在审讯中,知道了他在乡下的时候,曾跟村公所的一个工作人员酒后口角,打伤了对方,因而被惩服役一个月。这个案件,还有两个疑点。其中一点是住在这座公寓对面的一位年轻的公司职员提供的。“因为是个闷热的夜晚,我开着窗,光着膀子,心不在焉地望着窗外。从我的房间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藤崎先生房间的窗户。当时收音机正好在报时,所以我脑海里曾闪过:已经九点啦!藤崎先生房间的灯还亮着。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吧,电灯‘啪’地熄灭了。然后,过了五分钟光景,灯又亮了。那时候,我一直坐在窗前,漫不经心地望着那座公寓,所以不会看错的。一直到公寓里吵吵嚷嚷地喊叫起来,灯再也没熄灭。”这番话里有一点难以解释:为什么电灯熄灭以后又亮了呢?首先大致可以断定,行凶杀人是在原来亮着灯的时候发生的。凶手杀人后,把灯关掉了,按理应该随即逃之天天。然而,为什么凶手要冒着生命危险再一次开电灯呢?而且为什么凶手竟愚蠢到在杀了人以后,非但不逃,还要跪在死者身边发呆呢?从关灯到下一次开灯的五分钟里,在漆黑的房间里,凶手又究竟干了些什么?在作了这样一番斟酌推敲后,确实有必要考虑一下凶手可能不是这个名叫铃木的青年。他说不定不过是一个倒霉的现场发现人。可是,警察对这个疑点作了解释:铃木在杀人后关掉了电灯。他在黑暗中,走近保险柜,企图找出自己的那份借据,把它销毁。同时,顺便还可能想拿点钱。可是,文件太多,借据一时又找不到。所以他又把灯打开。而那个女人又恰好在这当口闯了进来。他进退不得,干脆装成是个现场发现人。象演戏一样,呆愣愣地站了起来……。疑点之二是指纹。作为凶器使用的大餐刀上,检查出清晰的铃木的指纹。被人发现的时候,他正握着大餐刀,手上沾着被害人的血。但另一方面,保险柜虽然被翻得乱七八糟,里面却没有发现他的指纹,文件上也没发现血迹。按常理来说,翻保险柜应该在行凶之后。而保险柜里没有指纹,也没有血迹,这一点是不可思议的。不用说,无论是在房间里,还是在铃木身上,都没有搜到手套之类的东西。关于这一点,警察作了很妙的解释:确实,没有发现凶手的手套。但是,凶手穿着袜子。他怕查出指纹,就用飞快的动作脱下袜子,用袜子来代替手套。女人进屋肘,准是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究竟是袜子还是手套,就惊叫着跑出了房门。在这一瞬间,他立即又把袜子穿上了脚。为了掩饰袜子上沾有的血迹,他又故意把被害者抱起来,装成全身都沾上了血……这么一来,尽管遭嫌疑的铃木一再否认,但案件还是付诸公审。起诉书原封不动地确认了警察的意见,认为根据情况来看,证据确凿,凶犯是铃木正三。动机被认为是,在应付逼债中害怕被发现盗用保人印章;所以,他的这次犯罪是预谋的。检察官的起诉严峻之至。他把铃木断定为先天性的罪犯,而且极力主张,因为他在最高学府求学,所以是智能犯,这种罪犯最为凶恶可怕。鉴于这种类型的罪犯日见增多,大有毫不犹豫付诸法律处置之必要。检察官的起诉以下文结束:“正当全民族同心同德,力拒国难之际,对此类大胆妄为之徒,理应迅速一扫而尽!”起诉书要求对铃木判以死刑。正如前面所叙述的那样,担任审判的法官城川刚一全盘接受了这个意见,作出了死刑的判决。可是,在公审之际,有一个奇怪的场面使人难以忘怀。这是城川刚一讯问被告是否在现场(注:原文alibi,法律用语。被告不在现场的立证。)的时候。“你是什么时候到藤崎的公寓的?”“九点半过后,也许还要迟一点,到公寓前,我看了一下表,所以记得很清楚。”“推定受害人是在九点到九点半之间被杀的。如果你到公寓是在九点半之后的话,那末九点半之前,你在哪儿?也就是说,这一点搞清楚了,不就可以证明当时你不在现场了吗?”“我在别人家里,和某人碰了头…….“那个人是谁?还有,那个地方在哪儿?”“那个人……那个人,我不能讲。”“为什么不能讲?碰巧的话,那个人不正是能救你命的重要人证吗?”“即使是这样,……我也不能讲。”“原因是什么呢?……”“法官先生,关于那件事,我一点也不能说。不,我没有权利透露。”“那么,那个地点也同样吗?”“不错,所有的。……反正,我直到九点二十分左右都在那儿。这一点千真万确,我可以向上帝起誓。从那个地方到那座公寓,即使坐汽车也要花大约十分钟的时间。要我在那段杀人的时间内赶到现场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你为什么不证明这一点呢?”“这,……这是因为,……”这时,他流露出极其痛苦的神情。可以看出,想说的心情和不能说的意志在激烈地进行着斗争。最终,他还是拒绝说出那个人和那个地点。接着就光是重复地说着那已经说了多次的话:“反正我清白无罪。这不是我干的。法官,一个人在拚命疾呼啊!恳求你听听这种良心的呼声吧!我是无罪的,即使死到临头,我还是要说,我是无罪的。……”

图片 1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7岁的陈某成,抢到巨额现金后自拍,比出一个V字型手势

劫来的40万财物中,只剩下不多赃物了

海都闽南网讯 陈某成,17岁,一个孩子王。

去年12月18日凌晨,陈某成主谋,带4人在南安石井镇制造一起酒店劫案,控制酒店保安,抢走一个保险柜,里面有33万元现金,一只劳力士手表等。

陈某成,理想是当警察,作案手段很高明。

去年12月28日,陈某成和同案7人落网,最大的年仅24岁。陈某成对民警说“原准备也当个警察”。而民警对他们作案时先设内线、头套丝袜、不留指纹等手段,倍感诧异。

然而,陈某成们,毕竟还是孩子。

昨日,石井边防派出所民警通报此案时感叹。陈某成用赃款买来的iphone4上,他按住厚厚6叠钞票,左手比出一个V字,右手则按下自拍快门。

起意:想买iphone,合谋“发财”

17岁的陈某成,是南安金淘镇人,初中毕业后没有再读书。

同样,来自金淘镇,与他从小玩到大的黄某琳、林某典、吴某男等人,情况也都差不多,最终,这些人干了一票“大买卖”。

离开学校后,几人没有找工作,整天游手好闲。对于这些来自农村家庭,一到城市很快就被网吧和KTV等娱乐场所吸住了魂。但家境并不好,父母给钱少,自己又没赚钱,这伙人常常感觉不够挥霍。

最终,让陈某成打起发横财主意的,是他一直希望能买部手机iphone。而iphone,对于长期靠女友钟某养活而备感愧疚的黄某琳来说,也是一直的奢望:给女友买iphone,以表达七尺男儿的感激之情。

设计:找到内应,凌晨夜劫

抢劫,陈某成等想,只有抢劫才能“发横财”。

但是,陈某成虽然年龄最小,却很鬼精,一向主意很多。他说,抢劫需要有内应,否则可能没抢到就“进去了”。

在盘算抢劫过程中,一个绝佳的内应跳入陈某成的计划。他就是和陈某成一起长大的、20岁的傅某元。傅某元,父亲早亡,单亲家庭长大,一直我行我素。两年前,他因盗窃被判刑,释放后刚去南安石井悦凯酒店当保安,月收入2000多。

去年12月初,陈某成等人找到傅某元闲聊,以“想抢劫捞一大笔”试探。这边,傅某元一听也同意入伙,并“毛遂自荐”了自己的酒店:经过一个多月观察,悦凯酒店的一楼值班室和人事部是相连的,人事部里有个保险柜,装着酒店每天的营业额;此外,每天凌晨3点后,只有一名保安,可以下手。

陈某成当即拍板:傅某元在酒店内应,陈某成等5人夜劫保险柜。

抢劫:多次踩点,不留指纹

计划初定,陈某成牵头,进行了各种作案前的准备:砍刀、尼龙绳、透明胶布、丝袜、撬棍。

陈某成还托人帮忙租来一辆小轿车,方便逃跑。一切准备好后,他们再次到目标酒店实地踩点。这次踩点时,他们发现凌晨3时后果然只有一名保安,当即准备动手,但林某典当时看到保安块头较大,心中害怕,临时要退出,最终放弃。林某典退出后,陈某成不得不找来同镇的林某龙入伙。

去年12月18日凌晨4时,陈某成等人按照计划,趁酒店保安未防备踹门而入,迅速将保安摁倒在地,将一把长达1米多的开山刀,架到他脖子上,威胁道“想活命的,就别叫!”

保安小冯丝毫不敢反抗,随后被手脚捆绑,固定座椅上,嘴巴也被封住。小冯这才看清,共有5名劫匪,统一丝袜套头,而一名手持撬棍的歹徒已将人事部办公室房门撬开。几分钟后,几人合力搬出一个保险柜,抬上轿车,逃之夭夭。

花钱:与钱合影,大肆挥霍

陈某成等人逃至金淘一处山上,当用一根铁棍将保险箱撬开时,他们眼睛都被闪瞎了。

此前,他们通过傅某元预测,保险柜里应该有10万元左右现金,但事实上,他们发现得手的是预计的4倍:保险柜内,除33万元现金,还有一块价值8万元的劳力士手表。

几人随后到陈某成家中分赃。

陈某成,实在太兴奋了。他用手机拍下了自己抱着钱的合影,随后他和黄某琳各自先偷藏起1万多元后,才和大家均分。而湖北人王某,则藏起劳力士手表。

有趣的是,“内鬼”傅某元次日上班时,才听说保险箱被劫。之后,陈某成给他汇去1万多元“酬谢”。

案发次日,王某揣着劳力士返回湖北,陈某成等4人则重新租车,并叫来此前退出的林某典等开车去厦门挥霍:各自购置iphone4等,出入各种娱乐场所。

他们曾在厦门某迪吧,一晚花近10万。大家还多买金银首饰,陈某成则帮父亲买了枚金戒指。

侦查:两部iphone让内鬼露尾巴

劫案引起各级领导高度重视。石井边防所和水头刑警中队成立专案组。

专案组摸排出基本线索:5人均操闽南方言,身高1米7左右,年轻,开黑色轿车。

然而,民警发现,这起案子,歹徒留下的现场堪称“完美”:没有任何翻动,没有任何指纹,歹徒无法获得面部特征,关键的黑色轿车,前后也均被遮挡车牌。

这些,都因为陈某成等人事先进行了充分准备。

但民警出奇制胜的是,太过完美的犯罪现场,背后透露了重大信息:凌晨4点后直奔保险柜,对酒店格局等有内部信息充分理解,一定有内应。

内应傅某元,最终露出了狐狸的尾巴:同样是iphone,劫案发生后他突然出手阔绰,为自己和女友各买一部iphone。

抓捕:兵分4路抓获涉案全部8人

去年12月28日,傅某元落网。3个多小时审讯后,一一交代。当日,专案组兵分三路追捕。

在厦门,警方将藏匿在一公寓式酒店内抓获陈某成、黄某琳等4人抓获,黄某琳女友钟某,因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被抓。

团伙中的吴某男,正在上海会见女网友时落网。回湖北恩施的王某,被抓时就在当地公安局对面的商场,正准备为家里买台大电视机,手上戴的,正是劳力士手表。

至此,涉案8人被一网打尽,警方还扣押作案车辆、砍刀、撬棍,以及剩下的15万元赃款和劳力士手表。

保险柜要想保险先得提防被搬走

这起保险柜被劫案,也给相关市民敲响警钟。

警方认为,酒店方安全意识不高,疏于防范。而事实,案发前几天酒店财务没上班,所以未将现金及时存入银行。

关于保险柜安全防范,警方提醒:首先,保险柜最好用来存放公章、证件等物品,而不适合放置现金;若放置了大量现金,也不能过夜。其次,如放置现金,保险柜的位置不能太显眼,如单位发工资时,从保险柜里出纳现金,不宜让人看到。再次,最好将保险柜固定住或嵌入墙体,防止歹徒搬走。此外,严加审查和管理财务和保安人员,避免偷配钥匙等。

如何购买保险柜?在泉州长期销售保险柜的庄先生说,保险柜,特别是商用保险柜,一定要选择3C认证产品。此外,保险柜不能放现金,“我们卖给消费者时,也都这样告诫”。

他说,安全性能再高的保险柜,只要给歹徒足够时间,都能打开,“所以保险杠一旦被搬走,就无法保险了”。

本文由金莎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17岁少年带队抢劫酒店40万,死者不会控诉

关键词: